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邱浩 见习记者姚茂贤/文 首席摄影记者游拥军/摄)近几天,经常乘出租车的市民发现,在一些出租车上下点、重要路口、汽车站等地,出现了不少交通执法员,对出租车拒载、不打表等乱象进行现场纠正、处罚。

10日下午,中山中路上的一名女子准备打车时,被一辆出租车以各种理由拒载。10日下午,中山中路上的一名女子准备打车时,被一辆出租车以各种理由拒载。
交通执法人员向乘客询问司机是否打表。交通执法人员向乘客询问司机是否打表。
交通执法人员在三多路执勤点巡查。交通执法人员在三多路执勤点巡查。

  这是市交通执法部门从1月中旬开始,集中开展的专项整治行动,目前整治效果如何?

  观察:拒载不打表现象确实少了

  昨天下午4点,记者来到三多路出租车候车点,这里有3名交通执法人员在巡查。记者看到,在此候客的出租车有客人上车即走,并能做到上车打表。

  下午5点,记者又来到桂林站出租车停靠点,3名执法人员守在出租车必经出口检查出租车议价、不打表等违规行为。以往在火车站司空见惯的出租车司机议价、不打表等行为不见踪影。几名拖着行李箱的乘客走到火车站路口,看见一辆空车,便打开车门,司机随后将计价表压下出发。

  市交通执法支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1月中旬开始,他们集中开展了针对出租车拒载、不打表等乱象的专项整治行动。最近,又从县里面抽调了90余名执法人员,加上支队人员共约100人,在车流量较大的高峰时段,分布在市内18个出租车停靠点和乘车人次较多的路段(如火车站立交桥、十字街等),查处纠正出租车拒载、不打表,以及班线车辆站外拦客、无营运证从事出租汽车经营(黑车)等行为。同时向过往群众发放《桂林市出租汽车出行知识宣传画册》,普及出租汽车乘坐和维权知识。

  记者随后走访了其他多个执法点,看到出租车议价、不打表的现象明显减少。没有将计价表压下的出租车都是招手即停,上车打表。

  疑问:高峰期时出租车都去哪了?

  虽然出租车拒载、不打表的现象明显减少,但交通高峰期乘车情况又如何呢?当天下午6点,记者来到解放东路,不少市民反映现在比以前更难打车了,不知道出租车都去哪了。

  市民杨女士在解放东路公交站附近不断挥手拦车,但20分钟过去了,她还没有乘上出租车。“有些车上根本就没有人,但司机还是把表压下来,不载客。”杨女士感觉很郁闷,“这段时间能打到的车都是直接打表的,但明显感觉市内的出租车少了很多。”

  同在这里等候出租车的市民林先生说:“春节的时候就没坐到过一辆打表的车,是该好好管管了。”但林先生也感觉到,目前在市区的出租车数量似乎有所下降,“平时倒也没关系,大不了坐公交车,但是遇到急事就难办了。”

  记者在此观察了半个小时,只有两名乘客等到出租车。同时记者也发现了杨女士所说的“怪现象”,有些在行驶中的出租车不载客也压表(打表)。

  这种现象算不算拒载?市交通执法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的规定,部分司机在换班时间将表压下来不载客是允许的,“这个很难监管”。

  而经常乘出租车到市中心上班的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他认为这是目前一些出租车司机躲避执法的一种办法。

  记者随后走访发现,在非执法时间及路段,仍有部分司机存在拒载、议价等问题。当天晚上7点30分,记者在依仁路出租车停靠点连续询问了三辆出租车,表示要乘车到甲天下广场,其中一名司机称堵车不走,而另外两名则直接挥手拒绝。

  在文化宫附近,记者好不容易叫到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王师傅告诉记者,他也是顺路到三里店交接班才愿意去的。“高峰期路堵,出租车跑不起来。”王师傅说,从中心广场到三里店遇上堵车需要近1个小时,打表的话才10块钱左右,“除去汽油钱和劳力,这生意很亏,谁愿意做?”

  当记者问起市区的出租车为何近段时间少了很多时,王师傅没有作答。

   交通部门:集中整治只能有限治标

  对于市区出租车流动数量有所下降的情况,市交通执法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的执法活动震慑了一些长期违规运营的司机。但由于出租汽车运营分布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执法人员只能驻守在主要路段,部分司机有意避开执法时间和路段运营,使得原本流动量很大的路段很难打到车。部分车辆避开执法时间和路段运营后,依旧存在违法经营行为,针对这种情况,主要还是需要靠群众投诉的方式进行查处。

  当问起目前整治效果如何时,该负责人表示,对于出租车行业的整治已经开展了相当多的专项行动,这次高强度的集中整治为期两周,主要目的是对违法经营的出租汽车司机予以震慑,同时向广大乘客普及维权意识。截至目前,共查处拒载、议价等违法经营行为9起,市运管处将按照有关规定对违法经营的司机进行处理。

  但该负责人同时也表示,仅仅靠高压执法,只能是起到震慑性作用,部分解决问题,整治效果难以长久,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今年1月19日启动专项行动以来,已经查处正规车司机反映强烈的“黑出租”100多台。“现在的情况是‘黑出租’少了,拒载、不打表现象少了,但车子却不在市区跑,市民乘车更难了。”

  政协委员建议:建立市场进入和退出机制

  在交通界人士看来,要想根治出租车市场经营乱象,仅靠高压执法并不是长久之计。而在出租车经营者眼中,现有条件下,服务要求与服务回报也还存在不公平的地方。

  今年桂林两会期间,政协委员提交的关于加强规范出租车市场的提案就有8件。有委员建议,打破经营权终身制格局,建立市场竞争机制。

  由民建桂林市委会递交的《关于整治和完善桂林市出租车运营市场的建议》中指出,近几年“黑出租”的不断增加,扰乱了出租车运营市场的秩序,侵害了广大出租车司机切身利益和消费者权益;再如“打车难”、“拒载”、“不打表”、“一口价”等现象,广大群众意见很大,也严重损害了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形象。

  委员们提到,北京市去年10月取消出租车经营权终身制的改革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因此,要根据市场需求和行业规则,打破经营权终身制格局。鉴于出租车辆的使用年限一般为6-8年左右,应将经营权也限定为6年。

  同时,建立市场进入和退出机制,让更多的人参与出租车经营权的竞争,通过竞争来提升我市出租车行业服务水平。要严厉打击经营权买卖行为,一经发现就应立即取消其经营权。对服务质量好、有信誉的,给予优先保留经营权;对管理不善、投诉率高的,则坚决收回经营权。

  委员们还建议,应扩大我市出租车市场供给,注重提升服务质量。一方面要尽快扩大我市出租车经营权指标,让更多的出租车进入市场、参与竞争,加快解决“打车难”的问题;另一方面是逐步在火车站、汽车站等市区主要市民旅客集散地设置出租汽车免费专用通道,鼓励出租车公司推广使用打车软件等信息化服务和管理手段,进一步降低出租车的空驶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