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莫林骐 李桃 文/摄)两年前,经改造升级的桂林汽车客运北站正式启用,市区往北方向的480余班次班车从该站发车。启用之初,客运北站一派繁忙的景象,10个售票窗口全开,迎接前往桂林往北方向的大量旅客。然而,时隔两年,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近日,记者来到桂林汽车客运北站看到,出发的班车,一趟接一趟,但很多时候,是空车驶出车站。而在候车室里,旅客寥寥无几,售票窗口也是仅开一个便足以应对日常购票。

上午10点,空空荡荡的售票大厅。上午10点,空空荡荡的售票大厅。

  这个桂林往北的交通枢纽怎么了?

  “你买票上车的?呵呵……”

  11月20日,市民黄先生来到桂林汽车客运北站搭车去全州。他在车站售票大厅购买了票后,通过安检进入候车室,然后登上班车。虽然已经离发车时间没有几分钟了,但车上却一个乘客也没有。见到黄先生捏着车票上车,司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买票上车的?呵呵……”

  司机的笑,让黄先生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让他明白过来了。班车搭着他这个唯一的乘客缓缓驶出了车站。刚出车站不远,就能够看见不少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在路边等待。一个拿着对讲机的人一挥手,这帮乘客就跟着车子跑过来上了车。上车后,黄先生发现,车上有个人负责收钱,而票价,比在车站售票厅里的价格要便宜一些。“怪不得司机笑我,原来还有这个道道。”

  在与班车司机闲聊中,黄先生得知,现在的客运班车几乎都是通过这样的“流程”揽客,车站驶出的空车,在路上沿途揽客。

  24日上午,记者来到汽车客运北站。在售票大厅,本应是出行的高峰期,但在售票大厅购票的旅客非常少。相比之下,站在站前广场附近路口和路边等待上车的旅客却非常多。在站前路与北辰路的交叉口处,不少乘客拎着大包小包站在路边。“全州的、全州的……兴安的、兴安的……”在这些人当中,有多位中年妇女,她们见人就上前询问准备去哪。“这些往北的短途班车都是这样,而且很多往那边去的乘客都已经习惯不在车站买票了,因为从站外面上车比较便宜。”车站门口一小卖部曾老板对记者说。

  “去全州多少钱,什么时候走?”记者问,“20一个,你等等马上有车,我带你走。”一名妇女将记者拉到路边,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对讲机,朝对讲机里问道:“还要多久,这里有几个。”“马上过来,已经出站了。”对讲机里回答道。

  不久,一辆桂林至全州的班车从汽车北站行驶出来,车上只有司机一人并没有乘客。记者本想上车,但那位中年妇女说,现在不能上,要往前走一点。“这里有运管的在执法,挨抓到(指在站外揽客)要罚款的。”

为了躲开运管执法人员,班车在马路上龟速行驶,一群拿着行李的乘客则跟在班车后面小跑,直到行驶出一公里多的距离,才停车上客。  为了躲开运管执法人员,班车在马路上龟速行驶,一群拿着行李的乘客则跟在班车后面小跑,直到行驶出一公里多的距离,才停车上客。

  一群人跟着班车走了一公里

  按照车站售票厅的价格,桂林至全州票价为33元,而在站外上车,则只需要20元。班车为何愿意自降身价还冒着被运管处罚的风险在站外揽客呢?为了摸清这一情况,记者在车站内登上了一辆桂林开往全州的班车。

  车上有两个人,一个司机,还有一个手持对讲机的男子。拿对讲机的男子不时通过对讲机说话,通话内容大致是车站外有没有运管执法人员,站外有多少乘客要上车云云。班车驶出汽车北站后,刚到站前路与北辰路的交叉口处,一群乘客早已经在冒雨等候。但车并没有停下来,拿对讲机的男子从车窗探出头大喊:“这里有运管,不能上车,跟着车子走,去前面上。”

  于是,一群人扛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在雨中跟着班车往北跑去。为了保持与这帮乘客的距离,班车在马路上缓缓行驶,速度仅仅和人小跑的速度差不多。记者在车上看到,好几辆班车都在马路上龟速行驶,后面都跟着一大群拿着行李的人。

  直到车辆行驶到距离汽车北站约一公里的地方,班车才停了下来,打开门让跟在后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乘客们上了车。接着,另外几辆班车也停了下来,乘客们争先恐后地上车。

  手持对讲机的男子告诉记者,之所以在外面揽客,是因为从售票厅买票上车的,车站方会收取票价的10%作为相关服务管理费用。而要是在外面揽客,这笔费用就省了下来。

  [相关报道]

  桂林北站广场揽客闹心 宾馆明目张胆“帮找小妹”

  珠海直通桂林高铁本周六首开 今天下午开始售票

  桂林轨道交通调研报告已获通过 正进行线网规划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