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08年10月13日,家住灵川县灵川镇甘棠村委老圩村的秦有民骑上摩托车,准备去桂林火车站购买一张南下广州打工的火车票。3年了,他已习惯从桂林到广州11个小时夜间旅途的疲惫。而与此同时,在他家附近的甘棠江大桥旧址上,一阵礼炮声响彻天空,惊动了周围的村民。这一天,贵阳至广州高速铁路(简称贵广高铁)在老圩村尾举行开工奠基。秦有民未来的生活将因此而改变。转眼6年过去了,贵广高铁从当初的一个设计规划到如今已建成调试即将通车,这条最初由孙中山先生在民国时期就提出修建、承载了几代人梦想的西南出海大通道终将变成现实。

贵广高铁线路图。(资料图片)贵广高铁线路图。(资料图片)
11月14日 下 午3点多,一列动检车通过恭城孟家村。记者汤世亮 摄11月14日 下 午3点多,一列动检车通过恭城孟家村。记者汤世亮 摄
去年7月,还在建设中位于阳朔的幸福源水库特大桥。记者汤世亮 摄去年7月,还在建设中位于阳朔的幸福源水库特大桥。记者汤世亮 摄

  而桂林作为贵广高铁线上的国际旅游名城,搭乘贵广高铁开通的东风,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国际旅游胜地建设也将因桂林西南交通枢纽地位的形成而迎来大好机遇。为此本报推出《关注即将开通的贵广高铁系列报道》,回顾贵广高铁从立项到路线确定的曲折过程,以及在修建高架桥、开挖隧道过程中发生的感人故事,展望贵广高铁开通后的美好未来。

  百年梦想今朝终实现 贵广高铁渐行渐近

  你有想过,周末一大早乘车去广州跟朋友喝个早茶,然后晚上又坐在桂林阳朔西街的咖啡馆,跟朋友谈天说地吗?你有想过上午在贵州的黄果树瀑布欣赏“疑似银河落九天”景观,下午却已坐在漓江的小舟上“轻舟已过万重山”吗?随着贵广高铁的开通,随着桂林作为西南地区交通枢纽地位确立,这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9月18日,贵广高铁开始联调联试。当“黄医生”CRH380AJ-0202型高速综合动检车出现在贵广高铁桂林段线路上的时候,关注贵广高铁建设的市民和网友们开始兴奋起来。因为,这意味着贵广高铁在桂林破土动工6年后,终于将迎来开通运营的一天了。最新关于贵广高铁建设进展的消息是,贵广高铁11月下旬将开始进行不载客试运行。而之前贵州至从江、桂林至肇庆段联调联试已基本完成,肇庆至广州南段也将进入调试阶段。“现在就剩下第三阶段肇庆至广州南站最后一个阶段的联调联试了。如果这个阶段的联调联试没有问题,贵广高铁年底开通就成定局。”贵广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以后周末可以去广州逛街购物了。”随着贵广高铁建成开通日期的临近,桂林市民显得十分兴奋,各种对于未来的畅想在论坛和朋友圈蔓延开来。然而,谁又曾想到,贵广高铁的建成开通不仅是我们当下的一个美好愿望,也是承载了几代人的梦想的。据相关资料显示,早在民国时期,国父孙中山先生在他的《建国方略》中说到打造西南铁路系统时,就曾提出修建贵广铁路的想法——— “中国西南一部,所包含者:四川,中国本部最大且最富之省分也;云南,次大之省也;广西、贵州,皆矿产最丰之地也;而又有广东、湖南两省之一部。此区面积有十六万方英里,人口过一万万……于此一地区,大有开发铁路之机会。应由广州起,向各重要城市、矿产地引铁路线,成为扇形之铁路网,使各与南方大港相联结。”

  新中国成立后,有关打通一条西南地区便捷出海通道的呼声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进入21世纪,随着我国高速铁路建设的兴起,修建一条连接西南各省区市的高速铁路便提上了日程,贵广铁路被正式纳入国家铁路“十一五”规划的重点项目。经过多方努力,贵广高铁终于2008年10月13日在桂林举行了开工仪式。

  贵广高铁全长857公里,起于贵阳北站,途经贵州省贵阳市,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都匀市、三都县,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榕江县、从江县、黎平县;广西柳州市的三江侗族自治县,桂林市的龙胜各族自治县、临桂县、灵川县、阳朔县、恭城瑶族自治县,贺州市的钟山县、八步区;广东省肇庆市的怀集县、广宁县、四会市,佛山市的三水区,广州市,止于广州南站。为双线电气化铁路,建成通车后日开行客车100对,建设资金估算975.5亿元。

  贵广高铁路线争夺战 桂林贺州路线最终胜出

  如今贵广高铁开通在即,作为贵阳和广州两个城市的“中间站”,桂林人民在热切地期待着。早在贵广高铁路线规划之时,各大城市曾经上演了一番没有硝烟的争夺战,桂林差点就与贵广高铁“擦肩而过”,错失这个突然掉下来的“馅饼”。

  2006年8月的一天,对于现任市发改委副调研员的王文杰来说,是难以忘记的一天。当天,市发改委接到中国铁道第二勘察设计院发来的一份函件,希望桂林方面配合铁路设计院的技术人员进行贵广铁路的路线考察,首次向桂林方面透露了国家计划启动贵广高铁项目的消息“桂林的铁路交通将要进入新纪元了。”当时,拿着函件的王文杰激动得喃喃自语。

  从2004年开始从事交通管理工作的王文杰,对桂林的铁路交通情况自然比较熟悉。“虽然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后期修通了湘桂铁路,桂林告别了没有铁路的历史,但70多年来,桂林就这一条南北方向的湘桂铁路,技术标准已不适应客货运输的需求。”王文杰说,2004年国家终于启动了湘桂铁路扩能改造工程前期工作,并于2013年12月建成开通运营,桂林铁路交通滞后的状况才得以改观,但像贵广高铁这样高规格的高速铁路,桂林仍然没有。“之前我们从没有听说过有关贵广高铁的事情。当时铁道部门发文过来,我们就隐隐约约觉得桂林这次捡到了一个交通大发展的好机会。”王文杰回忆说,这是桂林交通发展百年难遇的一个机遇,绝对不容错过。

  然而,当时的情况并没有王文杰想的那么美好。铁路设计部门初拟了3条线路走向方案,即北线方案——— 贵阳经湖南的怀化、永州至广州,中线方案——— 贵阳经广西的桂林、贺州至广州,南线方案——— 贵阳经广西的柳州、梧州至广州。“现在回想起来,桂林当时还是比较悬的,因为当时自治区方面从北部湾开发战略考虑,赞同走柳州和梧州的南线方案。”王文杰说。

  但桂林也不是没有机会。贵广高铁最初主要是贵阳方面提出来的,国家有关部门首先希望听取的是贵州方面的意见,而贵州方面还是比较倾向于走桂林、贺州路线。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中线方案线路短,预算投资最少;二是中线所经过的地区多为贫困落后的少数民族地区,交通相对闭塞,铁路经过这里与中央开发西部地区的战略部署相符合;三是这条线路旅游资源丰富,可通过桂林这个世界著名旅游城市的辐射作用,带动这一地区的旅游发展。当然,这条线路也有弱点,就是沿线地形复杂,施工难度大。

  “在没有最终确定路线之前,我们就必须抓住机会,尽最大努力争取贵广高铁过桂林。”王文杰说。在获知情况后,市发改委及时向市政府报告了国家铁路设计部门的初步方案。市领导紧急召集有关部门领导和专家商讨对策。经过讨论研究,确定了争取贵广高铁通过桂林的策略:积极配合铁路设计相关部门的工作,同时向设计人员和铁道部、国家发改委领导、专家“游说”争取,“强化”他们的中线方案意识。

  2006年9月,市领导带领由市发改委、建规委等部门领导和专家组成的贵广铁路工作协调小组,多次到武汉、成都与铁路设计部门沟通,找设计人员深入了解3个设计方案的优劣、长短,提出走桂林、贺州路线的优势,初步争取到设计部门对中线方案的认同。在此基础上,市领导又多次带队进京,通过口头和书面形式向国家发改委、交通部、铁道部有关领导和专家汇报,大打西部开发和发展旅游这两张牌。与此同时,市政府还与当时没有通铁路的贺州市形成“同盟”,共同争取中线方案得到自治区和铁道部的同意。最终,凭借建设线路短、行车时间少、运营成本低和促进落后地区经济发展,特别是桂林这个世界著名旅游城市的名城效应等优势,经过当年底和2007年初的两次方案审查会,贵广铁路线路最后锁定经过桂林的中线方案。

  路线虽然定下了,但最终从什么方向如何进出桂林又成了令人头疼的问题。我们知道,贵广高铁如今在桂林境内路段全长171公路,线路走向是,经柳州三江进入桂林后,经过龙胜三门镇、临桂五通镇,在灵川定江镇设桂林西站,然后通过联络线进入桂林北站,出桂林北站向东跨越漓江,经灵川灵田乡、潮田乡、大圩镇,阳朔兴坪镇,恭城西岭乡,在恭城平安乡设恭城站,然后前往贺州。

  “当时贵广铁路如何进出桂林在路线设计上遇到了难题,桂林方面希望把闲置多年的桂林北站利用起来,同时对城市环境的影响最小。”王文杰告诉记者,当时设计部门围绕如何进出桂林和利用桂林北站费尽了脑筋,先后提出了10多种方案,经过一年左右时间的研究,最终形成贵广高铁从城市北部边缘穿过,通过联络线引入桂林北站,作为终到始发车站。考虑到过往列车在桂林的停靠,同时决定在灵川定江镇建设桂林西站。

  贵州打了一场交通翻身仗 桂林成为最大受益者

  1938年9月28日,湘桂铁路衡阳至桂林段全线通车运营,桂林从此告别没有通铁路的历史。76年过去了,桂林铁路发展迎来新纪元,迈入真正的高铁时代,桂林作为区域交通枢纽的地位开始形成。

  贵广高铁作为国家战略层面布局的一条交通动脉,对于打通西南地区的出海通道,拉近西南地区与粤港澳地区的联系才是最重要的,为沿途贫困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注入动力。据市发改委一位参与贵广高铁筹建的人士分析说,贵广高铁开通对贵州的发展至关重要。贵州作为欠发达地区,矿产、旅游资源丰富,但交通闭塞严重阻碍其发展,贵广高铁建成通车,将扭转贵州交通落后的局面。随着沪昆高铁及成都至贵阳、重庆至贵阳高铁的建成,贵阳一跃成为大西南的交通枢纽,以后成都、重庆、昆明通广州、深圳都得经贵阳。“如果从全国铁路交通发展来看,贵广铁路的作用意义更大,可以说贵州下了一步很大的棋,凭着贵广高铁打了个交通翻身仗,一跃成为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广西畅通专家、桂林电子科技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文勇教授说,“贵广高铁与已开工建设或建成的兰渝铁路,沪昆、武广铁路相交错,形成一张四通八达的交通网。”

  “贵广高铁的建成开通,将极大拉近西南和华南两大经济板块的联系,为国家经济一体化发展提供便利。”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桂台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刘澈元教授如是说。他分析说,广西广东在历史上原本是一体的,然而在改革开放后,广西的经济发展逐步落后于广东,这其中广西与广东之间的交通不便是一个重要原因。“贵广高铁的开通对东盟自贸区的建设,以及广西经济发展战略都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刘澈元说。

  “当然,贵广高铁的建成通车,线上的桂林也是个‘大赢家’。”刘澈元告诉记者,特别是桂林处在贵广高铁与湘桂铁路唯一的交叉点上,以后到南宁、长沙、贵阳和广州4个省会城市都在两个小时左右,交通区域优势是广西其他城市难以比拟的。“我市作为贵广和湘桂两条铁路的唯一交会点,区域性交通枢纽的地位凸显。其中贵阳至广州高速铁路建成后,日开行客车100对,桂林通过贵广高铁,与其他城市可构成‘广州—桂林—贵阳—昆明—曼谷国际黄金旅游线’,桂林旅游业将面临飞跃式增长。”刘澈元说。

  据了解,贵广高铁作为广西目前最高级别的铁路,设计时速250公里/小时,预留提速至300公里/小时的空间。按此速度,桂林到贵阳、广州的时间都在两个小时左右。而在贵广高铁开通之前,桂林去广州需经湖南衡阳,这样一辗转,普通列车运行需11个小时,高铁也需5个小时。去贵州更是需到柳州转车,这样一折腾抵达贵阳也需要10个多小时,极不方便。如今,随着贵广高铁的开通,这一局面将得以改变。“我们以后去贵阳不需要再去柳州转车了。相反,柳州地区的人们去贵阳和广州可能还要到桂林来换乘高铁。”王文杰说。(记者汤世亮 实习生覃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