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唐霁云)随着春运到来,铁路工作者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时间。旅客们踏上回家的列车与家人团聚,而大多数“铁路人”却要坚守在岗位上,即使是除夕这一阖家团圆的时刻,他们仍然坚守在岗位上。

  谢琪和植龙俊是一对“铁路夫妻”,都在一线岗位工作。因为工作岗位与倒班时间不同,他们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常常一个人已经出门上班了,另一个人还没回到家。

  同在一个城市难见面

  上周,记者在桂林北站的站台上见到了站台客运员谢琪。列车即将进站,她正在引导乘客候车,不时提醒带小孩的家长牵好孩子,不要乱跑。

  列车进站后,很多乘客下了车找不到出站口,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换乘,短短一分钟内就有四五个乘客向谢琪询问,她一一耐心解答。大约十分钟后,列车缓缓驶离车站,目送列车离开后,她立刻投入了下一趟列车的接车工作中。

  谢琪说,客运员除了吃饭外,其余工作时间都要在站台上,不能使用手机。“我们是三班倒,白班上10个小时,夜班时间更长。”

  此时,她的丈夫植龙俊正在家里休息,为当晚的夜班养精蓄锐。植龙俊在桂林西物流中心的调车组工作,主要负责货车的编挂、解体以及将车送到货物线取送货物。

  他告诉记者,调车员通常按班组作业,每组6人,每天大约要为12列共480节货车车厢编挂及解体。“每天上午8点我就要到岗,在股道上一干就是好几个小时,忙起来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从桂林北站到桂林西物流中心大约9公里,车程约20分钟,虽然相隔不远,但夫妻俩平时见面的时间却不多。“我们两个都需要倒班,且班次不同,虽然都是铁路职工,但平时工作也没有交集,即使是在同一个城市,也像是异地。”

  每12天才能一起休假

  每12天,谢琪和植龙俊的休息时间会重合一次,而这宝贵的一天他们会用来陪伴家人。

  “两年前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们约好每次休息都尽量带她出去玩,哪怕有时候下了夜班回到家里觉得很累,只要能撑得住,我就不会睡觉,而是陪着她。”谢琪说,因为工作繁忙,平时女儿都由爷爷奶奶照顾,如果老人有事,她就只能与同事调班回家照看孩子。而每次上班前,女儿也总是缠着她,想用自己的方式让妈妈晚一分钟再出门。

  “有一次我上夜班,女儿突然呕吐不止,但因为工作不能带手机,我丈夫只能通过我的副主任联系到当天的值班员,再由值班员通知我。”接到消息后,谢琪立刻赶到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治疗,女儿的情况逐渐好转,看着女儿恢复了些活力,她和丈夫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然而,谢琪并不能一直在医院陪着女儿,凌晨1点多,她再次回到了岗位上。

  植龙俊也常常因为不能多陪伴家人而遗憾,因为夜班强度大,第二天下班后即使在家中他也基本在补眠。“所以只要和妻子一起休息,我们都会特别珍惜那一天,要么带女儿去玩,要么回县城看望岳父岳母。”

  由于两人共同在家的时间不长,有时他们也会在出门前留张纸条或发条微信给对方。“以前可能更多是叮嘱对方好好吃饭,天冷注意加衣,有了女儿后,我们会互相提醒关于孩子需要注意什么。”谢琪说。

  越是节假日越忙碌

  春运期间,桂林车站的车次和人流量都比往常大,谢琪的工作强度也随之增大,每接一趟车需要站三四十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有时,其他站台人手不足,她也必须赶去支援,忙起来一天要走3万多步。

  今年除夕,谢琪上夜班,植龙俊上白班,夫妻俩又没法一起吃顿年夜饭,对于他们来说这已是常事。

  “结婚这5年,我们只有一年一起吃了团圆饭,当时我休产假。”谢琪算了算,今年的春节假期只有大年初四当天夫妻俩能一起休息。而倘若两人的工作岗位都不变,7年后夫妻俩才能再次一起过除夕。

  “在这一行干久了,对于节假日就没什么概念,我们都要和平常一样轮班,而且旅客越多,我们肩上的责任也越重。”她告诉记者,尽管聚少离多,但她也不后悔。“想到我的工作能让更多人平安回家,就觉得非常欣慰,我们既然选择了铁路的工作,就会坚守在岗位上,很感谢家人理解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