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们“躲猫猫”,明明有能力却不执行,或者隐瞒、藏匿财产规避执行。昨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广西法院强力惩治失信被执行人新闻发布会,通报广西法院采取强制惩戒措施的有关情况,并发布拒执罪典型案例和其他强制惩戒措施的典型案例。

  父母一处失信 子女报考大学受影响

  王某夫妻俩是广西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在一起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案中,一直拖欠李某的债务未给。夫妻两人在南宁市及户籍所在地都有房产,但由于多种原因,两地房产都不便处置,且即便拍卖了房产,所得款项也不足以偿还本案债务,执行法院决定暂时将该两处房产进行查封。

  2017年,王某的儿子参加高考,成绩优异的他报考某国防大学时却没有通过政审,后与心仪大学失之交臂,只能另外择校。原来,由于王某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2016年10月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通过法院微信公众号平台及各大自媒体平台进行了发布。因为父母是失信被执行人,导致儿子大学政审没有通过,最后,王某、刘某迫于无奈与申请执行人李某达成执行和解,当即履行完毕。

  全区法院联合剑指失信被执行人,与财政、金融、工商等44家部门单位建立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限制失信被执行人任职准入资格、高消费、出境等15大类54项行为,限制将失信被执行人本人、配偶及子女在入伍、升学、就业、提干、公务员招录、提拔等方面通过政审考核;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办理新农村医保卡、申请农村小额贷款等,通过让失信者一次失信,将处处受限。

  违反“限高令” 乔迁喜宴中被法官拘传

  购机款一直不支付,广西某工程机械销售企业申请执行陈某龙欠付购机款本息共50万元,但陈某龙仍我行我素,甚至在某三星级大酒店操办乔迁喜宴。

  当日,执行法官乔装宾客,确认了被执行人身份后,对其在喜宴中收取大额礼金的行为进行了视频取证。喜宴结束后,当法官依法对陈某龙采取拘传措施时,他当场傻眼了。不仅陈某龙,大部分宾客的手机也都收到了悬赏公告,这让陈某龙“不小心”成为亲友的笑柄。

  由于陈某龙已经违反了限制高消费令,法院依法对其作出拘留15日的处罚。拘留期间,陈某龙的妻子提供了婚前房产作为执行担保,最终筹措资金履行了全部案款50万元。

  为了惩治“老赖”,法院联动部门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惩戒措施嵌入其业务流程,实现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措施,主要有:限制乘坐飞机、列车软卧、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限制住宿较高星级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高消费场所,限制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等。

  在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刘明某因为债务未还清一直躲着未现身,直到今年6月10日他主动联系法院,原来刘明某身在越南,被法院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后,无法购买机票回国,刘明某只好委托他人将剩余的款项悉数交纳至法院账户,才得以购买机票回国。

  截至今年7月30日,全区法院共将17709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限制乘坐飞机、高铁、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境11069人次,6332名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履行义务;累计搜查3961次、拘留1327人、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163人次,判决拒执罪32件37人,形成了对失信被执行人铺天盖地的强力震慑态势。

  构成拒执罪 将被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某车辆销售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将昆明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韩某诉诸法院,并申请保全昆明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下的重型特殊结构货车等43辆。

  韩某作为被执行人及昆明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擅自同意将已被法院查封的车辆交给第三人,逃避法院的执行,造成部分车辆下落不明,韩某行为因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依法被判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2016年以来,全区强制打击失信被执行人的力度持续加大,全区三级法院已累计移送司法拘留9960次,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1632人次,判决拒执罪300件375人。

  目前,全区三级法院全部对接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查控范围扩展至3800多家银行,区内“点对点”查控平台信息源拓展至17个领域172个接口,实现对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存款、车辆、工商登记、证券、不动产等16类25项信息在线查询。(来源:南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