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西部经济欠发达和交通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地区,广西壮族自治区于2009年曾提出,计划用10年时间分三批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如今,广西境内仍有50多个二级公路收费站在运营,这些收费站与当地百姓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

车辆为逃过7元路费 每天绕道从夹缝通过 收费站工作人员未制止车辆为逃过7元路费 每天绕道从夹缝通过 收费站工作人员未制止
一斤菜4角钱 过路费要14元 一斤菜4角钱 过路费要14元
平常只开两个车道的收费站光工作人员就有四十多个 人员工资占了征费的一半 平常只开两个车道的收费站光工作人员就有四十多个 人员工资占了征费的一半

  “二级公路收费站”一台车每月几百元过路费 大量车选择绕道逃费

  在广西忻城县实验中学工作的黄李兰,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这个收费站,不过每次过收费站的时候,他都是和前面这些车一样,从旁边亮着红灯的车道通过。

  记者在收费站看到,这个收费站形同摆设,很多车辆都和黄李兰一样,从栏杆的夹缝里勉强通过,还有一些车辆干脆下来抬起栏杆通过,他们都是为了不交7元钱的过路费。看着这些逃费的车辆一辆一辆过去,收费站里的工作人员也像没有看见一样,并没有出来制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每天逃的不少,比走你们这的还多。

  收费站工作人员:那没办法,这个是不归我们管。

  黄李兰所在的实验中学在忻城县新建的南城区,这里距离他的家忻城县老城区有四五公里的路程,而这个叫做都乐的收费站正好处在新城区和老城之间,是黄李兰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地。黄李兰每天早上、中午、晚上要回三次家,而且时间非常紧张,如果是坐当地的公交车,他根本无法按时赶到学校上课。

  黄李兰告诉记者,他们学校老师的工资普遍在2000元左右,如果像他这样每天要往返六次的话,一天要交的过路费就要42元,一个月上班22天,过路费就是900多元,这样近半个月的工资就交给了收费站,剩下的钱根本不够一家人的生活。

  同样在忻城县实验中学当老师的蓝忻萍,是离家最远的一个老师,从她家里到学校有8公里的路程。为了上班方便,家里专门买了一辆小车,可是她却很少开车上班。为了能够每天按时赶到学校,她只能骑半个小时的电动车上班。

  广西壮族自治区忻城县实验中学教师蓝忻萍:开车就是十几分钟,二十分钟就可以了。

  对于每天都想开车上班的蓝忻萍来说,收费站成了她最纠结的地方,如果不逃费,那么每个月几百元的通行费,根本吃不消,如果从旁边的车道逃费,又跟自己是教书育人的老师身份格格不入。蓝忻萍告诉我们,收费站也可以买月票,费用是420元钱,但是这对于每个月只有1000多块钱的蓝忻萍来说,同样难以接受。

  蓝忻萍:我们天天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也希望早点取消。

  家住忻城县城关镇六华村的黄建归,每天要开着货车往县城跑几趟,像他这样的货车跑一趟老城区,运费是120元左右,但是来回的过路费就占了三分之一,如果再刨去油钱、保险、维修等费用,120元钱的运费已经所剩无几。

  广西壮族自治区忻城县城关镇六华村村民黄建归:空车过去7元,拉货过来35元,油钱40元钱,收费站要40元,还有养车要20元。

  黄建归家里还种着甘蔗,但是现在一亩甘蔗的收入只有200元左右,几亩地忙碌一年连一家的生活费都挣不出来,现在家里的生活和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指望着这辆车跑运输一年挣个一万多块钱,收费站的存在,却大大增加了他们的负担。

  黄建归:下雨了我们开车去买菜,开小车去买菜,一斤菜才4角钱,过路费要14元,一斤菜就要14元4角钱。

  让这些村民想不通的是,自己明明在加油的时候已经缴纳了很高的燃油税,为什么还要再缴纳一大笔过路费,而且收费站就在自己的家门口。

  “双向一杆一票”收费制引矛盾 县政府:一直要求撤除未获批准

  在忻城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李新勇指着南城新区的规划图告诉记者,都乐收费站是从忻城县到合山市的209省道上的一个收费站。

  广西壮族自治区忻城县住建局局长李新勇:大概也不到两公里,这个站就像我们家门口一样。

  忻城县是广西中部一个山区贫困县,这条忻城通往合山的二级公路刚刚收费的时候,由于当地经济落后,并没有多少车辆通过设在城关镇都乐村的收费站,当时收费站和当地居民的矛盾还不算突出。但是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以及忻城县城南新区的建设,这个本来位于县城边的二级公路收费站就横亘在了新老城区之间。

  李新勇告诉记者,都乐收费站实行“双向一杆一票”收费制,过一次收费站就收费一次。这种收费模式不仅使得生活在周边的居民增加生活成本,而且也增加了新城建设的运输成本。

  李新勇:这个对我们经济的发展已经发生了阻碍了,产生了阻碍的作用。

  除了制约经济发展,收费站与当地居民的矛盾也让当地政府感到头疼。由于都乐收费站设在新老城区之间,政府工作人员和当地居民每天都要往返多次,高昂的成本使得举杆、冲杆等强行通过收费站,或者故意拥堵收费站的过激行为时有发生。

  原忻城县城关镇党委书记樊振忠:其实出门口就到县城,赶集,但是我出门赶集也要收费,所以我们群众对这个是非常非常有意见。

  在都乐收费站的公示栏上,记者看到收费截止日期是2015年12月31日,但是忻城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李新勇告诉我们,他们听说收费还要延期,而且可能要一直收到2022年,这让一直希望取消收费站的忻城县政府难以接受。

  李新勇:我们现在可以说是非常强烈地要求,把这个站给撤了,要不你不撤的话,真的是影响到我们群众的出行,还有影响到我们城市区的高速通道。

  希望撤销二级公路收费站的远不止忻城县,在来宾市通往合山的323省道上,也有一个政府还贷的二级公路收费站,这个收费站距离来宾城区不到两公里。

  在来宾收费站,副站长林书茂告诉记者,原来这个收费站距离来宾市区有四五公里远,但是随着城市的开发和扩展,收费站与城区的距离就越来越小。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收费站副站长林书茂:这里是个投资区,原来这边是相对比较远的,还得经过开发以后,城市建设加快了,慢慢就扩出来了。

  在来宾收费站,记者了解到,从来宾到迁江工业园又修建了一条二级公路,由于是2010年之后修建的,所以不收取通行费,所以很多运输车辆不再走这里。所以这条收费的二级公路,就成为附近居民和企业前往城区必经的主要道路。

  记者:那就是过这的主要是以咱们附近上班的为主。

  苏桂花:对啊。

  在柳州通往象州县的307省道上,也有一个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距离象州县城只有1.5公里,这个收费站也成为制约当地经济发展的一个阻碍。象州县190多名县人大代表曾联名递交议案,要求2015年12月30日前撤销该收费站。在前不久召开的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两会上,多名人大代表建议取消来宾市内的二级公路收费站。

  二级公路收费延期 收费支出情况不透明

  在忻城县都乐收费站,记者看到,忻城至合山县县通二级公路全长57.27公里,项目总投资1.0178亿元,于2002年7月5日开征车辆通行费。2003年收费200多万,之后每年都有所增长,2013年是征费收入最多的一年。

  都乐收费站站长苏龙:最高的也是670万,所以这个成本还是没办法。

  2014年都乐收费站的征费收入只有500多万,比2013年减少了100多万。按照都乐收费站站长苏龙的解释,收入减少主要是逃费的车辆越来越多。

  苏龙:还是蛮多逃费,所以追缴不回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象州收费站和来宾收费站,2014年这两个收费站的征费收入都比2013年有所下降,主要原因也是因为逃费车辆的增多。

  桂中公路管理局一共有9个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都乐、来宾、象州三个收费站就包含其中,作为分管收费工作的黄建秋告诉记者,随着周边省份相继取消二级公路收费,以及2015年年底这些收费公路到期,他们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

  违规、逃费、冲关、冲卡的现象大幅度增加 导致征费收入年年下降 公路管理局称压力大

  桂中公路管理局工会主席黄建秋:收费的期限越来越近了,群众的强烈要求,撤站这个呼声越来越高,所以整个社会现在对我们收费这个工作,存在很多不同的看法,也就导致了我们目前这个收费工作的管理,面临很大的压力。

  同样面临压力的还有桂中公路管理局征费科科长陈捷,这两年收费员被打的事情时有发生,收费站与当地居民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

  桂中公路管理局征费管理科科长陈捷:我觉得主要还是在政策的执行方面和现实的,我们的整个社会的发展和我们群众的诉求,在这里两大方面有存在矛盾。我个人也希望撤了,不然我现在说句老实话,我现在这两三年头发都白了。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收费站的征费收入已经难以支付收费站的人员开支和公路养护费用。忻城县境内的都乐收费站,2014年的收费金额是500多万,但是平常只开两个车道收费的收费站却有40多个工作人员,这些人员的工资就占了征费收入的一半左右。

  2014年,桂中公路管理局所管辖的9个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一共收取了9400.51万元,而9个收费站400多个工作人员的经费就达到了2800多万,9条收费公路的养护费用是2705万元,而剩下用于还贷的费用只有四成。

  桂中公路管理局财务科会计农素英:从我们是2001年11月份开站,一直到2014年12月份通行费收入的83405.76万元。

  据记者了解到的数据显示,2014年,广西壮族自治区52条政府还贷二级公路一共收费5.6亿元,如果按照一个收费站300万的支出计算,那么52个收费站一年的花费就是1.56亿,那么有近30%的收费收入被这些收费站消耗掉。

  在200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逐步有序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国家每年从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后新增的成品油消费税收入中安排专项补助资金,用于债务偿还、人员安置、养护管理和公路建设等。记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的网站上看到,2015年中央给予广西的补助资金为25亿多元。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代表唐国强:比如说我们所有过路的一些收费已经打进我们的燃油了,所以我们出行当中,我们既然购买了燃油,我们一些公民凭着把这方面所承担的一些经济的东西已经承担了,你再继续收费,无形中增加了我们的负担,成了两重收费了。

  半小时观察:

  如果说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确实存在客观困难的话,那么二级公路延长收费年限的情况则让人费解了。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不用说大家也会想到,就是“钱”的问题。在全国逐步取消二级公路的大背景下,国家对中西部地区部分二级公路收费的问题预留了缓冲期,但并不代表遥遥无期。原本承诺从2009年开始,10年的时间逐步取消二级公路收费,而如今眼看着时间过半,却又增加到20年。政府的食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小小的收费站不大,但是养活的人却不少,一年下来,真正用于维修公路的费用却没有几个。一边拿着中央的补助资金,一边还在收取通行费用,这不仅让当地的老百姓想不通,估计没有人能想得通。税费改革、简政放权,中央的每项决定的目的都是要减轻老百姓的负担,但是我们看到,这里的老百姓不但没有减轻通行的负担,还增加了出行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