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陈延明 文/摄)孟家村,是紧挨着恭城瑶族自治县县城的一个小村庄,从地图上看,往恭城县城主干道西边拐个弯,就是孟家村。而连接孟家村 与县城的主要交通设施,是15年前政府和当地村民共建的一座孟家大桥。大桥通车后,孟家村人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到县城买菜逛街,交通之便捷,让农村人过上了城里人生活。

贵广高铁穿村而过,据村民反映,高铁建设借用了孟家大桥运送建材,上百吨重的货车在桥上走了六七年,他们认为孟家大桥的垮塌,跟建高铁脱不了干系。 贵广高铁穿村而过,据村民反映,高铁建设借用了孟家大桥运送建材,上百吨重的货车在桥上走了六七年,他们认为孟家大桥的垮塌,跟建高铁脱不了干系。
桥断后,孟家小学校长借来救生衣给每位老师发一件,老师们每天穿着救生衣坐竹排渡过汹涌的洪水过河给学生们上课。 桥断后,孟家小学校长借来救生衣给每位老师发一件,老师们每天穿着救生衣坐竹排渡过汹涌的洪水过河给学生们上课。

  但就在两个星期前,大桥一夜之间在洪水中垮塌,村民出不去买东西,上课的老师进不来,整个孟家村顿时被隔断。

  好好的一座水泥大桥怎么说垮就垮了?十几年来,洪水不止一次涨落,怎么这一次就能把桥给冲垮了呢?

  大桥从中间垮塌

  5月26日,记者闻讯来到恭城县城,进城后五分钟即到达孟家大桥旁边。桥头50米外的路口已拉起警戒线,旁边竖着警示牌“桥面断裂,禁止通行观看”,落款是“恭城镇人民政府”。

  据当地人说,这条河叫西岭河,约六七十米宽,而这座桥就以桥那边的村子命名,叫孟家大桥。从岸边远看,这是座连续梁桥,长约八十米,除了两头的桥台,河中间共有五个桥墩,桥面六跨,发生垮塌的是桥东头的第二个桥墩以及相邻的两跨桥面。

  记者走上桥面,发现桥面挺宽,可容两辆小车并排通行,桥两侧还有一米来宽的人行道以及石护栏,从规模来说,这座桥不小。

  靠近桥断开处可以看到,垮塌的桥墩已不见,桥的底座露出水面,看材质是沙石混合砌成,两段垮塌的桥面为混凝土材质,一块碎裂,大半没入水中,另一块几近完好,斜搭进河里。

  当地也有一些人不知道桥已断,照样开着摩托来到桥头,但看到这情况,只能手机拍拍照凑下热闹,然后不甘地调头离开。

  “这桥一断,是这头看得到那头,但就是过不去,急死人。”桥断后,桥头小卖铺几乎无人光顾,老板是闲得发慌。他告诉记者,莫看桥那头近在眼前, 但现在要到那头去至少得走1个小时,“先出恭城,然后从平乐沙子镇治平村走,再往门楼村的一条小路岔进去,才到得桥那头的孟家村,算是要绕个大圈。”老板 说。

  根据老板的指引,记者驱车绕道进村,总里程约25公里,其中门楼至孟家一段村路非常破烂,真的花了一个小时才从桥这头到了桥那头。

  村民孟土养在桥头跟记者讲起桥垮塌那晚的惊险遭遇。

  “5月20日晚上差不多8点钟的时候,我和三个朋友坐车从县城那边喝完酒回来,才刚过完桥一大半就听到后面好大一声响起,车上有人喊‘桥塌了’,我还以为他喝多了酒讲酒话,这大桥那么安稳,怎么可能塌?结果我们停下车来一看,大桥还真的塌了。”

  孟土养说,当时吓得几个人赶紧往桥头跑,后来回过神来才发现好幸运,第二天一早他的一个朋友还为他死里逃生放鞭炮庆祝了一番。

  据孟土养回忆,当时已经是晚上,桥上除了他们一辆车经过,没有其他人在桥上,后经村里确认,非常幸运的是,桥虽然塌了,却没有造成人员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