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记者 秦宇华 高磊盈 见习记者 莫俊)去年10月14日,欧小凤和丈夫第一次见到弃婴“妹妹”的时候,欣喜若狂;但相隔不到半年,他们却决定要放弃这个捡来的孩子。因为,“妹妹”被确认为脑瘫,做小生意的欧小凤夫妻俩自感无力抚养。

欧小凤正在帮“妹妹”整理衣服。记者滕嘉 摄欧小凤正在帮“妹妹”整理衣服。记者滕嘉 摄

  几个月前,“妹妹”曾被亲生父母抛弃,现在,她又将面临被现在的“父母”抛弃的境况……这个不到一岁的小生命,她未来的归宿到底会在哪里?

  路边捡了个“女儿”

  今年39岁的欧小凤和38岁的丈夫罗荣发依靠在施家园经营一间小小的液化气铺面为生。两人2003年结婚以来没有生育,非常渴望有个孩子。

  去年10月14日凌晨,欧小凤接到邻居李女士的电话。李女士说,她在南门桥附近的路边发现一个弃婴,问欧小凤是否愿意抱回家。

  李女士是环卫工人,当天凌晨4点多,她在南门桥附近打扫街道,突然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李女士循声走去,发现哭声是从路边的一个编织袋中传出来的。她扯开袋口,看到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皮肤还是红红的,“哇哇”哭得很大声。

  李女士从编织袋中将孩子抱出来,孩子立马就停住了哭声,呆呆看着她。李女士腾出一只手翻了翻编织袋,看到编织袋里只有两个红包和一张百元人民币。

  李女士喊来了在附近扫地的同事,一起商量该把孩子送到哪。

  正在大家议论的时候,李女士想起了自家对门的欧小凤夫妻,并给他们打了电话。

  还在睡梦之中的欧小凤接到电话,想都没想就从床上爬起来,从临桂赶到南门桥。当天早上,欧小凤抱走了这个女婴。

  将孩子抱回家之后,夫妻俩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妹妹”。

  妹妹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喜。欧小凤一夜之间当起了婴儿的妈妈,给孩子买奶粉、买奶瓶、换尿片、洗澡……没有什么经验的她边带孩子边学习,遇到不懂的事情就问附近的阿姨、大嫂。为了孩子,欧小凤天天忙上忙下,却一点也不觉得累。她甚至早早就把妹妹两三年内能穿到的衣服全都买了回来。

  检查发现“女儿”有脑瘫

  捡来的女婴在罗家生活了一个多月。

  去年11月中旬,女婴喝奶突然少了,哭得也比较频繁,还有点呆呆的样子。欧小凤马上抱着孩子去医院,医生说孩子有点肺炎。除此之外,医生还告诉她,孩子的大脑可能“发育不够健全”。

  一开始,欧小凤没把医生的话太放在心上。又过了一段时间,孩子越来越不对劲,比如总喜欢仰着头,大人扶正后,她就会大哭,而且几乎不会笑,有人逗她也不回应,眼睛总是直直地看着天。

  今年2月中旬,欧小凤和丈夫再次带着“妹妹”去医院。医生诊断,孩子患有脑瘫。

  千辛万苦盼来的“女儿”竟然患有脑瘫,欧小凤和丈夫陷入了痛苦。“医生和我们说,孩子每个月看病至少要五千元,而且就算治好了,以后也会有后遗症,孩子的一生很有可能是要坐轮椅的。”罗荣发说。

  罗荣发告诉记者,从去年11月带孩子看肺炎开始,直到诊断出脑瘫,为这个女婴看病他们已经花了几万块钱。“我们是做小本生意的,担负不起给她看病的钱。而且如果带着孩子治病,我们两人都没有办法开店,收入来源就断了。”

  考虑再三,罗荣发和欧小凤决定不能再养这个孩子。

  孩子的归宿在哪里?

  那么,把孩子送到哪里才放心呢?

  因为孩子有病,罗荣发和欧小凤首先想到的是福利院。欧小凤请朋友帮忙给福利院打了电话。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回应说,福利院不能随便接收一个孩子,需要派出所出具证明以表明孩子确实是弃婴,福利院才会考虑接收。

  之后,欧小凤抱着孩子到阳桥派出所问情况。民警告诉她,由于当初捡孩子的时候,捡到孩子的环卫工人和抱走孩子的欧小凤都没有报警,警察不能确定“妹妹”是不是弃婴,不能随随便便开证明。

  罗荣发和欧小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才找到了记者。

  “说实在的,我根本不想把孩子送走,养了快半年了,全家人一直把她当亲生的。可医生说孩子现在的情况比较危险,治疗的话越早越好,一直拖下去怕她的病情加重,我们又没有经济能力为她治疗。”欧小凤说。

  “我们一开始做得不对,没想到现在落得进退两难。”罗荣发说,他们夫妻没有文化也不懂法律,一开始捡到婴儿的时候只顾着高兴没有报警。

  记者电话询问了桂林市社会福利院。工作人员表示,一般来说,路边捡到的孩子送来福利院,要有派出所出的证明,证明的内容包括捡到孩子的时间、地点、报案证明、出警的记录、警官名字等信息。像欧小凤的情况,捡到孩子已经是近半年前的事情,这个孩子究竟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弃婴,这些问题都说不准,福利院不可能随便接收。如果有相关的证明材料,证实这个孩子确实是弃婴,才能进一步考虑是否接收这个孩子进入福利院。

  这样看来,能不能从派出所出具证明是关键。8日,记者联系了阳桥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如果市民发现弃婴,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由民警对弃婴进行妥善处理,而不是在民警不知情的情况下抱走孩子私自抚养。欧小凤的情况派出所已经了解,也会尽快向相关证人了解情况,并到弃婴被遗弃的现场进行调查。

  “但是这个事情已经是差不多半年前的事了,调查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而且如果有必要的话,还需要对婴儿和欧小凤做亲子鉴定等等,总之肯定需要时间。”阳桥派出所相关人员说。

  截至记者发稿时,事情还没有最后结果。关于事情的最新进展,记者会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