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支荣)我市实施“单独二孩”政策满一周年了。记者昨日从市卫计委获悉,截至3月1日,“单独二孩”政策落地一年来,我市实际审批发出《二孩生育证》3271本,全年实际生育“单独二孩”721人。据分析,全市申请数量和实际生育人数远远低于预期,政策实施过程平稳可控。

  据市卫计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受理的3374份《二孩生育证》申请中,实际审批发证为3271本,发证率为96.9%。其中,城镇居民2294对,农村居民977对(户籍以女方计算);在年龄构成上(以女方计算),28岁以下的741对、28岁至35岁的1949对、35岁以上的581对。

  在地域分布上,实际审批发证数,七星区最多,共513本,其次是象山区488本,最少是雁山区16本,次少是龙胜各族自治县42本。在721人的新生婴儿中,象山区新生儿生育数最多,达到105人,其次是七星区104人;最少是雁山区,仅4人,次少是龙胜各族自治县8人。

  一年的时间,原本呼声很高的“单独二孩”,并没有出现申请“井喷式”增长。长期从事人口理论教学和研究的桂林市委党校副教授、调研员唐炳贵认为,“单独二孩”政策调整后,虽然政策允许,但因自身经济压力、思想观念、身体条件等多种因素制约,也会有不少人主动选择放弃生育二孩。

  市卫计委审批发出二孩生育证3271本,实际仅增加721人。那么剩下的2000多个领了单独二孩生育证的家庭或将延期生育。

  “二孩生育证我们是领了,但怕经济压力太大,没人照顾,便决定缓缓再说。”去年5月领证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单独二孩”政策下来后,在生与不生间纠结。现在领了证,又在早点生或晚点生之间纠结,好麻烦。

  同样纠结的还有市民唐女士。她说,家里的老人一直催着她和老公再要一个孩子,为了能让老人安心点,他们去年3月初就申请办理了“单独二孩”的生育证,但由于自己年龄偏大等原因,到现在还没有怀上。

  采访中,除了身体原因外,不少符合申领条件的家庭尽管领了二孩证,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纠结”。他们认为,除了经济成本,还担心精力跟不上、怕生育二孩后生活质量下降,因此便决定缓一下再说。

  市卫计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对符合条件但年龄偏大,存在怀孕难、生育风险大的夫妇,卫计部门会积极加强生育关怀,提供孕前健康服务、孕期无忧服务、产后贴心服务、心理保健服务等产前、产中、产后“一条龙”服务,市民可就近前往相关部门咨询。

  此外,值得提醒的是,根据相关管理规定,《二孩生育证》有效期一般为2年,两年内仍未生育的,可到原发证机关申请换领二孩生育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