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广西有600多种民族乐器,他们散落在民间或深山,除了少数演奏者外,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知。今年已经85岁的周泽江,知晓乐理更珍视民族音乐文化。为了让这些民族乐器的演奏更加出色,三十多年来他一直痴迷于民间乐器的改良和制造,先后自掏腰包完成了第一代到第五代共六百多件的民族乐器的改造,组成少数民族音乐乐团“七玄乐府”。他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浓浓的广西民族风奏给全世界。

  300多件少数民族乐器共谱“七玄乐府”

  24日上午,细雨淅淅沥沥。在桂林旅游学院旅齐楼内的一间展厅内,周泽江站在350多件各种各样的民族乐器间,一边介绍、一边弹奏演示,展厅最后墙面上的“七玄乐府”几个大字苍劲有力,老人自豪的神情溢于言表。

  展厅内的乐器共分为“管、弦、拨、击”四大声部,包含“天葫芦、地葫芦、箫啵、侗笛、芦笙、茫笙、碗锣、丈鼓”八大系列。其中天葫芦琴49把,涵盖超高音、高音、中音、次中音、低音、次低音和倍低音的全部音域;地葫芦琴弹拨乐系列49件;吹管乐系列38件(其中啵咧18件、芦笙10件、茫筒9件、地筒1件);打击乐系列190件(其中包锣系列65面、小平锣系列45面、丈鼓系列80面);色彩乐系列11件(其中独弦琴4件、侗笛系列3件套、天琴系列4件)等。仔细观察,每一件乐器用料讲究,古朴又有质感。拿数量最多的葫芦琴来说,它的琴头设计糅合了广西少数民族元素与阴阳之道,琴杆琴弦用料扎实,一把把摆放在椅子上或展台上,仿佛一件件艺术作品。

  “很多人说我们少数民族的民俗乐器很难组成交响乐团,我不信,我把这些乐器改良一下,他们音域宽了、声色亮了,如果演奏者多加练习,各个乐器的相互协作性提升起来后,演奏起来的效果不比国外的乐团差。”周泽江一边介绍一边随手拿起一把葫芦琴弹奏起来,悠扬富有韵味的琴声荡漾开来。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拿起乐器后他很快沉浸其中,像一个小孩。

  老周说,他把自己改良制作的乐器系统称之为“七玄乐府”,而旅游学院的“七玄乐府”展厅不仅是个展厅,还是个演奏厅。有演出的时候,近百名学生齐奏“七玄乐府”,气势恢宏、韵味悠长。

  三十多年艰苦创造 “七玄乐府”不停更新换代

  周泽江是四川成都人,早年他以文艺兵的身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经过战场的洗礼后,他更加深刻的明白: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音乐总是被需要的,而不同的音乐也对人的性情有很大的影响。1964年,周泽江被部队推荐到上海音乐学院作曲专业学习,受到了著名音乐家贺绿汀的指导和影响。

  1970年,他从部队转业到成都,之后又来到桂林,从事旅游演出工作,做过二胡、提琴演奏,还担任作曲、指挥,工作时间越久,他对桂林乃至广西少数民族音乐的理解就更深刻。从1983年开始,他深入到龙胜、三江等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拜访老艺人、老工匠,收集、整理、研究少数民族民间乐器,开展民族音乐的挖掘和创作。

  “广西有600多种民族乐器,每一种都有不同的韵味,我们平时能接触到的非常少,后来了解多了,我知道很多少数民族乐器难以广泛传播的原因也有乐器本身的局限,比如说侗族的燕乌琴,弹奏起来韵味十足,但声音太小;壮族的马骨胡,声音清脆,但高音上不去,不适合在大型场地演奏。”周老说,这个时候他就想着要重新制作,改良这些民族乐器。

  周老说,一件乐器的尺寸大小、选材不同,都会对乐声造成一定的影响,改良除了尽可能选用适合的、上等的好材料外,还应该在琴杆长度、琴弦的粗细以及簧管的数量加以改变,用来拉宽乐器的音乐、提升音色的亮度。

  为了做出好的乐器,周泽江跋山涉水寻找上等木材,和老伴以及当地村民一起把木材运下山。让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龙胜深山,他们要把一根直径半米、长约7米的木材运下山,刚好走到一个窄窄的山路旁边。“路很窄,即便不抱木头走过,一不小心都有可能掉下去,所以大家都有点害怕,不敢轻举妄动。”周老说,当时他硬是肩抬木材,一个人走在前面,两个村民抬后面,一步一挪把木材抬下了山。

  1983年下半年,经过周泽江改造的6件侗族燕乌琴正式完工,当年,老周兴奋地找来六名专业乐师在南宁办了一小场“燕乌琴鉴定会实演”,明亮优美的音色一出,声惊四座,给了老周莫大的信心。之后,他深入龙胜老山,和妻子以及十来名匠人一起,重新改造了108件民族乐器。1992年,第二代改造完成的乐器新鲜出炉,并在当年新开园的漓江民俗风情园展出表演,让中外游客耳目一新。之后,周泽江一鼓作气,又做出了第三代、第四代和第五代乐器,先后改造制作了600多件广西少数民族乐器。

  想把民族音乐奏给全世界

  三十多年来,老周不停地更新换代自己的“七玄乐府”,大多数时候他需要自掏腰包。他说,为了制作乐器,他花光了转业费、花光了微薄的工资、甚至还花了为女儿准备陪嫁的钱款,多亏了政府部门、学校和一些好友的支持,才咬着牙度过了一个个难关。

  老周告诉记者,目前展厅内摆放的是他改良制作的第五代“七玄乐府”,在桂林旅游学院的支持下,第六代即将制作完成,其中的88面鼓和152面锣都已制作完成,比上一代的数量有了明显的增长,整体表现力也会比第五代有显著提升,而第七代也在设计当中,他希望通过不断的更新换代,“七玄乐府”的演奏会更细腻动听。

  除了制作乐器外,老周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创作了多部大型音乐作品,有交响乐,管弦乐以及实景表演等近数百个作品。在老周的办公室内,各种乐谱摆满了架子,他说虽然“七玄乐府”已经制作了六、七代,但他年事已高,最大的愿望是“七玄乐府”能够真正进入旅游或文化市场,通过自己改良的乐器结合创作的曲目,通过持续性、有系统性的舞台表演,来扩大影响力。

  老周说,让民族音乐走向世界一直是他的心愿,他希望懂乐理、对音乐有热情的市民能加入他的“七玄乐府”,把“七玄乐府”推上更加广阔的平台,让更多人了解广西少数民族乐器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