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湖南长沙宁乡市口音无名妇女寻亲的帖子6月22日出现在公益平台,寻亲帖称,由于该女子没有户口,无法帮助她办理社保、医保以及低保等,急需寻找亲人,寻亲帖中附有多张该女子照片。

  在广东上班的宁乡人张博发现,寻亲帖中的女子与其离家出走22年的母亲喻明珍(化名)高度相似。2天后,张博和家人赶赴宁乡市流沙河镇鸿富村认亲,发现该女子确为其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他和家人随后将母亲接回家。

  发布寻亲帖的宁乡市流沙河镇鸿富村第一书记魏美林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017年初走访贫困户发现喻明珍后,他一直在想法帮其寻找亲人, “做了一件大好事,完成了一桩心愿。”

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图

  18年前村里来了个无名女子

  鸿富村村民向澎湃新闻回忆,2000年11月15日,有村民发现,原本路边废弃的土砖房内住进一名妇女。女子年龄约30岁,因其鲜与人交流,村民不知姓名。

  村民们发现,无名女子有轻度的精神疾病。后来,无名女子由流沙河镇鸿富村丧偶男子彭国荣收留至今。

  彭国荣说,收留期间,这名女子患有精神疾病,基本不待在家中,时常在清晨或傍晚出门,2008年12月大冰灾时,她离家出走12天,被困在邻镇青山桥田心村山腰的茅草房中,找到时已神智不清,双脚足尖被严重冻伤。

  鸿富村向上级提交的报告材料显示,当时,彭国荣请当地乡村郎中医治了20多天后不见好转,他报告了村干部伍霞飞,随即村委上报至镇民政办,镇民政办安排在流沙河卫生院治疗了一星期,由于病情严重,镇民政办报告县救助站,后经县救助站送往宁乡县人民医院治疗56天后病情好转出院,救助站工作人员将其再次送到彭国荣家,其间在流沙河敬老院住了一个星期,后再次回到彭国荣家。

  不幸的是,由于严重冻伤,出院后的无名女子截去了双足脚趾,再也无法站立行走。

  彭国荣说,2009年至2017年,经宁乡县民政局特批,无名女子享受了五保户待遇。

  女子离家22年与家人团聚

  自2018年起,五保系统和银行系统升级,无名女子由于没有户口和银行账户,她无法享受政府救助政策,也无法享受医保、养老保险等。

  鸿富村村委认为,无名女子失去了生活来源和基本的生活保障,将形成不稳定因素,因此,解决无名女子的户口问题成为了村里的重要事项。

  鸿富村第一书记魏美林和村委联合流沙河镇社会事务办、镇残联、镇妇联等单位,联名向上级报告,请求解决无名女子户口问题。

  同时,他和镇民政办工作人员商议了寻亲“三步走”方案,网络、电视台以及DNA鉴定,请求公安帮助。为此,他给无名女子拍摄了多张照片。

  6月22日,魏美林等人为无名女子寻亲的启示出现在“拾人拾物公益平台”,帖子中附有无名女子10年前照片以及近照,并留下了魏美林的手机号。

  寻亲帖发出2小时后,魏美林收到一位名叫张博的男子电话,其称照片中的女子与他22年前走失的生母高度相似。

  2天后,张博和父亲、两个舅舅、儿子等人驱车来到了彭国荣家。魏美林比对了家属提供的资料,他了解到,无名女子名叫喻明珍,今年52岁,宁乡回龙埔镇人,1998年出走至今,经多次寻找未果。

  6月25日中午,当张博见到离家出走22年的母亲喻明珍时,匆匆下车,扑上去跪在了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母亲离家出走时,他只有8岁。

  由于喻明珍患有精神疾病,她没有排斥儿子的拥抱,但她表情平静。在场的魏美林担心张博情绪过于激动,上前把两人稍稍分开。

  张家人在见面次日再次来到彭国荣家,留给彭500元,为喻明珍换新衣服后接走。

  “现在挺好的。”张博7月9日在电话中告诉澎湃新闻,家人给母亲做了全面检查,现在也有专人陪伴。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