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宣传自己供职于隆林县委宣传部外宣办。百色助学网截图王杰宣传自己供职于隆林县委宣传部外宣办。百色助学网截图

  详情回顾:禽兽!百色助学网站长以助学金诱奸多名贫困女童

  坐落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北部的隆林各族自治县群山环绕、民风淳朴。但8月13日,一则媒体报道打破了这座偏远县城的平静:“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披着公益外衣,性侵多名中小学[微博]生的事件被曝光。当晚,在隆林县文化体育广场江那小区470号的出租屋内,王杰被警方带走。

  一夜之间,曾被媒体誉为“大山里的天使”的王杰,露出“魔鬼”真容。

  这晚同样难以入睡的,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的山东青年秋楚(化名)。得知王杰的恶行被披露的消息,他长吁了一口气,长达1年多的追踪和调查,终于等到一个结果。

  助学网站负责人问:“你想得到什么呀?”

  2012年,山东泰安一家义工组织的成员秋楚第一次打开“百色助学网”时,就被网站上广西偏远山区孩子的贫困状况和求学的渴望打动了。

  “百色助学网”是由隆林县沙梨乡人王杰于2006年3月以个人名义建立的,主要为百色地区的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杰称网站创办9年来,资助贫困学生4000余人,共接受逾万名爱心人士捐款700多万元。

  “助学达人”、“大山里的天使”是当地媒体给王杰贴上的标签,他的助学事迹也因报道而广为传播。

  看到网站上孩子们渴望求学的眼神,网页上方不停滚动的“捐资助学,造福桑梓,用爱播种希望……”的文字,秋楚对王杰多年持之以恒的助学行动钦佩不已。

  跟义工组织的成员商量后,秋楚发动同伴义卖募捐了一笔钱,于2012年至2013年分批汇入“百色助学网”的捐助账号。

  这家网站的捐助账号是王杰个人的工行账号,起初,秋楚也觉得有些奇怪。王杰解释说,因为人手和资金不足,就没有正式去民政部门申请注册,所以没有对公账号。出于对王杰的信任,他们并没有指定这笔钱的具体用途,而是希望王杰能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安排资助金的使用和分配。

  2014年年初,秋楚突然收到一条受资助的女学生发来的留言,说王杰对外提供的受助图片是假的,她没有得到那么多助学款。这名学生还表示,王杰说要领助学款的话必须去他家,学生说不敢去,王杰就取消了她的资助资格。

  这名女生的欲言又止,让秋楚感到有些不寻常。2014年5月,他抽空来了趟广西隆林县,走访了隆林中学、克长小学和沙梨小学等几所学校,发现孩子们说的情况属实,王杰并没有按照承诺,足额地将资助金额发放到孩子手中,有的被扣掉10%~20%,有的甚至一分钱没有拿到。

  2014年6月,在网上与王杰的接触过程中,秋楚称他有了一个更惊人的发现。当时,他的一个义工朋友在网络上跟王杰聊天时,偶然问起“你们那儿做助学,是不是还有其他能得到的东西?”王杰回答说:“你想得到什么呀?”感觉不对劲的义工朋友继续追问下去,王杰发过来一条信息说,如果对方能拿出两万或者是三万,他就能够提供一名中小学女生,“到你那儿陪你过寒假或是暑假”。

  “你找的那个助学网站不行,你得赶紧去考察一下!”听完义工朋友的话,秋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公益助学变成一门生意

  从山东泰安到广西隆林,单程就得花近3天时间。因为手头工作走不开,秋楚悄悄地在网上展开了调查,他乔装成江西的一名老板“袁航”,表示要向王杰的“百色助学网”资助30万元。

  为了取得王杰的信任,秋楚在“百色助学网”上反复查阅资料,发现有个叫张钧的广东老板,跟王杰在网站上互动较多。他想办法联系上张钧,交谈中张钧透露,他去过隆林“助学”过很多次,“来隆林真好,有吃有喝有住还有姑娘玩”。

  听说是张钧介绍的朋友,王杰对“袁航”毫不设防。得知他有捐款意向,没交流多久,王杰就抛出了“可以提供色情服务”的橄榄枝。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还在网络聊天时,用手机对着摄像头播放了一段他性侵女童的视频。

  “你们过来考察,我给你们提供所有的生活设施,还给你找个小姑娘陪着。”怕“袁航”不相信,王杰陆续从网上给他传了十多部他拍摄的不雅视频。

  “从视频上看,被王杰侵犯的小姑娘至少有5人以上,都是十多岁的孩子。”秋楚说,之前总以为王杰在开玩笑,但这么多的不雅视频表明,王杰确实在披着公益外衣,干着令人不齿的勾当。从那一刻起,秋楚发誓一定要揭开王杰伪善的面具,使其受到法律制裁。

  陆芸(化名)是王杰口中“从小学吃到现在”的一名壮族女生。她永远忘不了12岁那年,她被王杰侵犯时的情形。

  当时陆芸还在上小学六年级,从朋友那里得知“百色助学网”后,家境贫寒的陆芸和同学黄莉(化名)很快成功申请到了资助。领取资助时,王杰以办手续为由,开车将她们从村子里接到隆林县城。

  出于对资助人的信任,她们毫无防备地被王杰带到隆林县夜市街的一家宾馆,当晚,两名小学女童被王杰和他的一个朋友在宾馆房间给侵犯了。黄莉一直记得,侵犯她的那个人叫“杨杰”。

  秋楚是通过王杰的网络空间找到陆芸的,联系上陆芸后,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有人比我更恨他了,他毁了我!”

  原来,第一次性侵陆芸后,王杰并没有罢手,他还偷偷把实施侵犯的过程录成视频,日后常常以此来要挟她。

  原本为了继续求学而申请的几百元助学金,变成了陆芸的噩梦。在班上排名靠前的陆芸,中考[微博]前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不得不退了学。打工期间,她也时常受到王杰隔三差五地骚扰。

  得知秋楚在调查王杰的丑恶行径后,陆芸和其他一些受害女生渐渐聚集在一起,帮秋楚一起搜集证据。

  持续1年多的暗访,他们渐渐摸清了“百色助学网”背后的秘密:

  ——没有其他工作,王杰就从一年100万元左右的外界捐助中提取20万元作为主要收入来源。

  ——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王杰在宾馆、出租屋性侵多名女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未成年人。

  ——利用受助女童的弱势和无知,王杰组织她们为广东、上海、江西等地多名有特殊需求的老板提供性服务敛财。

  陆芸的手机中还存有一段他跟王杰的对话,王杰表示,她如果能帮忙介绍十四五岁的学生给捐助老板提供性服务,介绍一个可以提成1万元,如果是漂亮的处女更值钱。

  披着公益外衣的助学网站成了王杰的一门罪恶的生意。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拿着村校教师工资的王杰,不仅拥有一辆奇瑞轿车,还在县城周边买了一块地准备建房,并投资建了鸭厂准备搞养殖。至于这些钱从哪里来,从来没人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