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生活网(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通讯员陆仕臣 时荣林)灌阳县水车镇修睦村山岐屯有一座荒废已久的古庙,新圩阻击战时期,中国工农红军34师在此宿营生活。村民邓忠祥是位退伍老兵,因为父亲早年参加游击战争,所以自己也被感染了浓厚的红色情怀。在外闯荡多年后回乡,他决心重新修葺这座红军曾驻扎过的古庙,作为红色文化宣传点。在自掏腰包30多万元、村民好友捐助近4万元的情况下,古庙如今被修葺一新,不久后即将对外开放。邓忠祥说,自掏腰包修葺这座古庙,只为让更多人关注红色遗迹,让红色文化生生不息。

  
邓忠祥(左)和邓戊生在古庙前讨论下一步的修葺方案。记者高磊盈 摄

  破败古庙被修葺一新

  水车镇修睦村山岐屯距离灌阳县城25公里。16日,记者从灌阳县城驱车绕了近40分钟山路来到山岐屯,一路春意盎然,鸟语花香。屯子中间有一大片稻田,稻田旁的鱼塘边建有一座乳黄色的小房子,沿着鱼塘边弯弯曲曲的小路走近小房子,入口处的“灵佑方民”四个大字非常醒目。

  这是一座古庙,很久以前就建在村内,但到底建于什么时候,村里最年长的老人也说不清楚。有人说是晚清,有人说是民国,但要说出依据,没人能说得出来。不过,绝大多数村里人都清楚且肯定的是:古庙是红军待过的地方。

  51岁的山岐屯村民邓忠祥站在古庙门口,看着修葺一新的古庙,满心欢喜。从2017年9月开始,他有了重修古庙的想法,期间经过自筹资金和村民捐资。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破败不堪的古庙焕发新彩,令邓忠祥开心不已。

  “你看,既然是庙,就要保留一些庙的特色,所以里面还是会放尊菩萨雕塑。不过,我更多还是想把一些自己常年以来收集的几十件红军收藏品摆出来,有望远镜、行军锅和大刀,这些宝贝一般我不会拿出来给人看,但这里修好了,我肯定拿出来让大家好好看看以前红军是怎么战斗的!”邓忠祥激动地带着记者走进庙里,一一介绍。

  记者看到,这座古庙约有30多个平方,完全按照古庙原有的特色建造,包括侧门的大小、墙壁上的绘画、庙门口“灵佑方民”四个大字以及刚走进庙内的各种红军宣传标语。

  “我记得以前走进庙里的时候,上面还写着‘中国工农红军万岁’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万岁’。”69岁的村民邓戊生告诉记者,在重新修葺古庙的过程中,作为木匠的他也出了一把力。当时,邓戊生踩在脚手架上,把古庙四周的三幅图案按照记忆描绘出来,包括正门的“画眉穿菊”以及双侧的“鲤鱼跃龙门”和“双凤朝阳”,这些元素让这座古庙多了一份生机盎然的气息。

  庙自打4月初被修建好以后,每天都有村民来看,特别是一些老人家,看着粉刷一新的外墙,非常高兴。“我小的时候还在这里上过学呢,想不到破败这么多年,现在竟然被修好了。”66岁的村民翟红花兴奋地说,全村人都知道古庙是红军待过的地方,所以它对于村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必须保留。

  “三挺机关枪”激荡滚烫的红色情怀

  刚进入知命之年的邓忠祥,是修葺古庙的主要倡导者。

  早年,邓忠祥参加过对越战争,1987年复员后,辗转上海、南宁、沈阳等地做生意,有了一定积蓄。2017年,50岁的邓忠祥回到了家乡灌阳,开始参与到当地红色文化的挖掘上。他先是组织成立了灌阳县红色文化研究会,还积极进入桂林红色旅游协会,希望在家乡这片红色热土上大做文章。“不为别的,就因为从小有红色情怀。”邓忠祥说,按理说他到了50岁这个年龄,就不会再折腾了,可他回到家乡后,却越来越愿意折腾,全都因为一直滚滚流淌在心里的红色情怀。

  邓忠祥的父亲邓先助,早年参加过桂北游击队武工队,自小就给邓忠祥讲述了很多战斗故事,讲得最多的还是和红军有关的事。

  “新圩阻击战的时候,红军34师就在我们山岐屯驻扎过。驻扎的地方有三个,一个是这个古庙,另一个是村里的祠堂,还有一个是古庙不远处的岔口岩洞。”邓忠祥说,父亲一直都是这样说的。

  邓忠祥的说法得到了邓戊生肯定。邓戊生的父亲早年是位风水先生,亲眼见过红军驻扎在这三个地方。据邓戊生回忆,父亲曾告诉他,驻扎在古庙的好像是红军军官,“个个腰间都别着驳壳枪,气宇非凡”。邓戊生说,红军进村从不会打扰百姓,只是选择一些古庙祠堂或山洞驻扎。

  让邓忠祥久久不能忘怀的是关于三挺机关枪的故事。邓忠祥说,父亲曾告诉他,红军到新圩枫树脚接防回来后,弹尽粮绝。从山洞撤走时,没有子弹的机关枪就成为了累赘,为了保留战斗力,红军决定把三挺机关枪先藏进山洞,等有机会再取回。

  “小的时候村里的孩子动不动就要窜进山洞找机关枪。”说罢,邓忠祥便带着记者进入古庙旁的岔口岩,在岔口岩内,有一个近百平米的开阔空间,还有溪流经过,一侧的岩壁上,有人为垒砌的石堆……

  邓忠祥说,他问过村里不少老年人,这些石堆就是当年红军架机关枪的地方,红军撤走时,是村民邓世太、邓先助(均已过世)等人帮红军藏的三挺机枪。时至今天,村民间还流传“岔口岩岔口岩,洞里藏有三把枪”歌谣。

  “我觉得机关枪应该还在洞里。”邓忠祥说,他买了金属探测仪,近段时间就准备带着探测仪进洞寻枪。

  自掏腰包只为让更多人关注红色遗迹

  修睦村山岐屯有红色情怀的,并非邓忠祥一人。

  记者在村里逛了逛,大多数村民提起红军,都是满脸敬仰。很多老人说,虽然刚开始看到拿着枪的红军进入村内,大家都有点害怕,但相处时间久了,都觉得红军很和气,而这种亲切感,被山岐屯人一代又一代地传下来。

  所以,当邓忠祥提出要修葺古庙时,村民们纷纷赞同,一大半的村民都掏钱捐了款。

  “有的一百,有的二百,有的五百,不一定非得捐很多,有心意就行。”邓忠祥说,除了他自掏腰包的31万,村民们捐了2万,他的一些好友捐了2万,加上县里文物管理所的1万,一共是36万,差不多就能够把庙修好了。

  目前,主体工程已完成,接下来要恢复庙内的标语、雕像和一些陈列,应该不久后就能正式对外开放。至于邓忠祥的目标,是在保留古庙祭祀功能的同时,更多把它打造成一个红色文化教育小基地,让更多年轻人知道,现如今的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

  灌阳县史志办原主任文东柏,研究红军长征过灌阳的历史有10余年了。他告诉记者,在灌阳,除了像酒海井红军纪念园和枫树脚新圩阻击战陈列馆等大型的纪念馆外,县境内还有大大小小近百处这样的红军遗址。这些地方大多是红军驻扎、生活过的,时至今日都还保留着红军的一些生活遗迹,需要人们进一步挖掘、开发。

  “我希望自己所做的工作只是抛砖引玉,让更多人关注散落在民间的红军遗迹,了解那段过往历史。”邓忠祥说,除了修葺古庙外,他想做的还有很多,包括建立红色文化培训基地和陈列馆等,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红色文化在灌阳乃至桂林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