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日报讯(记者 汤世亮 实习生 覃金梅) 随着贵广高铁开通的日益临近,广大市民畅想着贵广高铁开通后生活所发生的变化,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体验。周末携家人广州、深圳一日游,工作在广州,安家在桂林……这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随着贵广高铁的开通将成为现实。人们的生活出行更加便捷了,而对于桂林来说,贵广高铁的开通将让桂林的铁路交通再提升一个台阶,一举成为中南地区的交通枢纽,与之前开通的湘桂高铁一同将桂林与周边的南宁、长沙、贵阳和广州四个省会城市构建起“两小时经济圈”,桂林的经济、特别是旅游和服务业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借力贵广高铁桂林迎来发展的春天 旅游服务业迎发展机遇 借力贵广高铁桂林迎来发展的春天 旅游服务业迎发展机遇
借力贵广高铁桂林迎来发展的春天 旅游服务业迎发展机遇 借力贵广高铁桂林迎来发展的春天 旅游服务业迎发展机遇

  出行更加方便,两地辗转的“双城生活”成为现实

  “以后去广州进货就不用再熬夜了。”说起即将开通的贵广高铁,市民程小姐显得异常兴奋。市民程小姐如今在小香港与朋友合伙开着一家服装店,每个月都要去广州进货两到三次,而每次要熬夜坐火车去广州或坐大巴去广州,她就不堪其苦。“每天只有一趟火车去广州,而且还是晚上的车,到那边都是第二天早上了,坐汽车时间也久,而且还不安全。”程小姐直言再这么熬下去,自己还没出嫁可能容颜已老,但转行一下子又找不到合适的门路。“还好贵广高铁马上要开通了,这样我就不用做女汉子了。”程小姐笑着说。

  不仅在桂林的市民出行方便了,在广州、贵阳等地工作的桂林人以后回家也方便了。“以后再也不用为回家买车票发愁,周末都可以回家看看。”说起即将开通的贵广高铁,周绍洲就满怀期望。今年28岁的周绍洲大学毕业后就南下深圳在一家金融公司上班,5年多的时间里,他每次都为回家发愁。“广州到桂林的火车最快都要11个小时,而且又是晚上,又累,回到桂林也不方便。”说起以前回家的经历他难免就有些抱怨,他老家在临桂五通,回到桂林还要坐巴士回家。而每到春运期间,回家买票就更加难了。有两年他都因没有买到票而不能赶回家过年。周绍洲告诉记者,由于离家太远,不能照顾家中的父母和事情,他本打算辞职在桂林找一份工作,但如今贵广高铁马上开通,回桂林只需两三个小时,而且每天有多趟高铁,有什么事情,他可以马上赶回家。他可以安心地继续在广州工作,打拼自己的一片天空。

  除了去广州、贵阳等城市方便了很多,由于贵广高铁还途经阳朔、恭城两县并设有高铁站,贵广高铁其实就成了连接桂林、阳朔和恭城三个县市的一条城区快线。“现在去桂林坐快巴都需要两个小时,实在不太方便。”14日下午,记者在恭城高铁站前的广场上见到了平安乡桥头村委支书黄刚,最近一段时间,他有空就走到高铁站来看看这里的建设情况。“大家都盼着高铁早点开通哩,这样以后去桂林就不用坐汽车了,快着呢。”今年已60岁的黄刚家里离高铁站步行还不到15分钟,他告诉记者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高铁会建在自己的村里。“恭城交通太落后了,本地的农产品不易运出去,就是出去打工乘车也很不方便。”黄刚告诉记者,村里每年去广东打工的人很多,之前有人因买不到火车票而不能赶回来过年,经常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现在好了,通高铁了应该不会再为回家的火车票发愁了。

  随着广州、桂林之间时空距离的缩短,一些在广州、深圳上班的年轻人可能会选择回到桂林购房,过上“候鸟”式的生活。“广州生活成本高,房价又贵,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要在广州买房有些不现实。”小唐老家在桂林兴安,在广州一家外企上班,虽然工资过万,但要在广州买房还是很吃力。“现在到了结婚的年龄,没房子结婚也不现实。”小唐说。但随着贵广高铁开通,小唐跟未婚妻商量,准备先在桂林买一套房子。“一个月有时间就回桂林小住两三天,这样的‘候鸟’生活总比在广州一直飘着好。”小唐笑着说。

  桂林成区域交通枢纽,与周边四省会城市打造“两小时经济圈”

  对于广大市民来说,贵广高铁的建成通车意味着日常出行更加舒适便捷,而对于桂林来说,贵广高铁的即将开通,则意味着桂林从此奠定自己中南区域交通枢纽的地位。加之去年业已开通的湘桂高铁,桂林与周边的南宁、长沙、贵阳和广州四个省会城市将建立起“两小时经济圈”,桂林经济将借力高铁迎来又一个发展的春天。

  “贵广高铁的建成通车,可以说让桂林的铁路交通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桂林将成为中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参与贵广高铁桂林段筹建工作的市发改委副调研员王文杰在谈到贵广高铁开通后的意义说。从事全市交通管理工作多年,王文杰对桂林铁路交通的发展历史很熟悉。他告诉记者,桂林虽然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后期就修通了湘桂铁路,告别了没有铁路的历史,但80多年来,桂林的铁路交通建设发展却一直非常缓慢。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北方向的湘桂铁路的技术标准已不适应客货运输的需求。进入新世纪以来,桂林的铁路交通迎来一个发展的春天,先是2004年国家启动了湘桂铁路扩能改造工程前期工作,并于2013年12月开通运营,桂林铁路交通滞后的状况才得以改观;紧接着高规格的贵广高铁又立项开工建设,并且将于今年年底开通运营。两条高铁的相继开通,桂林作为这两条高铁的唯一交叉的城市,桂林铁路发展又迎来新纪元,迈入真正的高铁时代,桂林作为西南地区交通枢纽的地位开始形成。

  据了解,贵广高铁作为广西目前最高级别的铁路,设计时速250公里,预留提速至300公里/小时的空间,按此速度,桂林到贵阳、广州的时间都在两个小时左右。再加上之前已开通运营的湘桂高铁,这样桂林将与南宁、长沙、贵阳及广州四个省会城市构建起“两小时经济圈”。“贵广高铁的建成通车将给桂林经济注入新的动力。”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桂台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刘澈元分析说,经济一体化是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途径,也是国际经济合作的重要方向和趋势。国家启动贵广高铁的建设,与广西沿海出海通道相衔接,不仅为西南地区参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提供了边界的海陆立体交通网络,还通过促进西南经济圈和华南经济圈的融合拓展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前沿区域,从而为西南尤其是广西建设中南、西南地区战略支点提供了交通支撑。具体到广西和广东,在国家将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提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借助贵广高铁的连接,两广经济的优势互补将成为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经济合作的“新常态”。无疑,“贵广高铁的开通将成为两广经济一体化的粘合剂。”刘澈元说。

  与此同时,“贵广高铁的开通还将促进广西两区一带的联动发展,进而以合理的区域分工促进广西与贵州、广州之间的交流合作。”刘澈元进一步认为。具体到桂林,刘澈元认为,进入新世纪以来,广西经济发展重点南移,北部湾经济区设立和中国—东盟自贸区启动以来,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处于广西北部的桂林逐渐被边缘化。但随着贵广高铁的开通,以及广西经济发展东向战略的实施,贵广高铁在客观上扩大了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前沿范围,桂林作为广西连接珠三角的一个重要支点,其之前被边缘化的尴尬地位必将得到改观。

  采访中,刘澈元更为看重的是贵广高铁开通后桂林与广州等周边省会城市“两小时经济圈”的建立。“‘两小时经济圈’的经济学含义就是降低商务活动的时间成本,提供商务活动的效率。压缩了时间成本后,桂林同周边四个省会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广州的要素如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流动速度将显著加快,从而带动桂林经济的发展。”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桂台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刘澈元说。“此前,由于时空成本制约,周边省会城市尤其是广州经济发展的外溢效应很难辐射到桂林,贵广高铁的通车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这种制约,提高了要素流动速度,有利于实现桂林与广州等城市的资源互补,拉动桂林经济的发展。”

  与此同时,刘澈元认为,桂林与广州等四省会城市“两小时经济圈”的构建还有更长远、更深层次的经济意义。在贵广高铁这一“媒介”的纽带作用下,原来按照行政和地理划分的行政界线将被市场发展规律所建起的经济圈所打破。这意味着,原来由于行政和地理划分界线而造成的政令不通、市场流通不畅等不利于经济发展的障碍有望得到打破,行政区转化为经济区的步伐将大大加快。在新的经济圈和板块内,桂林经济将迎来一个飞跃发展的过程。

  高铁未开,旅游服务业先热,倒逼桂林旅游服务业转型升级

  11月15日傍晚时分,夜幕快要降临,在恭城瑶族自治县平安乡三新桥村的一块大棚蔬菜地里,陈奎新蹲在地里跟两个工人一道护理香瓜。今年4月,之前一直在外承包工程的陈奎新回到老家承包了170多亩地,搞起了反季节蔬菜种植。“以前恭城交通相对闭塞,乡村旅游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现在贵广高铁就从家门前路过,应该会更大带动这里的发展。”陈奎新直言,如果不是看重贵广高铁的即将开通,他是不会回来搞种植。“恭城交通以前不很方便,种什么都不好卖。”陈奎新说。然而,即将开通的贵广高铁进入恭城,并且在恭城平安乡设站,恭城一步就迈入了高铁时代。“接下来我还要建起农家乐,大城市的人都喜欢周末到乡村来消遣,以后广州到恭城就一个半小时,游客肯定少不了。”陈奎新信心满满地说。

  “贵广高铁虽然还没开通,但不少客商已提前布局,同时也带动了恭城旅游的发展。”16日上午,恭城瑶族自治县文化旅游局局长傅秋明告诉记者,贵广高铁没有修建之前,由于交通闭塞的原因,恭城每年规模大一点的旅游招商项目几乎为零,但自从贵广高铁路过恭城,形势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傅秋明介绍说,最近恭城已先后引进了一个广东客商投资20亿元开发燕子山高山草原,引进重庆一家公司投资100亿元对恭城的旅游进行打包开发。“现在我们不再为招不到商而苦恼,而是要提高招商引资的门槛,让恭城的旅游融入到桂林国家旅游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的大潮中去。”傅秋明说。

  贵广高铁还未开通,恭城不过是桂林旅游市场提前预热的一个缩影。据市旅游局国内市场处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自贵广高铁路线确定并开通建设后,进驻桂林投资旅游项目和酒店餐饮的企业明显增多,一大批中高档和特色精品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仅在阳朔兴坪镇,自贵广高铁工程开工后,兴坪镇大河背、厄根底、杨家等村先后开起了大大小小共80余家农家乐酒店及饭店,这个数量是原来所有酒店农家乐的总和。

  除了贵广高铁带动旅游投资外,更直接的可能还是游客量的增加。“以后广州、贵阳到桂林都只需两个小时,贵广高铁开通后,来桂林旅游的人数将呈爆炸式增长。”上述市旅游局国内市场处的负责人说,广东地区是桂林国内旅游市场的“大户”,每年来桂林旅游的人数占到桂林国内游客的7%左右。贵广高铁开通后,随着两地时空距离的缩短,广东地区的人到桂林旅游就像上下班回家般容易,可以预计的是,周末和节假日,大量广东方面乃至港澳的游客将乘贵广高铁来桂林休闲度假。

  “桂林的游客肯定会在贵广高铁开通后出现大幅增加。”在广州经营多年的桂林假期之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平说。他分析说,之前高铁开通对沿线城市旅游的带动已有先例。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后,沿线的湖南、湖北等地城市游客量增长了两倍,特别是武汉的一些景区还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去年,厦门到深圳高铁开通,厦门当地的游客也增长了两三倍。“高铁对旅游的效应可以说是毋容置疑的,这样推测,贵广高铁开通后来自广东方面的游客增长两倍以上完全有可能。”杨平说。他接着分析说,目前广州飞桂林的航班一天4到5趟,火车只有一趟,一天运载广东方向的旅客也就1000多人,而贵广高铁开通后,据目前了解到的日开20对列车,一天就能运载广东地区的旅客10000人次,是原来的10倍,高铁带来的巨大运载能力为桂林游客的增加提供了可能。

  “旅游人数的增加将为桂林餐饮酒店服务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市商务局的一位负责人说。在贵广高铁开通之际,市商务部门为抓住贵广高铁这一机遇,做好提前谋划,做了全市餐饮和酒店业发展状况的调研。而从调研的情况来看,目前全市餐饮业工商注册数达7916户,其中企业843户、个体7086户,全市餐饮企业平均餐位入座率为50%-60%,尚有很大的就餐接待潜力。目前,全市共有住宿企业约2748家,客房总数约11万间,年接待旅客能力约4200万人次。目前,全市住宿企业平均入住率约为50%,接待能力过剩。“贵广高铁开通后增加的人流和客流,将给我市餐饮酒店服务业提供一个发展的春天。”该负责人说。

  而在旅游量大量增加,促进我市旅游以及餐饮酒店服务业发展的同时,也将对我市的旅游和服务业的转型升级形成倒逼。“要想留住这些游客,我们必须提升自己的接待服务水平。”市旅游局国内市场处的一位负责人说。刘澈元也很赞同此说法。他分析说,桂林旅游业发展水平多年来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和内涵式发展,每年接待的国内外游客数量增幅不小,但游客在桂林的人均消费量还是不大。2012年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课题组曾就此做过一个问卷调查,在随机抽样调查的200位来桂旅游的游客中,在桂人均日消费不足1200元,而杭州、厦门等旅游城市的游客人均日消费已达到1800元和1500元。“这说明桂林的旅游还停留在单一的观光旅游层面上,没有提供更为丰富的旅游产品吸引游客消费。”刘澈元说。因此,贵广高铁的开通,客流量的增大,以及同条线上几个城市的竞争加剧,将倒逼桂林旅游转型升级,从而推动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