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三个“大”男人组成的“三口之家”

  组建缘由当然不是一纸婚约

  而是一纸公文

  快来听听他们的故事吧

  [作者手记]先解释一下,为了确保2020年全面脱贫,我们广西几乎每个贫困村都有三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含第一书记)。

  我们三个驻融水苗族自治县大年乡归合村的工作队员,都是名副其实的“大”男人:一个比一个大5岁,而最小的42岁。最小的叫廖星,是驻村第一书记,来自融水县人社局;最大的是曾令海,来自融水县教育局;我居中,来自柳州日报社。除了第一书记,在大年乡我们工作队员都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指导员(简称指导)。

 我们三名工作队员一起到归合村新龙屯居民家开群众会。(通讯员 杨云花 摄) 我们三名工作队员一起到归合村新龙屯居民家开群众会。(通讯员 杨云花 摄)

 

几个月下来,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做过的一件件事,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我觉得应该记录下来。从一个驻村工作队员的小小视角来写,随手写、随时记,没有什么体例,也不按时间顺序,没有统一的设计,希望通过一件件小事、一个个故事,让大家对扶贫工作有所了解。

  本文既然是讲“三口之家”

  就讲点“家庭”琐事吧

  热饭热菜情谊长

  我们这“三口之家”,组建缘由当然不是一纸婚约而是一纸公文,而且组建以来就稳定和谐。

  我们三个“大”男人都住在村委办公楼,每人一个房间;不像隔壁村古楼村,他们三个人共一间房。

  煮饭做菜不是个难题。我们“家”有厨房,是由原消防室改成的,就在村委楼前,在大路边。我们有“厨师”,廖书记和曾指导都是煮菜好手;我呢,会把水煮开了放青菜或丝瓜打汤,后来进步了会煮清水面条(做早餐),因此,我们“家”做饭的主题曲是“你煮菜来我洗碗”。三个“大”男人的“三口之家”也要讲点情调的,在厨房启用当天,廖书记就叫我拟一副对联,要贴在厨房两边。我搜索加自己加工,选定了一副——大厨小厨手艺好,热饭热菜情谊长;横批:回味无穷。这副对联平仄不合,但意思很好,非常贴切。

  洗澡如厕也没问题。村委办公楼楼梯间有差不多三平方米,是厕所,也是洗澡间,我们装了电热水器。洗澡间装的是声控灯,晚上用洗澡间时,要弄出点突兀的声响,灯才继续亮:来一句歌曲的,是廖书记;威武地咳一声的,是曾指导;而用指关节敲一下热水器塑料桶的,是我。

  其他嘛,也都不是事。衣服,各自手洗;“家庭”开支,我记账,三人均分;大件家具?不用;乡村里虫多,不怕,网购50块钱的蚊帐就能应付。

  就这样

  我们三个在归合村里

  无论是在“家里”忙家务、在外忙工作

  我们都一起行动

  几乎形影不离

  古楼村召开“三方”(脱贫户、贫困户、帮扶联系人)见面会,加强扶贫、脱贫工作。

  “贫”在深山有远亲

  从大浪镇下三柳高速公路后,到大年乡才七八十公里,可汽车都要走两个半小时——可见我们大年乡和归合村身处深山之深。但到了归合村做扶贫工作之后,我才知道我们虽在深山,却有那么多“远亲”。

  在我驻村的这几个月里,融水县县委书记、县长,还有好几个常委等领导,都来过我们归合村;他们看了农田进了农家,问了生产发展看了地质隐患,甚至还摸过螺蛳捉过鱼。他们都是为检查、调研工作,主要是看村民村情、农村发展,大多数是过我们“三口之家”家门而不入,或者只是顺便看看。因此,他们更是村民的“远亲”。

  真正来看我们这个“家”的,是我们工作队员所在单位的领导,比如我们报社的几名领导到了归合村,除了开展党建活动和慰问活动外,还饶有兴趣地“参观”了我的房间,一起拍照纪念,我们一个个都笑容满面。

  乡领导村领导和村民呢,是我们“家”的常客。因此,我们“家”平时就像平常老百姓的家一样热闹。

  最近的“远亲”,当然是我单位的同事们了。而最远的“远亲”,远在波兰。这位“远亲”就是柳工的吴荫登,他现在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中资企业——柳工锐斯塔(波兰)公司总经理。我到归合村刚发了微信朋友圈,远在波兰的他就跟帖说:“找时间去看你。”过几天,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填写脱贫帮扶手册”,他又跟帖说:“多养些土鸡土鸭土猪,我们去帮,就地扶贫。”老朋友就是老朋友,这正是我们所想的啊。

  驻村工作队员和村支书、村民代表“巡山”,准备为上新屯村民开一条更好走的进屯路。

  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家庭和睦,远亲又多,叫我如何能不写了对联之后“再来一首”呢——

昨天还不知道归合这村子/今天我们就把家安在这里/亲近村民亲近土地//啊,是什么这么神奇/不仅是缘分/更是国家大手笔

 

昨天我们还素不相识/今天我们就亲如兄弟/一起生活一起努力//啊,是什么这么神奇/不是情缘而是情谊/不是天意而是天职

  来源:记者 林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