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声音:行人怨车急 司机嫌路堵

  对于解放东路东西巷口马路的拥堵现象,采访的司机和行人都有一肚子的“不爽”。

  司机:走不完的行人,总是堵的道路

  “我每天上下班都要开车经过解放东路,真是有苦说不出。明明正常车程只需要10分钟,但因为堵车,每天都要提前十几分钟出门,才能保证上班不迟到。”市民罗先生抱怨道。他告诉记者,早些年虽然这条路也经常会堵车,但至少没有行人乱穿马路的现象,自从东西巷开业后,过街的行人多了,每次经过斑马线时就心情不好。“现在不是都提倡礼让斑马线吗?我是经常礼让,但那么多的行人一拨紧接着一拨地横过马路,如果一直礼让我就不用过斑马线了。行人也应该礼让一下车辆,至少可以集中过马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零散横穿马路为难司机。”罗先生说。

  已有13年驾龄的专车司机黄师傅说:“我接客人每次从解放桥到十字街都会选择过解放桥后右转到滨江路,再穿过凤北路到中山中路。因为解放东路太堵了,这样绕行虽然路程有点远,但至少可以顺利通行,而不用忍受和行人抢道的痛苦。”黄师傅告诉记者,一开始有些客人还不理解这样的绕行,但之后算下来不仅花费的车费与原计划路线差不多,有时绕行反而比直行用的时间还短。后来不少客人就主动要求绕行。

  行人:好危险的斑马线,到底应该怎么过?

  这边机动车司机纷纷抱怨,那边行人们也有一肚子牢骚。

  “现在的司机太霸道,我每次从王城商厦过马路到东西巷都会遭到好多车的围堵。因为没有过街信号灯,我只能跟着人流过,但好多次车辆都会把原本集中的人流硬生生地分开。”市民李先生说道,本来东西巷开业迎客是好事,桂林又多了一处游览休闲的好去处,但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过街模式,可能会损害桂林在外地游客心目中的形象。

  “有时真的不知道怎么过这条路,如果有立交桥或是下穿通道就好些。”在采访中,市民马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就在附近一家事业单位上班,东西巷改造的时候就挖了靠近建行这边的地下,她跟同事还以为是要建设下穿马路的地下通道,谁知建好了才发现是地下商场。“都挖了地下商场了,怎么不干脆建好地下通道呢?”

  廖阿姨家住在王城附近,她每天会去位于榕荫路的女儿家,东西巷的斑马线是廖阿姨每天的必经之路。“是不那么容易过,司机有时会让,有时不会让,自己走倒还好,如果带着小外孙就不那么好过斑马线了。”廖阿姨说,她不怪不礼让的司机,因为前面有红绿灯,有时让了行人,汽车又得等很久。在廖阿姨看来,建一条专门走行人的天桥或是地下通道更能解决问题。

  “书城门口的斑马线有个遮阳棚,方便行人在过马路时等待,东西巷这个斑马线没有设置,好像不那么便民呢。”不少市民觉得,有个遮阳棚,在炎热的夏季可以延长市民过马路等待的时间,而不至于随意穿行。

  车多人多,经过斑马线时,行人和司机都有不少抱怨。

  车多人多,经过斑马线时,行人和司机都有不少抱怨。

  各方建议:城市道路如何便民又畅通?

  关键词一:人车礼让

  “人、车、路和环境构成道路交通的要素,而人是最主要的核心。”桂林理工大学土木与建筑工程学院余教授谈到,当“堵车”已成为城市发展的“顽症”,我们在分析城市道路建设滞后、公共交通网欠发达等客观原因的同时,也看到许多市民因不文明的行为加剧了道路的拥堵。这些主观因素同样不容忽视。

  采访中,一位路面交警对记者表示,“礼让斑马线”体现的是对行人路权的尊重和对生命的敬畏,更是一个城市应有的气质。“礼让斑马线”不仅仅是车要让行人,也需要行人有良好的秩序,而这是否能形成自觉和习惯,不仅需要法律的支撑,更是要靠每一个市民的自觉。

  “如今汽车已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需要,一种生活追求,驾驶人员的行车文明礼仪和素养也直接影响到一座城市的形象。”在桂林从事旅游行业的马强说,桂林是国际旅游城市,也是历史文化名城,因此,桂林人更应该维护桂林城的美好形象。行车文明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

  关键词二:合理疏导

  “面对目前人多车多的现状,我们交警部门只能尽力疏导,但没法24小时值守,效果也不是那么明显。”在采访中,市交警部门相关负责人说。他介绍,目前针对秀峰辖区书城门口、东西巷、解放东路等多条斑马线,他们都在高峰期投入大量的人力,“有民警也有协管,还有志愿者。因为地处核心商业区,这些路口车流量人流量都很大,高峰期需要6-8名人员才能勉强维持,但这样的维持也不是长久之计。”

  该负责人说,就书城门前的斑马线来说,目前交警方面能做的,也只能是在高峰期加强对行人、车辆的指挥疏导。而要治本,还需要有像地下通道或是人行天桥这样的立体交通形式。

  针对市民提出的在东西巷斑马线上设置遮阳棚的问题,该负责人解释,书城门口的斑马线是“Z”字形的,是因为马路中间的绿化隔离带有足够的宽度,而东西巷街口的斑马线,绿化带宽不足1.5米,如果设置遮阳棚,会影响主干道的车辆通行。

  关键词三:立体交通

  “一般来讲,城市主干道与各支道的开口间隔应在800米以上,如此才能保证车流的延续性和顺畅性。综观桂林的中山路,沿线交通吸引源较多,仅从北极广场到上海路立交桥,每隔三五百米就有红绿灯,行人与车辆争道现象突出,车流断断续续地行驶。”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文勇博士表示,处理好人行过街设施的规划、管理,是提高道路通行效率的重要措施。

  李文勇告诉记者,他们做过调查,目前东西巷口斑马线高峰期大概每小时通过5000辆车次,6000人次,东西巷商业街区的建成将该区域的通行由原本的生活需求变为商业需求,这样激增的人流使得原有的斑马线超负荷,人车流混杂。李文勇说,安装信号灯可以提高行人过街的效率,一定程度上缓解目前的状况,但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还是要建立体交通。

  李文勇建议,像书城门口、东西巷口这类重要交通节点可以建立天桥或是地下通道,疏解周围路段的交通拥堵情况。

  在采访中,桂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专业冯教授也表示,在城市的规划和布局上应多考虑立体交通的设置,这样更有利于加强交通的梳理和引导。

  在这次采访中,多个部门都透露,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一系列综合措施,加快破解老城区交通瓶颈。加强市政公用设施建设,完成一批重要交通节点和道路、桥梁、综合管廊等工程建设。目前市里已经将建设天桥纳入议事议程。我们期待天桥等交通设施早日建成,让全市交通变得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