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盼什么

  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快产业发展、提高公共服务、尽早搬迁等,是贫困群众心愿

  除了家访,我利用晚上和中午时间,先后在寨洲屯、上新屯召开了两场座谈会,了解基层干部和村民的所思所盼。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直来直去,不绕弯子。看得出,村民们对党和政府充满信任,对尽早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充满期待。归结起来,村民主要有“四盼”。

  一盼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寨洲屯屯长潘世怀开门见山,请求上级党委、政府帮助该屯解决三件事:修一条全长5公里的进屯水泥路;铺设一条长约6000米的水管,引山泉水灌溉本屯后山200多亩的“望天田”;建设一项排洪工程,解决汛期内涝问题。棉花村村支书刘吉恩说,村里还有4个屯没有通路,一个屯没有通电,村民生产生活用水困难,请求上级帮助解决。

  二盼加快产业发展。座谈会上村民谈得最多、最热烈的话题是如何发展产业,就地脱贫。吴美枝是棉花村的一位中年妇女,孩子7岁那年,丈夫不幸去世,她一直在外打工,供孩子读书。前年她回家开荒种植毛葡萄,政府免费提供种苗、水泥杆架和部分肥料等,目前已种下30多亩。她说,如果能得到优惠贷款解决毛葡萄种植初期施肥问题,她还想扩种50亩,几年后有了收入就能偿还。村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按照毛葡萄每斤3元的收购价格,正常管理4年后亩产量可达1200斤、产值3600元;砂糖橘价格稳定的话,第四年亩产量可达2000斤、产值6000元,第六年进入丰产期后亩产量6000斤、产值1.5万至2万元;核桃种植期长一些,管理成本也低一些,到第八年才能结果,按干果25元/斤收购价计算,初产期亩产值750元,第十三年进入丰产期后产值可达7500元。村民们说,只要产业发展起来了,脱贫致富就有了保障,很多在外务工的也愿意回来。

  三盼提高农村基本公共服务水平。有些村民反映,他们的最大愿望是改善农村医疗、教育培训和社会保障。棉花村村民吴金花,儿子患尿道结石,虽然参加了新农合,但自己还需要承担一部分,就这点钱也拿不出来,不敢去医院做手术。棉花村妇女主任谢琼香说,她只读到小学四年级,以前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当了村妇女主任以后,参加各种培训机会多了,素质技能得到了明显提高。她现身说法,认为治贫必先治愚。寨洲屯村民潘凤娇,有两个孩子,大女儿12岁,今年小学毕业,成绩很好,她说再苦再难也要供孩子读书,绝不让孩子们像自己这样受穷。还有几位村民在发言中希望党和政府高度关注村里孤独老人和留守儿童的关爱和服务问题。

  四盼尽早“挪穷窝”。与寨洲屯相比,上新屯和下新屯缺水少地,只能搞移民搬迁。年初,当地政府决定在附近水土条件较好的水虎口设立移民搬迁安置点,村民们非常兴奋,没等政府补助资金下来就自筹资金先干起来了。我来到这个安置点,看到工地上热火朝天,近万平方米的土丘已经平整为宅基地并切块分到户,多数农户已下好房屋地基,快些的房子砌到了一层。建房资金,政府补助一点,贴息贷款一点,农户自筹一点。少数特困户实在拿不出钱,短期也没有还款能力,还要采取一些特殊扶持办法。当地干部说,经过这些年的工作,群众的思想观念已发生很大变化,对搬出祖辈居住的深山不再抵触了,关键是钱从哪里来,搬到哪里去,搬迁后如何发展?这些都需要认真谋划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