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晚报讯(通讯员 梁志南) 痛失大儿子不到十年,老伴和二儿子相继伤残,痛苦中的廖老太并不绝望。她早起贪黑拾药材、喂猪,为儿子治病想尽一切办法。可料想不到,前几天她上山拾药材时,不幸摔下山崖,险些丢掉性命。

图为廖老太捡晒当天挖来的药材。图为廖老太捡晒当天挖来的药材。

  家住融水苗族自治县杆洞乡花孖村小屯的廖老太今年已七十出头。她一生生育两男一女,在小山村里本应是个不错的家庭。可天有不测之风云。1998年,在南宁市打工的25岁的大儿子杨新卫暴病身亡。2009年,当时已过六十的孩子父亲杨老懂在与人放木材时,右手被砸严重骨折。由于无钱医治,至今仍未能劳动。

  当时初中尚未毕业的二儿子杨新耀不忍看到家里的困境,弃学到广东在一建筑工地打工。一天,他在脚手架上接一件铁器时,失足从两层楼上摔下,当时身体多处受伤,晕了过去,被人送进医院抢救。经检查,他右腿两处骨折。杨新耀在医院治疗近一个月之后,因无钱再治疗就出院了。他回家休养一年,仍不能正常行走。转眼就到取腿内固定钢板时候了,杨家本来打算过些日子找到钱再做。想不到,因时间拖延,体内夹板螺钉松动,造成感染化脓。突然一天,脓水从刀口处流了整整两天两夜。无耐,杨家只好与亲朋借了两千余元,到县城医院做手术取出腿内钢板。医生遗憾地告诉他,这次手术他可能仍不能站起来,需再作矫正手术。回家后,杨新耀仍靠柺杖支撑行走。

  由于两儿子相继伤亡,女儿远嫁他乡,加上料理大儿子后事和治疗二儿子欠下一大笔债务,作为一家顶樑柱的杨老懂心里沉重得抬不起头。没多久,他神形渐渐变得痴呆起来,说话前言不接后语。村民说,杨老懂疯了。

  如今全家只能靠廖老太一人支撑,但她仍把希望寄托于儿子杨新耀身上。她听人说,儿子这腿如能到大医院治疗还有希望。从那时起,廖老太便想方设法一点点去挣钱。每年春节,她家的年猪总是舍不得杀,留着卖钱;听说草药能卖钱,她就挤时间到山上挖药,即便一天只能捡到三五元的。今年12月的一天,天色已晚,家人不见廖老太回来,便叫上村民上山寻找。最后大伙在一座悬崖下找到浑身是伤的廖老太。原来,她到山坡上挖药材,由于山陡坡滑,摔下4米多高的悬崖,幸好有藤蔓挡住,才捡得条性命。

  可过后,伤情稍好些的廖老太,又撑着拐杖来往于山间挖药材。如果有爱心人士想帮助廖老太,请联系廖老太,电话:15807827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