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国内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公司QuestMobile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全国“懒经济”月活跃用户为1.35亿、“宅经济”月活跃用户为8.34亿。其中,“懒经济”以外送需求最大,而“宅经济”中,手机游戏用户增长了1800万、电子书用户增长了1400万。同时,动漫、短视频也吸引了大量年轻人关注。

  懒得做饭就点个外卖,不愿出门就花钱让人跑腿,周末没人约就宅在家里看小说、打游戏、看视频……眼下,这也成为了不少桂林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年轻一代更爱点外卖

  想吃东西,嫌做饭麻烦,就点份外卖;想喝奶茶,嫌路途太远,也点一份外卖……如今外卖行业越来越发达,支持外送的门店越来越多,不少人都为“懒经济”出过一份力。数据显示,外卖服务有着“高需求率、高全网渗透率”的特点,24岁以下外卖服务APP用户规模同比增长超1000万,增长贡献度为44%。

  用餐高峰时段,市民在桂林很多饭店里都可以见到外卖小哥的身影。上周日中午,记者来到铁西,发现不少外卖小哥已经开始行动。

  某甜品店前,一名外卖员正在等候商家打包,他告诉记者,很多外卖员在饭点之前,就会集中在附近等候派单。“一到饭点就停不下来了,午餐、晚餐、宵夜都比较好,一天下来至少50单以上。”

  他表示,自己入行2年多,目前加入外卖的门店越来越多,接单量也有上升趋势。“感觉送外卖的人是越来越多,天气不好的时候订单也会增多。”

  本月17日,艾媒咨询发布《2018Q3中国在线外卖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在线餐饮外卖市场规模达2052.7亿元,增长率为23.5%;预计2018年达2430亿元,增长率为18.4%。

  就用户群体而言,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在线外卖用户集中为30岁以下群体占比达82.2%,其中24岁及以下用户群体占比高达57.0%,中国在线外卖平台用户年轻化趋势明显。

  “90后”陆女士表示,只要一个人在家必然点外卖,宵夜时段如果饿了也会叫外卖送上门,身边的朋友基本不会自己在家做饭。“现在有准时宝,也不怕外卖会迟到,自己出去吃还有选择困难,不如在美团上慢慢选。”

  跑腿服务持续火热

  数据表明,“懒”人群除了外送服务之外,对上门服务也有较大需求,主要体现在取送件、代购、送药、车务代办等方面。

  “我上周末发烧了,全身没力气,也不想麻烦朋友帮我买药,想到最近经常在街上看到一些提供跑腿服务的商家,我就让他们给我买药。”市民钱先生告诉记者,在网上下好单后,半个小时左右跑腿员就将药品送上门了。“我在下单时选择了‘就近购买’,除掉药品本来的费用,跑腿费大约20元。”

  记者在微信中搜索“桂林跑腿”关键字,总共搜出9个相关的公众号,通过这些账号的简介可以看出,跑腿服务主要包括同城配送、取件、排队、代买以及同城生活服务等。记者随机加了一个公众号,该账号内除了提供跑腿员的联系方式外,还推荐了不少美食合集,包括一日三餐、宵夜、饮品及甜点等。

  昨日,记者来到UU跑腿的一家门店,相关负责人戴先生介绍,去年5月该品牌进入桂林,起初只有几位“跑男”(跑腿员),但到现在为止,“跑男”已有300多人,用户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客户进入我们的APP可以看到‘跑男’定位,所有‘跑男’都必须实名认证并上传正脸照片,让客户更加放心。”戴先生说,除了常规的代买各类商品之外,“跑男”还可以提供各类生活服务,在桂林比较常见的是帮排队,地点包括医院、政务中心、网红餐馆等。“我们也接过一些比较奇葩的订单,例如顾客让我们帮打老鼠、壁虎、替他道歉等。”

  他告诉记者,不同类型的服务收费标准不同,跑腿是按距离计算价格,排队按时间计算价格,夜间服务还需加收服务费。“如今跑腿公司越来越多,市场需求比较大,我们现在的订单量是去年同期的3倍,天气不好时订单更多,用户群体以有一定经济基础、熟悉网络的25岁-35岁的人群为主。”

  不少人“宅”出精神娱乐消费

  “宅”人群指的是深度爱好游戏、动漫、小说等内容,追求这类内容带来的精神享受超过对户外爱好的人群。宅文化的表现包括玩手机游戏、追更动漫/漫画、逛弹幕视频网站、刷弹幕等。

  数据显示,目前“宅”经济呈稳定增长趋势,“宅”人群对手机游戏、电子书、手机动漫的需求频率均较高。

  今年26岁的方先生是一位游戏迷,从电脑游戏到手机游戏他多少都有过充值记录,现在他正在玩当下大火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

  “白天上班没时间,晚上如果没事,我就会在家玩游戏,一直到睡觉,周末也是如此。”方先生说,自己不喜欢运动,现在差不多200斤了,是网上流行词“肥宅”的代表。“我现在游戏是8级会员,充值5000元才能达到。”

  此外,他也是“宅男宅女”们最喜欢的“哔哩哔哩”(B站)APP会员。“我喜欢玩游戏也喜欢看动漫,每个月会员18元,就能看到新番最新一集。”

  “80后”的刘女士已经成家,带孩子之余,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小说和电视剧。“我开通了好几个APP会员,比如腾讯读书、视频会员,爱奇艺会员,还会在一些小说论坛里花钱,每个月总的加起来也要几十块。”

  数据中还显示,受用户上网注意力变化的影响,宅文化逐渐延展到移动直播、短视频、兴趣社交等领域,其中短视频对典型“宅”人群上网注意力抢夺明显。

  周先生前几个月辞职后就一直“宅”在家,除了和朋友聚会,其他娱乐活动就是在家玩游戏和刷抖音。“我只要一刷抖音就停不下来,经常一刷一整个下午时间就过去了。”

  多数父母不赞成“懒宅”生活方式

  在广西师范大学经济学教授贤成毅看来,“懒宅经济”在年轻人中越来越火,主要是因为“8090后”是独生子女,成长环境相对优越也比较安逸,大部分人都是在自由、宽松、受宠的环境中长大的。

  “很多家庭对孩子的要求不高,所以有些年轻人也没有太高的追求且容易满足,吃东西时觉得能吃饱就行,要是不出门饭就能送到手上就更好了。”此外,他表示,随着物流、快递的发展,手机APP越来越方便以及年轻人对其的熟练使用,也让“懒宅经济”迅速发展。

  他告诉记者,“懒宅经济”的发展与年轻消费者逐渐增多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宅’的人多了,对‘懒宅经济’的需求就会变大,而外卖和跑腿服务越来越多,就会让更多人享受到这类服务,从而更喜欢‘宅’在家,这样就继续带动了市场需求。”

  记者在本地随机对部分“8090后”的家长进行了采访,发现大部分长辈并不认同“懒宅”的生活方式。

  姚女士的儿子今年26岁,她表示,儿子休息时很少出门,工作日午饭也常常靠外卖解决。“他总说一个人懒得做饭所以就吃外卖,我其实是很反对的,觉得外卖不健康,而且我也希望他下班后或是周末能多出去锻炼,而不是总在家看电视、玩手机,或是在床上躺一天。”

  贤成毅也表示,年轻人太“宅”对今后的生活会有一定影响,倘若这类人群不断扩大,也许会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我建议尽量少‘宅’着,‘宅’太久了不利于人际交往,与人交流的能力、自身性格、思想等方面也会受影响,不利于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