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记者周文琼 通讯员郑智敏)夜幕降临,在地里劳作了一天,还没卸下沾满泥巴的衣裤,恭城观音乡狮塘村的农民赵光华就在家门口的晒谷坪上,打开“嗨乐”,跳起霹雳舞。你还别说,这位农民舞者在当地已小有名气。

赵光华舞起来了。记者周文琼 摄赵光华舞起来了。记者周文琼 摄
赵光华舞起来了。记者周文琼 摄赵光华舞起来了。记者周文琼 摄

  近日,记者来到恭城,中午12点,赵光华正和几个跳广场舞的队员在家里,边打油茶边商议舞蹈队参加乡里比赛的事。

  赵光华是土生土长的观音乡人,只读过初中,毕业后便一直在家务农。上世纪80年代,费翔演唱的歌曲《热情的沙漠》四处传唱,那年他才17岁。“当时听到这首歌,身体不自觉就想跟着动,而且电视里跳舞的人做的动作,我都能做出来,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我感觉非常兴奋。”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跳舞的场面,“不止家里人,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后来,他了解到自己爱上的叫霹雳舞。以后,每当听到动感音乐,他就不自觉要舞起来,跳着跳着有了自己的路子,他把生活中的场景融入到舞蹈中,扫地的动作,老鹰的姿势……。

  “村里有些见过世面的人告诉我,我跳得相当不错。”他得到了鼓励,从此便以山间村落为自己的舞台。

  喝过油茶,赵光华兴致来了,他放了一首记者手机里的动感音乐,便开始在家门前的晒谷坪上跳了起来。没有灯光、没有华服、身后是大山和河流,赵光华还穿着劳作时的衣服,脚上一双军绿色的解放鞋。他扭动着身躯,做出霹雳舞的各种姿势,表情随着舞姿变化,时而调皮时而严肃。

  一首歌曲3分钟下来,乡亲们为他精彩的舞蹈送上了热烈的掌声,大汗淋漓的他说:“每次跳舞都是一种享受。”

  记者回到市里,市内一家舞蹈工作室的舞蹈老师宇女士看了赵光华的跳舞视频后表示,赵光华的霹雳舞跳得不错,舞蹈动作做得漂亮,身体协调性好。

  “我心里由衷对霹雳舞充满了喜爱,每日闲暇之时,在山林间随着音乐而起舞,不仅让劳作的疲累都消失了,心情也变得畅快。”赵光华跳舞在村子里出了名,他跳舞常有观众围观,村里搞活动时,大家也喜欢让他舞一曲助助兴。现在,他还被村民推举成村里文艺舞蹈队的队长。“原来是我一个人自娱自乐,现在我和村民一起跳舞,快乐也传递给了村民。”赵光华说,“村里人平时没有什么乐趣,但跳舞让我们的生活一点点发生改变,快乐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