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周绍瑜)近日,由全州县人大组织的一期电视问政栏目,揭开了当地屠宰场污染的面纱:全县17个乡镇的屠宰场(点)存在废水超标排放等问题。随后,环保部门对这些屠宰场下达了整治“通牒”:限期治理不达标将关闭。

  然而不容乐观的难题摆在面前:以当下屠宰场低微的盈利,能否撑起高额的环保投入成本?换言之,乡镇屠宰场的污染治理路在何方?

龙水镇屠宰场附近,一位村民无奈地看着被污染的农田龙水镇屠宰场附近,一位村民无奈地看着被污染的农田
绍水镇屠宰场外的一个露天化粪池,排污口仍在排出血红的污水。绍水镇屠宰场外的一个露天化粪池,排污口仍在排出血红的污水。

  全县屠宰场的集体“沦陷”

  3月底,市环保局官网发布了一条关于“全州县对乡镇屠宰场环境污染问题依法进行限期治理”的消息。

  该消息称,根据全州电视台电视问政栏目暗访情况,并经现场检查,确认该县的龙水镇、石塘镇、绍水镇3个生猪屠宰场存在废水处理设施简易,废水超标排放,废渣的堆放及处置不符合环保要求等问题,其他乡镇的生猪屠宰场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上述环境污染现象。

  那么,这些屠宰场的污染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4月2日、3日,记者连续走访了当地多个乡镇的屠宰场。

  4月2日凌晨5点半左右,在当地居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全州县黄沙河镇的屠宰场。该屠宰场位于湘江旁,到湘江的直线距离不足100米,其周围都是民居。

  此时,屠宰场里的宰杀工作已结束,几位个体户从场内拉着猪肉到市场上卖,工作人员正进行着场地清洗。记者摸黑围着屠宰场的周边走了一圈,在场区 南侧的草丛堆旁找到了排污口。出口处是一条约2米宽的沟渠,里面堆积着一大堆发黑的废弃物。走到排污口附近,一阵阵恶臭的味道。

  “听说环保局正要求他们进行整治,这段时间屠宰场直接排污的情况好转了一些。”随行的居民说,以往在这家屠宰场的排污口能看到血红的污水直接排放出来。

  当天上午9点半左右,记者来到绍水镇屠宰场。场区位于集镇的闹市区,门口就是人口密集的集贸中心,其排污口旁就是一片果园地。

  在排污口处有一个长6米、宽约3米的露天化粪池,里面堆满猪粪等废物,一股股含血红污水的细流正从屠宰场内排出。化粪池的另一侧是一条直接在果园地上挖出的排污沟。

  “这种没经过处理的污水,如果直接排到果园地上,有可能会毒死果树、果苗。”在排污口旁,记者碰到了这片果园地的管理者——广西农垦国有桂北农场场长助理蒋启军。

  蒋启军说,在屠宰场排污口旁,农场有10多亩地,这些地上新种有一批果苗。正是因为担心屠宰场的污水排放可能影响到果树,这一天他专门来查看排 污情况,并希望与屠宰场商谈排污的问题。“雨季马上要到来了,一旦碰到大雨天气,化粪池中的废物随雨水冲到果园中,可能影响到果树的成长”。

  记者从全州县人大办公室拿到的一段暗访短片显示,石塘镇屠宰场的污水排放更触目惊心。

  这段拍摄于今年1月底的视频中记录,石塘镇屠宰场的排污口就在一条河流旁,一股股血红的污水夹杂着猪粪流到了河水中。一天的宰杀工作结束后,排污口旁的粪便等废弃物积满了半边河道。

  除了污水排放的问题,这些屠宰场内的废弃物堆放情况令人担忧。记者在龙水、大西江两个镇的屠宰场看到,场内露天堆放着猪毛等杂物,苍蝇横飞,恶臭连连。

  全州县环保局向记者确认,经过他们调查,全县17个乡镇的屠宰场都存在废水排放不达标等污染问题。除县城的屠宰场外,全县其余所有的屠宰场全部卷入了污染漩涡。

  民生工程的环保冲突

  我国自2008年8月起实施的新《生猪屠宰管理条例》规定,为了加强生猪屠宰管理,保证生猪产品质量安全,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制度。可以说,定点屠宰是涉及民众食品安全的一项民生工程。

  记者从全州县食品公司了解到,该县每个乡镇都设有定点屠宰场(点),一共有18个。每个屠宰场(点)的屠宰量不同,大的乡镇如绍水、石塘等,每年屠宰量约1万头,小乡镇每年的屠宰量两三千头。

  绍水镇食品站主任向锡政说,他们的屠宰场每天宰杀生猪约30头,逢年过节宰杀量会增加。生猪宰杀要经过放血、开膛分解、内脏清洗等工序,而在这些过程中都会用水冲洗。

  记者了解到,生猪宰杀过程的废水主要来源于屠宰车间,如清洗内脏、冲洗圈栏、烫毛等,宰杀一头猪约产生0.4吨的废水。

  “屠宰过程中排放的废水,含有大肠菌、粪便链球菌等危害人体健康的致病菌。”全州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陶朝云说,生猪屠宰的废水含有大量的血污、油脂、内脏杂物、粪便等污染物,并带有令人不适的血红色及血腥味,直接排放将对环境造成污染。

  屠宰场污水排放对环境的影响,在部分乡镇已体现出来。

  4月2日,记者在龙水镇屠宰场采访看到,其排污口旁的几块农田已经荒废。

  “不敢种稻谷啊,种了也没啥收成。”家住屠宰场旁的龙水村村民蒋林(化名)说,排污口出来的水都是流到灌溉农田的沟渠中。此前,从屠宰场排出的污水都是血红的,每到雨季,化粪池里的污水、猪粪等污秽物直冒出来,顺着沟渠冲到田地中。

  从排污口沿着沟渠走500米,记者看到,一块面积约1亩的水田积满了发黑的淤泥。村民们说,这块田的地势较低,从屠宰场排出的污水、废弃物大都流到了这里,现在根本不能种农作物了。

  “每到夏天,臭得不行,闻着那些气味头晕、恶心。”村民们说,有时甚至不敢开门窗。

  大西江镇的屠宰场位于集镇中心,记者在其周围并没有找到排污口。居民说,屠宰场的地势比较低,原来的排污口已被新的建筑物堵死。“现在他们也没 有通过地表面排污,污水可能直接渗透到地下了。”一位居民对此很担忧。他说,自家临近屠宰场的水井都不能用了,抽上来的水有异味。居民们怀疑这与屠宰场排 污有关系。

  全州县食品公司经理伍众团说,全县各乡镇的屠宰场大多数都修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为了便于排污和不影响居民生活,当时的屠宰场设点,都远离了居民区。

  “这些年随着城镇化的发展,新建的民居越来越向屠宰场靠拢,原本处于偏僻地段的屠宰场变成了集镇中心。”伍众团说,这也使得屠宰场的环保问题与居民生产生活的冲突愈发凸显出来。

  环保部门的“最后通牒”

  全县的屠宰场普遍存在污染问题,引发周围居民强烈的不满,全州县环保部门也随即采取了行动。

  “屠宰场污染问题曝光的第二天,我们就对全县的屠宰场进行了调查取证。”全州县环保局副局长唐广和说,3月8日,县环保部门组织人员,分批对全县17个乡镇的屠宰场进行调查。

  随队调查的陶朝云说,从现场调查的情况来看,有的屠宰场污水根本没有进行处理直接排放,“这些直排的血红污水,不可能达到环保的排放要求”;而有的屠宰场虽建有化粪池等简易环保设施,但都没有派上用场,长期没有清理的化粪池堆满了废弃物,达不到沉淀废弃物的效果。

  3月10日,全州县环保局下发了《关于加强全县乡镇屠宰场环境管理的通知》(下简称《通知》),并于16日给全州县食品公司下达《限期治理决定书》。

  这两份文件的核心内容,是要求全州县食品公司限期治理屠宰场的污染问题。

  关于治理的内容,县环保局也做出了明确的要求:屠宰场要建设符合生猪屠宰行业环保要求的废水处理设施,废水须经生化处理后综合利用或达标排放; 建设专用的废渣堆放场,必须做到地面硬化,并采取防雨防渗漏防臭味扩散措施,产生的废渣要及时清运并综合利用;建设雨污分流设施,污水统一收集处理,雨水 经专用雨水沟排放,严禁雨污混合排放。

  此外,对原来造成污染的排污沟、渠及农田、水塘,环保局责令县食品公司进行全面清理和妥善处置,清理和处置过程不得造成二次污染。

  “考虑到乡镇生猪屠宰场是历史遗留的老污染源,这次我们暂时不作出行政处罚,但必须进行限期治理。”唐广和说。

  据他介绍,全县屠宰场限期治理共分两批。第一批为龙水镇、石塘镇、绍水镇、大西江镇4个屠宰场,限期治理期限为限期治理通知书送达之日起3个月内;第二批为其他13个乡镇(县城屠宰场除外),限期治理期限为限期治理通知书送达之日起6个月内。

  “限期治理期满后,仍达不到限期治理要求的,我们将依法从重处罚。”唐广和说,届时将对污染严重的乡镇屠宰场依法报县政府予以关闭,并建议对相关责任人给予行政处分。

  根据全州县环保局的要求,县食品公司要制定整治乡镇屠宰场环境污染问题的实施方案,落实分管领导和具体责任人员,并报县环保局备案。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州县食品公司并没有做出具体的整治方案。

  分步骤撤并乡镇屠宰场

  记者了解到,全州县食品公司下辖18个屠宰场(点),遍布全县各个乡镇,是全州县工业和信息商贸局管理下属的一家国营企业。

  “生猪定点屠宰是国家规定的,我们公司承担了全县市场流通领域的生猪屠宰工作,确保全县百姓能吃上放心的肉制品,可以说是一项民生工程。”伍众团说,尽管担负着全县生猪屠宰的重任,但公司的盈利却很微薄,甚至在2008年他接手公司时,员工的工资有时都发放不起。

  据他介绍,2012年以前,经物价部门核准的生猪宰杀收费标准是26元/头,这两年才提高到了41元/头。这还是机械化宰杀的收费标准,人工宰 杀收费更低。“2012年以前,我们屠宰场的经营基本都是亏本的。”伍众团说,按照以前的环保要求,各乡镇屠宰场都建了三级化粪池。如果按现在的环保要 求,经三级化粪池沉淀后排出的污水也有可能不达标。

  在伍众团看来,高投入的环保成本与低微的盈利反差,是造成目前污染现状的重要原因之一。他说,化粪池清运费用每车达750元-900元不等,一 个屠宰场单是清理一次,就要花掉1万多块钱的清理费。“如果要建污水处理厂,更加不现实,我们核算过,一个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费要花150万元”。

  目前,全州县食品公司正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屠宰场化粪池的清理工作。

  在环保局下发的《通知》中,关于全县各乡镇屠宰场的污染治理问题,县环保局也提出了建议:“根据实际情况,整合各乡镇屠宰场资源,建设全县集中式、规范化的生猪屠宰场,建立统一配送制度,避免分散和重复建设”。

  “目前我们也在向县里争取新的定点屠宰场规划,除了县城的屠宰场外,希望能建设绍水、石塘、黄沙河和龙水等4个镇中心屠宰场,其余的乡镇实行配送。”伍众团说,2011年公司曾启动过屠宰场的撤并行动,但由于点多面广,个体户运输成本增加等原因,撤并没有实现。

  唐广和说,他们也在积极协助食品公司整治污染。目前,他们与县里一家有机肥料生产企业联系,争取让该企业与食品公司合作,定期清运屠宰场的废弃物,作为企业的生产原料。“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环境污染可以得到整治,有机肥料生产企业也有了源源不断的原料”。

  4月3日,全州县工业和信息商贸局副局长邓小能表示,短时间内要解决所有屠宰场的撤并问题有困难。“2日,县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同意,将县城的东 门肉联加工厂搬离县城闹市区。”邓小能说,接下来将分步骤展开其余各乡镇屠宰场的撤并。“能撤并的先撤并,暂时不能撤并的按环保要求加强排污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