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几乎不再回家或离婚

  乐乐出生后,因皮肤巩膜黄染住院。张天给孩子办住院的时候,王梦知道孩子得病的事情。丈夫回到病房时,她不得不把这个消息告诉丈夫张天,张天听到后脸顿时拉长了,一言不发。王梦发现自己染病后,让张天和自己的前男友都做下检查,结果他们都没事。从这开始,张天对王梦的态度日渐冷漠。

  孩子住院后经诊断,疾病证明书显示,隐性梅毒(母婴垂直传播)等。之后王梦也在当地医院接受了检查,结果没有改变。但她说孕后并没有任何性生活,可能是自己下体湿疹,导致容易感染梅毒病毒。

  4月底,张天和王梦打算把孩子带去张天的老家广西,给家里亲戚看看。为了给孩子“冲冲喜”,他们在张天老家摆了13桌宴请亲朋。酒席上,两夫妻抱着乐乐对着亲朋挤出笑容,但一结束,两人又恢复冷淡。6月初,他们一家三口回到广州。

  张天做园林工程,虽然工地就在番禺,但一个礼拜几乎都回不了一次。“他一般都是回来拿衣服,收拾好了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王梦想和他说话都说不出口。

  王梦回到广州,都不敢说给朋友听,担心他们要看孩子。“不敢对朋友说,自己带病毒,也不敢跟他们去玩。”王梦更不敢把孩子带出去。

  孩子现在和王梦睡一张床,当初看中的婴儿床还在淘宝购物车里,“都没心情买了”。结婚后怀孕早,本来打算好的婚礼、婚纱照、喜酒,都没怎么办,“这下感觉更不可能,恐怕要离婚了”。

  “一看到他就好开心,但一想到这事又觉得伤心。”王梦说,自己得病了不要紧,但传染给儿子,“觉得很对不起他,以后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专家说法

  目前不能确诊孩子梅毒但产检时必须介入

  该医院主任医师、一名接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指出,目前孩子感染与否仍不能确认。因为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母亲的梅毒抗体可能通过脐带血留在孩子体内。孩子做血液检查,梅毒抗体阳性的结果可能是妈妈的抗体。目前国内对梅毒检验是通过抽血深化试验,孩子6个月以后,血液稳定下来,结果才会比较准确。对3个月内的孩子做梅毒检测,结果比较牵强。

  至于梅毒传播方式,该专家表示通过外界传播的途径确实存在,但不太可能。下体湿疹可能是二期梅毒发病时皮肤的症状。目前梅毒在性病占有率排第一,发病情况上升最高。

  但该专家提到,如果母亲产检时检验出梅毒这种性病,医院必须对其做垂直传播阻断治疗。虽然不能百分之百杜绝梅毒、预防梅毒,但能将垂直传播的几率从30%降到3%。如果该医院没条件做治疗的,需要转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对于此事,医院方表示,目前事情在调查当中。至于当时医生是否确实没有提醒病人,且没对此做治疗,由于该名主治医生在外地,需要进一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