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广西网电(成羽)4月1日上午,柳州铁路运输法院对原告某铁路单位诉被告桂姓父子和被告韦姓父女两起返还原物纠纷案进行了宣判,分别判决被告桂某某和被告韦某某分别返还铁路单位位于柳州市革新路的铁路公房各一套。

  据介绍,韦父与桂父均为铁路退休职工,其女子自小与其租住在铁路分配的革新路公有住房内。桂父与韦父分别于1998年和2001年购买了铁路房并予以入住,而桂父之子桂某某与韦父之女韦某某则一直居住在其父亲原承租的革新路某铁路公有住房内。

  2011年之后,某铁路单位多次通知韦父与桂父退还原租赁房屋。某铁路单位认为:韦父与桂父在购买铁路企业房改房后,拒不按政策规定退还原租赁的房屋并擅自转予其子女居住,这种行为不仅严重阻挠国家建设项目的施工,而且亦构成对国有资产的侵占。两案中的父子与父女均构成共同侵权应负连带责任,其请求法院责令两案二被告限期交还侵占的铁路房屋。

  某铁路单位两案经过柳州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院认为,桂某某和韦某某对自己合法占有该房屋负有举证责任,而他们均无法提供证据证实他们的主张,依法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桂父和韦父与某铁路单位之间曾存在公房租赁关系,但根据铁路职工相关住房政策,他们在购买铁路住房后应及时退还原租住的房屋。而桂某某与韦某某明知铁路单位自2011年9月起已多次通知其父,退出原租住房屋要求其搬离此处,他们仍然居住在此拒不退出该房屋,无法律依据也无铁路企业政策依据,其行为严重侵犯了铁路单位对涉案房屋占有、使用、处分的权利,对桂某某与韦某某无权占有铁路住房的事实,法院予以认定。

  对于两案中桂父和韦父是否构成侵权?法院审理后认为:桂父和韦父在十多年前就购买了铁路住房且入住,其不存在占有涉案房屋的事实,铁路单位于2011年通知他们退出涉案房屋,当时房屋分别由其子女桂某某与韦某某占有使用,其子女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其行为无法由其父掌控,铁路单位未提供证据证实桂父和韦父在知道铁路单位要收回房屋后指使、授意子女占有该房屋拒不退出。因此,对于铁路单位起诉桂父和韦父擅自转让涉案房屋给子女使用,与其子女构成共同侵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遂作出判决:判决被告桂某某和被告韦某某分别返还铁路单位位于柳州市革新路的铁路公房各一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