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东桥,1962年生,柳州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原主任。2016年5月23日,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成东桥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一百四十万元。

  欲盖弥彰,权钱交易的勾当无法永远遮掩

  有机可乘,缺乏制约的权力必然滋生腐败

  人防办是政府的职能部门,同时是国防动员委员会负责人民防空工作的常设办事机构。人防工程建设作为城市规划建设的一部分,同样会成为工程建筑领域里“潜规则”瞄准并进攻的目标。事实上,成东桥谋取的私利,恰恰就是借助了掌管人防工程的权力来实现的。

  柳州市某人防设备有限公司老板蔡某为达到成东桥在人防工程审批、验收等方面给予关照,2011年,给成东桥送了20万元。2011年到2013年间,成东桥又以妻子要筹钱“放贷”为理由,找蔡某索要了30万元。此外,成东桥还把用于家庭开支的费用拿给蔡某报销,总数达到50万元。

  在将蔡某当作“富矿”来索贿的同时,成东桥还借助自己掌握的人防工程建设的验收、结算、拨款的权力对其他多名人防工程老板的请托给予关照,频频接收这些人送来的贿赂款。

  索贿、受贿屡屡得手,极大地刺激了成东桥内心的贪欲。而在这个过程中,制约成东桥手中权力的监督机制却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直至案发。

  得不偿失,职务犯罪的后果往往连累家人

  成东桥的人生畸变,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本。在被告席上,成东桥对自己的贪腐行为懊悔不已,但他知道这是咎由自取,倒是因其犯罪牵连了家属,让他心中五味杂陈。

  成东桥的妻子刘某,原系柳州市某档案馆的一名副科长。她对丈夫以权谋私的行为不仅没有给予规劝和阻止,反而亲自出面多次接受了人防工程个体老板送来的贿赂现金近百万元并因此受到立案查处,成为助纣为虐的“贪内助”

  成东桥的儿子大学毕业后,本有份稳定且待遇不错的工作。但他挥霍成习,几年间就叫父亲往自己的信用卡中先后充值 35 万元以填补屡屡透支的窟窿,而这些钱均是父亲受贿所得。“款爹”与“阔少”之间,演绎的其实是一出父子“互坑”的悲剧,这种结局对儿子人生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成东桥的弟弟是一名教育系统的国家公职人员,其曾向哥哥借了 20万元用于自家装修。这笔钱也是成东桥索贿所得。为应对司法调查,成东桥后来又安排工程老板再次送给其弟 20 万元,并要他将钱按照原路径返回,伪造了“归还”的假象。为此,成东桥的弟弟不得不接受司法调查以说明情况,颇受惊吓。

  面对越积越多的黑钱,成东桥与其妻子的内心是惶恐不安的。夫妻俩2014年前后专程到广西上林县的莲音寺,拜了寺庙住持为师,还捐给莲音寺45万元。而这笔钱依然是成东桥叫人防工程的个体老板买的单,最后被计入其受贿总额里。

  如何解决权力的监督与制约的问题?

  办案人员通过对近年来查办的多起职务犯罪案件的剖析和研判,提出建议:一要提高权力配置的科学化程度 ,发挥集体领导的民主集中作用;二要加强对权力运行过程的制约与监督 , 实现权力运行的程序化和规范化。

  领导干部要想人生顺遂,家庭平安

  就应该自觉远离诱惑

  自觉遵纪守法

  真正做到

  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

  来源:柳州纪检监察

  市委宣传部主管 柳州日报社主办

  柳州发布 ID:gxlzrb

  柳州日报社新媒体中心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