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夜溜进医院偷手机5天作案4起

  这个“黑手”终被擒

  11日凌晨,犯罪嫌疑人蒋某从医院住院部走廊的临时床位上顺走一部手机后匆匆离开。 (监控视频截图)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龚亮勇 通讯员沈勇 实习生周艺欣)全州人蒋某平时跑跑摩的,最近却突然打起了歪心思,经常凌晨时分到市区一家医院的住院病房转悠,趁患者熟睡之际盗窃手机。短短5天内,蒋某接连作案4起,而他13日欲再次行窃时,被秀峰警方捉拿归案。

  记者从市区几家医院了解到,实际上,类似的患者财物失窃案件时有发生。医院虽然在安保上下了不少功夫,可还是防不胜防。在这,也给大家提个醒:入院时,财物一定得小心保管。

  凌晨在医院转悠专偷患者手机

  7月11日,秀峰公安分局百梓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当天凌晨,辖区一家医院两栋住院楼内的两名患者的手机被盗。

  “两起案件时间接近,手法也类似,都是趁受害人熟睡之际,盗走其放置在身旁的手机。”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当天,他们通过仔细察看、比对医院的监控录像,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其中一段监控录像显示:凌晨时分,一名30多岁模样的男子来到医院住院部。当时,住院部的走廊有不少临时增加的床位,这名男子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突然探身伸手拿起搁在床上的一部手机,匆匆离开。

  随即,民警与医院保卫科工作人员对接,将这名男子的体貌特征通告医院各安保岗位,安排保安进行蹲点守候。13日凌晨3点左右,嫌疑人再次来到这家医院。医院保安发现后立即告知了百梓派出所民警。随后,迅速赶到的民警将嫌疑人抓获。

  “我们审讯得知,嫌疑人姓蒋,全州人,平时在市区跑跑摩的,没有正当职业。”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据蒋某交代,他在本月7日、10日、11日一共作案4起,都是趁受害人熟睡偷手机。目前,蒋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类似案件,在辖区这家医院时有发生。”民警也借此给广大市民提个醒:患者或家属入院时,应提高自身的防范意识,尽量不要携带贵重物品或大量现金。在洗漱、外出检查和睡觉时,一定要将财物随身携带或安排好,不要随手放在柜子和床上。

  医院输液室、住院部是财物失窃多发区

  记者从市内其它两家医院的保卫科了解到,患者或家属财物失窃时有发生。其中,输液室和住院部则是高发区。

  “患者或其家属现金、手机被盗的事情,我们这里每年都会发生好几次。前几年,甚至还有小偷到医生办公室行窃。”南溪山医院保卫科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输液室是失窃多发地之一,因为有些患者在输液时会打瞌睡,而手机和包就随手放在一旁,很容易成为不法分子的目标。此外,住院部尤其是走廊里临时增设的床位,一些患者或家属睡觉时,会将手机随手搁在床上,也很容易被顺手牵羊。

  “在我们医院,类似财物 失 窃 每 年 也 有 五 六起。”市中医院保卫科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失窃案件主要发生在没有摄像监控的住院病房内。小偷一般选择在患者或家属午休,或者外出换药等时机进入病房行窃。

  记者了解到,医院保卫部门为防偷防盗都采取多种措施,比如加强住院部夜间巡逻;专人盯看监控,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前往察看;要求各科室医务人员在患者入院时提醒其保管好财务;发现小偷后,及时将其体貌特征通报给其它医院保卫部门,方便有针对性地监控……

  “但医院作为公共场所,人流量大,给管理带来相当大难度。虽然我们每年都能抓到一两个小偷,但还是防不胜防。”市中医院保卫科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住院被盗医院是否有责任?

  记者了解到,一些住院病人财物失窃后,会与医院就责任问题发生争执。那么,医院究竟应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广西嘉宸律师事务所律师文金发告诉记者,法律界对此问题一直有争论,焦点就是医患关系是否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称“消法”)调整。

  “如果受消法调整,医院如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文律师说,对于医患关系是否受消法调整的争论?主流观点认为,应根据医院是否具有营利性质区别认定。如果是“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则医院不属于消法上的“经营者”,不适用消法的规定;如果是营利性质的医院,则属于“经营者”,适用消法的调整。

  “在不适用消法调整的情况下,医患双方实际上还存在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住院须知、住院条款等实际也是医疗服务合同的一部分,如果医院违反了合同条款的约定并因此给患者造成损失,则需要承担相应的违约赔偿责任;如果这些条款中已明确医院没有财物保管责任,此时患者很难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向医院主张赔偿。”

  文律师说,此外,患者在就医时造成损失,如果能够举证证明医院存在过错,并且该过错与患者的损失之间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的,患者一方也可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向医院主张过错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