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北武汉,全女士从2008年开始就在毛某家里做保姆,这一干就是八年,期间双方关系也处得不错。2014年3月份,毛某主动告诉全女士,自己想以高返利的形式借钱,只要毛女士把家中的闲钱借给她,便可赚到高额的利息。

  于是,全女士第一次借了五万元,一年获得九千元的利息。见有利可图,全女士找了老家的亲戚朋友众筹,再转手借给雇主,赚取利差。2014年到2016年两年时间,经她的手向毛某的银行账户里转账50余笔,总计300余万元。

  到2016年,老家亲戚家要盖房,全女士手边已经没钱了。2018年的春节,全女士要毛某归还剩下的本金,对方答应2018年农历7月底之前先归还150万。

  可是时间到了之后,毛某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直到2018年农历7月底的时候,毛某还是没有还钱给全女士。而老家要账的人闹腾得厉害,毛某就在借条下面写,用几个门店的营业额给全女士。但是到目前为止,两个店的营业额就收了不到3万。

现在,不论全女士怎么给毛某打电话,都无人接听。现在,不论全女士怎么给毛某打电话,都无人接听。

  据了解,毛某在武汉的东西也全都卖掉了。无奈之下全女士拨通了毛某前夫的电话,电话中对方透露,毛某确实遇到了资金瓶颈。

  毛某的前夫表示,毛某自己也非常着急,还有很多人也在催她还钱,但在2019年肯定会把这事解决好。

  还款期限被一拖再拖,全女士已不堪忍受,目前她正在收集相关证据,打算通过法律途径要回欠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