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3月23日凌晨两点,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15名民警对临汾市尧都区城郊的一个窝点进行突击行动,现场抓获了9名犯罪嫌疑人;经查这些犯罪嫌疑人来自四川、重庆、河南三地,随后,警方又对窝点进行了清查,发现每名犯罪嫌疑人都有一个专属档案袋,里面装有每个人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等物品,而这些物品是在他们被骗到窝点后,就被扣押了,并由专人看管,而且房间的玻璃全部用纸张粘贴遮盖,与外界隔绝。

  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经侦大队中队长 赵楠:刚来的新人,可以说在前期的两三个月都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吃喝拉撒都在他们住的这个卧室里。

  “传销组织”变异 精神摧残受害人

  之后警方通过挖掘,又端掉了数个传销组织窝点,发现这种异地聚集式传销组织已经“变异”。就是对受害人从人身控制到精神摧残的一个过程,所犯罪恶和社会危害触目惊心。

  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经侦大队 指导员 关颖:出早操,凌晨一两点,大冬天里,让你出来,穿着内衣在客厅里站着。这还算是比较轻的,有时候让你两手托冰块,或者是给你身上泼凉水,就是这种状态,对一个男性受害者来说,你想他的身心受到多大摧残,更何况一个女性。

  据专案民警介绍,这些所谓的“传销组织”以招工、婚恋等名义物色受害者,将其骗到当地之后,通过暴力、洗脑等手段控制,半个月左右就可将受害者培养成合格的犯罪“工具”。

  这个黑恶势力犯罪组织究竟有着怎样的一个组织构架,受害者又是怎样一步步成为了加害者呢?

组织严密 团伙架构分七级组织严密 团伙架构分七级

  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这个组织有着严密的组织架构,从下到上共分为七级,犯罪嫌疑人由此逐级向上,最终成为老总,其中一名老总在被警方查获后,涉案金额超过500万元。在警方查获的相关物证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的笔记本里详细记录了如何物色对象,并进行邀约,其中还详细分析了哪些人不适合邀约。犯罪嫌疑人徐某丽曾经就是被物色到的对象之一。

  犯罪嫌疑人 徐某丽:他说他是四川成都人,我也是四川人,他说他是做工程的,我也想找一个可以自己做事情的人,我就可以跟他一起干的,就是事业心蛮重的。

  以“网络交友”物色对象 拘禁受害人

  徐某丽在一家婚恋网站上征友,成为了被物色对象,近三个月的网聊后,徐某丽便从工作地前往临汾见所谓的男朋友。

  犯罪嫌疑人 徐某丽:到了机场之后,他临时给我打电话说他的工程因为收到甲方有质量问题不能来接了,他说派他朋友的妹妹来接我。

  随后,徐某丽被带到了一个村子里的出租屋内。

  犯罪嫌疑人 徐某丽:她说,美女,替你网友说一声对不起,你的网友暂时见不到了,这里有一个新兴的行业,叫做网络营销与直销,花美女两天的时间,让你考察一下这个项目。

  随后,这名女性犯罪嫌疑人便离开了,等徐某丽反应过来想逃走时却被拘禁起来,并被扣押了手机、身份证、银行卡。

  犯罪嫌疑人 徐某丽:我考察一共17天,前7天一共是各种聊天,各种洗脑,完了到10天之后,他就说要买产品,要上线了。

暴力拘禁洗脑 受害人终变加害人暴力拘禁洗脑 受害人终变加害人

  这种所谓的上线买产品,其实就是掏钱购买虚拟产品,一套2800元,徐某丽被逼着向朋友和父母借钱买了10套。4个多月的时间里徐某丽受到了各种精神和身体的摧残。

  犯罪嫌疑人 徐某丽:期间还有让我跪下,让我蹲下,也是站到门口,给我扇耳光。

  在经历了第一阶段的暴力人身拘禁和第二阶段的软硬兼施购买所谓的产品后,这些受害人便会经历第三阶段的洗脑,接受培训最终从受害人变为加害人,去骗人入伙,对新成员施暴。犯罪嫌疑人陈某忠同样是和网友见面时遭到拘禁。

犯罪嫌疑人 陈某忠:跟她聊天,聊了差不多三个月左右,我就买票过来了。犯罪嫌疑人 陈某忠:跟她聊天,聊了差不多三个月左右,我就买票过来了。

  四年时间里,陈某忠一步步发展为犯罪嫌疑人,这时他完全可以逃脱,但是却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犯罪嫌疑人 陈某忠:回去以后怎么跟家里人说,(那时候)毕竟在那待了一两年了,不甘心,投了那么多,不捞回来不行。

  和陈某忠一样,犯罪嫌疑人代某从受害者一步步成为了这个组织的老总,留下来的原因也是不甘心。

  犯罪嫌疑人 代某:一两年时间做成经理,挣了很多很多钱,就这样慢慢我也相信了,然后就在里面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