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美国留学的研究生,本来国内放开二胎的政策没关我什么事儿,可随着家里老妈动了心思,我也许就快要成为网上段子“学校要开家长会,小明问老师,爸妈没空,家里长辈来行不行?老师说可以。小明飞奔回家抱起学步车里的孩子冲到学校,对老师说:‘这是我小姨’”的主角。没有错,我妈要生老二。

  没有开玩笑,我是说真的,我妈也是认真的。其实我妈想生老二不是临时起意,自我记事开始,我妈就常念叨,在我出生后三个月的时候,她曾意外怀孕过,但由于当时她和我爸都是国企员工,所以无奈放弃了那个孩子。为此老妈一直觉得自责遗憾,但我和老爸从没把这当个事,最多只是当成老妈为我们这个家付出的佐证,在她说这事时偶尔安慰安慰她。

  后来老爸辞职下海,我家的条件越来越好,大一学期结束,老爸就把我送到美国留学,已经是全职主妇的妈妈更是常打电话给我抱怨孤单,说当时要是冒险留下那个孩子就好了,“反正我们最后都辞职了”。刚出国那会儿,我也深深感受到一个人的孤单,理解因为我爸要应酬常独自在家的老妈的寂寞,所以我也曾建议过她,实在不行再生个。可老妈毕竟是老实人,说归说,却从没想过要再生孩子,她说不想安分守己了一辈子,老了却因为超生被罚款,让人看笑话。

  说实话,对于老妈生不生孩子我也是纠结的,第一,当惯了独生女的我已经习惯了独享父母的宠爱,不想有人来瓜分。第二,那时身边同学里时常流传出“谁谁谁忍辱负重二十年,一不小心又多了个弟弟或妹妹来分家产”的笑话。虽然这是开玩笑,但每当听到当事人说因为家里添了弟妹而被缩减生活费时,我还是打心里抵触爸妈要生老二的想法。

  也许是我时不时跟爸妈说这些“玩笑”,爸爸从原来的犹豫不决转变成坚定表示不生了,就爱我一个,而妈妈自此也很少再提生二胎的事情。随着两年前妈妈告诉我她绝经了,我以为再给我生个弟弟或妹妹这事在我们家已经画上了休止符。

  上周因为国内全面放开二胎的事情,我们留学生圈子又炸开了锅,“分家产”的故事此起彼伏,看着大家讨论得热烈,我也给爸妈打电话说起了这个热点,而且跟他们分享网上的各种段子,目的当然是告诉他们,当初没有要老二是个多么明智的选择。可不想老爸的态度变得暧昧,而老妈则在犹豫再三后坚定地告诉我:“现在政策允许了,我决定要再生一个。”

  我一听就醉了,追问要生的理由。老妈给了我一个更醉的答案,她说:“你说以后会跟男朋友留在美国定居发展,那我们以后势必是空巢老人,我们养猫养狗也是养,不如生个孩子来养,陪伴我们更好。”

  “这孩子跟猫狗能一样吗?”我急了。老妈却气定神闲,她说,我们家多养个孩子完全绰绰有余,就算她年纪大了精力不足,也可以请保姆阿姨分担,至于教养,她觉得完全没问题,因为“我们以前没钱啥也不懂都把你教得这么好,现在资讯和信息这么发达,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教育出不逊于你优秀的孩子”。

  可是,我亲爱的老妈,你有没有想过您今年已经51岁“高龄”了?抛开年纪不说,您已经绝经两年了啊。对此老妈更是不在意,她说国外那么多70多岁90多岁的老年女性都能再生孩子,“我为啥生不出?如果我实在没那么好运,我就去医院打激素,做个人工的”。

  老妈的话真把我雷得外焦里脆,于是,我只得赶紧给老爸打电话,让他做做老妈的工作,谁知老爸说,老妈为这事已经跟他吵了几天了,现在他只能借口加班不回家来躲老妈,“你妈这回是铁了心,我不敢去惹她,还是让她去医院,用事实让她死心吧”。可要是她真的逼着医生给她打激素,做试管怎么办?老爸无奈地叹息说“那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这几天为了打消妈妈生二胎的心思,我一有空就给她打电话,希望从身体健康和生理科学的角度说服她,可老妈硬是油盐不进,相反还给我做工作,说如果我多个弟弟或妹妹,那将来她和老爸离开人世,还有个人可以跟我互相帮助和扶持。

  说老实话,老妈这些所谓的好处,在我看来就是扯淡。我今年都27岁了,有个谈了五年准备年底结婚的男友,也许我们的孩子都要比我的弟弟或妹妹报到得早,而这个弟弟或妹妹对于我来说完全就相当于女儿或儿子,除了我老了,TA能跟我的儿女一样为我端屎倒尿,为我养老,我想不出TA还有什么能跟我互相扶持帮忙的。

  但这话我当然不敢跟爸妈讲,因为这考量太现实,会伤了他们的心。为了阻止老妈这个疯狂的想法,我和男友无奈提出毕业以后回桂林发展,但依然无法打消妈妈要生二胎的决心。我真是醉醉的。

  撰稿:情感工作室 静儿

  相关新闻:

  新华社谈全面放开二胎之争:一代人等待焦灼

  生养二孩前算算花费账 在南宁最经济养儿也要50万

  二孩父母有何幸福与痛苦 生了二宝生活质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