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晚报讯(记者 黄志伟)去年年底,晚报曾以《2015年,咱们珠峰顶上见》为题报道了柳州50岁的登山健将刘政,与柳州的家乡人民约定,要在2015年攀登“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君子一言,当驷马难追。今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作出批复,同意包括刘政在内的18名国内登山健将攀登珠峰,由柳州市体育局推荐的刘政名列其中。 他也成为了此次攀登珠峰行动的唯一一名广西运动员。

在宁金抗沙峰在宁金抗沙峰
在四姑娘山上悬崖壁在四姑娘山上悬崖壁

  3月26日,刘政将踏上这场为期约60天的攀登珠峰之旅。6日,刘政接受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跟读者一同分享了他的备战心得。

  今年1月,刘政参加了在四川阿妣山举行的“模拟攀登珠峰训练”,对于接下来的这场攀登珠峰“实战”,他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和准备。

  攀登珠峰到底有多难?也许很多读者的第一反应就是8844.43米的高海拔,以及这一高度之下的冰雪覆盖、空气稀薄、狂风呼啸等困难因素,然而刘政说 在他们所选择的线路上,还有其他的困难在等待着他们。目前,他所在的登山队选择的是传统的北坡攀登线路,这一线路主要有五大难关:

  前进营地——真正起点

  对旅游者来说,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已经是他们的终点站了。但对登山者来说,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才是他们的起点。“到了这里高反症状会非常 明显。2013年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产生了严重的高反,头晕难受,最后不得不吸氧下撤。2014年登北坳经过这里,有了经验,身体适应了就没事。”刘政 说,攀登开始后,队员需要在这里停留很长一段时间,通过训练适应高海拔。

  北坳冰壁——壮美天险

  相对高差达400多米、坡度最大时有70°——这样一道冰雪墙壁,既是奇观,也是天险,是珠峰的“北大门”。它带给人的不仅仅是心灵的震撼,还有随时 随地可能发生的雪崩冰崩。“攀登冰壁需要用到冰爪和上升器,在四川阿妣山的‘模拟攀登珠峰训练’时,我反复操练了冰面上升、下降,所以到时候该怎么爬,自 己心中也有数了。”

  大风口——插翅难飞

  这一段路线坡度不大,距离较长,最困难的就是西风呼啸而过,因为风的“狭管效应”,最大风速能把人吹跑,就算是鸟也飞不过去,因此对人的体能是极大的考验,稍有不慎就可能滑坠数百米。

  横切黄带——别往下看

  这一关需要登山者以横切的方式,利用路绳和上升器连接,通过珠峰海拔8300至8600的黄带层。技术难度不算太大,但同样不能有半点失误,因为下面是万丈深渊。

  第二台阶——垂直极限

  “第二台阶”位于海拔8650米至8700米之间,这里陡峭而且狭窄,又不能绕过去,是通往山顶的唯一途径,也是最后的一道门。最难的部分是一个高5 米多、近乎90°的光滑岩石墙,几乎没有落脚点。由于人在这个海拔高度的能力大大下降,每通过一个人需要10到30分钟不等,通过了这个石壁,就来到著名 的“中国梯”。刘政说:“这是由中国突击队员在1975年架设的约6米高的金属梯子,原先的梯子已被收进博物馆,在旁边又建了个新的。”

  过了第二台阶,就到达位于海拔8800米高度的第三台阶,此处一般架设“之”字形路线绳,通过难度不大,过了这里,就登顶在望了。

  目前,刘政还在做着出发前的最后准备,每天都会进行一定的徒步登山活动,保持体能。按照计划,他个人将于3月26日前往拉萨,并在3月28日开始在拉 萨进行适应高海拔的必要训练。4月中旬前往珠峰大本营与登山队会合。有关他的这次攀登珠峰活动,晚报也将进行持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