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记者(周文琼 通讯员郑智敏)野猪本是十分凶猛的动物,不近人,攻击性强。恭城观音乡的陈念富却能将野猪驯养得乖乖听话,说坐就坐,说站就站,成为当地人口中的一桩稀罕事。

陈念富让野猪坐下,野猪就乖乖坐下。 记者周文琼 摄陈念富让野猪坐下,野猪就乖乖坐下。 记者周文琼 摄

  22日,记者来到陈念富家,他正要给野猪喂食,边把门打开边对野猪说“快点出来吃饭了。”野猪走出来后,看到记者等一路外人,又嗖地蹿回栅栏里。陈念富笑着说,它还是有些怕生,“快出来,快出来,不怕。”陈念富走进栅栏对野猪说。

  大概过了一分钟,野猪终于慢慢走了出来。它毛色灰黑,个头比家猪小、长,偏小的耳朵竖得直直的,四肢粗短。看到生人,它还是怯怯的,陈念富一直摸着它的头和背,过了一会儿,它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吃上。

  陈念富说,这野猪近一年前刚开始买回来的时候非常凶猛,“人还未靠近,它就蹿了起来,血红色的眼睛左右环顾,针一般的鬃毛倒竖,呼吸急促,一涨一落,喂食也不敢上前,要像仍手榴弹一样从外面把玉米棒子扔进去。如今是听话多了。”

  “来,坐下!两只脚蜷好坐着。”陈念富向记者展示他驯猪的成果。他话音刚落,野猪果真乖乖地蜷着两只腿坐了下来。

  “它最喜欢挠痒了,经常挠着就睡下了。”陈念富大概挠了两分多钟,从下巴到头再到身上,野猪便躺下了。

  陈念富说,驯养野猪也是他十几年来一点点摸索出来的。首先便是给它做“大餐”。陈念富把玉米,米糠等东西一起熬,熬得香喷喷的,每天定时给野猪送上去,“吃了几天后,它便比刚来的时候脾气小了些,不再乱撞。”

  第二步就是与野猪有接触。陈念富说,每天给野猪喂食时,他就拿一个长棍子给野猪挠痒。“刚开始它不理解,但是慢慢的就觉得舒服了,就不再抵抗了。”陈念富笑着说,不要看野猪不会说话,但其实它会知道我对它没有恶意。

  最后是和猪聊天。“挠着舒服吧,要不要再挠挠背上……”每天喂食时,陈念富边给猪挠痒边跟猪说话。大半年下来,野猪便不再抵触,和他熟络起来,吃饭、挠痒痒、洗澡样样它都爱。喂食的时候野猪总是特别听话,让它坐下就坐下,站起来就站起来。“碰上好天气,若家门口没有外人,它还喜欢出来晒晒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