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宁赶来的文物考古专家正在下井去查看骸骨。记者游拥军 实习生谢汶宏 摄从南宁赶来的文物考古专家正在下井去查看骸骨。记者游拥军 实习生谢汶宏 摄
文物考古专家(白衣)在井内考察。记者高磊盈 摄文物考古专家(白衣)在井内考察。记者高磊盈 摄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高磊盈 通讯员余旭生)继12日打捞出部分骸骨后,灌阳红军烈士遗骸打捞工作在13日又取得了更大进展。当天上午,清淤人员在井中发现了7个辨识度较完整的头骨和一些其他人骨。当天下午,记者跟随自治区文物考古专家进入井内查看,并在井内发现了绳索和下颌骨等物。专家表示,关于骸骨的相关鉴定工作将会迅速展开。

  13日一大早,记者来到灌阳县新圩镇境内的酒海井附近,6台水泵同时在酒海井附近和直线距离100米外的地下河出水口连续抽水。当地警方已在酒海井洞口周围设置了警戒线,保障打捞工作的顺利进行,两名清淤人员也早早进入井下开展清淤工作。

  继12日上午有了突破性进展后,清淤工作继续朝着精细化的方向发展。两名井内的工作人员对脚下所有疑似人骨的东西都不放过,他们仔细辨别着,而井外处置建筑垃圾和污泥的工作人员会再把一道关,对垃圾进行再次辨别确认。如果发现疑似人骨的细小物体,就会找来现场文物专家进行辨认,精细化的工作可谓确保了每一块疑似红军的遗骸都能得到保留。

  “这是不是头骨?”当天上午9点多钟,在井下清淤的刘毅和蒋发兆发现了一个疑似头骨的东西,仔细扒开周边垃圾后,一个包含有牙齿、且较为完整的头骨显现了出来。在后续几个小时时间里,两人接连又清理出6个辨识度极高的头骨、一些碎片化的头骨和其他人骨。现场工作人员表示,一次性发现如此多的头骨,进一步证明了这些头骨是红军烈士遗骸的可能性。

  13日下午,广西文物保护研究所的李珍研究员从南宁来到现场。下午4点钟,记者跟随李珍一起进入酒海井内,井底距离井口有10米左右,呈上窄下宽的酒瓶状,虽然在持续半个月的抽水后井内已没有积水,但脚下依旧高低不平、泥泞不堪。另外,在距离井底一米左右的井壁上,能清晰看到一根有些腐烂的黑色绳索,附近还有一处明显的下颌骨。一起入井的工作人员表示,红军当时是被捆住后推入井内的,绳索和附近的下颌骨也从侧面印证这个说法。

  李珍在井内仔细查看环境后,针对后续的清淤工作给出了详细意见。他提出清淤人员每发现一处骸骨都得拍照记录,才能进行收集。他还表示,下一步很快将会有专业的人骨研究专家来到现场,对井内骸骨所有者的年龄、性别和死亡时间进行鉴定,相信不久就可以出具相关鉴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