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西|新闻|美食|时尚|旅游|汽车|高清|专题|微导航|惠购|教育|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西> 资讯 >城事>正文

老婆带走儿子失联两年 痴情男多次到柳寻找(图)

A-A+2014年10月28日09:19 南国今报评论

  南国今报讯(记者 胡来彦)26日上午,一名百色男子举着照片,站在柳州市人民广场喷泉边寻找儿子。据了解,他儿子是非婚所生;2012年,儿子的母亲说带孩子到柳州,便一去不返。为了寻子,他已多次来柳,却一无所获。

一家三口在德保拍的照片。记者 胡来彦 翻拍一家三口在德保拍的照片。记者 胡来彦 翻拍

  举照寻子

  当日上午10时30分,记者在人民广场喷泉边看到这名姓苏的中年男子,其手举两张扩印的照片,一张是男孩的单人照;另一张照片上,苏抱着这名小男孩,与一名中年女子依偎着。

  苏介绍,他叫苏光瑞,百色德保县人,1970年生;照片上的男孩是他儿子寰寰,2004年5月生;女子是儿子的母亲覃某。

  苏说,当年他与覃非婚生下儿子。2012年7月,覃说带孩子回柳州给外公外婆看,开学再送回来。暑假结束后,苏来柳接孩子,覃却避而不见,直到现在仍音讯全无。

  苏称,这已是他今年第4次来柳,上次是6月底,尽管希望渺茫,但这次他又特意请了5天假,希望完成心愿。

  缘分天定

  时光倒流。2000年,苏与覃在玉林兴业县相识。当时,30岁的苏在南宁一国营饲料公司跑业务,而覃在舅舅的工地上做财务。初次见面时,覃说自己23岁,因为逃避家族安排的婚姻离开柳州。具体柳州哪里,她只说是“市内”。交往不久,两人相恋,然后同居。

  后来,苏离开南宁回德保工作,覃跟随。那段时间,苏骑着摩托车搭着覃到处跑业务,广西多个城市及小县城都留下他们的身影。苏说,是缘分让他们相遇,因为爱得刻骨,所以不轻言放弃。

  事情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苏认为当时他不能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来自覃的家庭或家族的反对。当然,覃也说过,自己家境优越,不能适应在德保乡村的普通人生活。于是,她回了柳州,期间又多次到德保看望苏。

  2003年8月,覃第一次失联。失联前,她写了一张盖有她私章的“保证书”,保证在当年农历八月十五前返回德保与苏团聚。

  有了儿子

  2007年初,覃又开始联系苏,并说有了他的儿子,快3岁了。苏立即赶到柳州,第一眼看到孩子,他就断定确实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孩子与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当时,覃说生儿子时九死一生,如果在德保可能早没命了。苏自觉亏欠了母子俩,只要有空就到柳州看望。母子俩每年也会去德保住10天左右。用苏的话说是“不停地折腾”。

  苏每次来柳都是住宾馆,覃每天送孩子过来,一家三口出去玩。覃仍不肯告知家在哪里,更别提见家人了。覃到德保,也基本不出门,有时还刻意回避苏在德保的亲人。

  2010年,两人在德保办了“婚宴”。但说到登记,覃仍说父母不同意,且父亲把她的户口迁回了罗城老家。

  当年,儿子寰寰将要上小学,当时人口普查正在进行,只要孩子是真实存在且一起生活,也可入户。在覃的要求下,苏为儿子办好户口,并进入德保县实验小学上一年级。然而,只上了一周,覃就将孩子带回柳州,说在公园路小学读书。因为儿子吵着要爸爸,2011年,覃又将寰寰送回德保上学,她只是偶尔来看望。

  思念儿子

  2012年7月再次失联至今,苏很想念母子俩,更担心儿子的学习和成长。

  苏说,哪怕儿子和妈妈在柳州生活得很好,但男孩子只跟母亲生活也不好。他还记得,儿子刚去德保时,连蜘蛛蚂蚁都怕,跌倒或出点血也哭。苏用“男子汉什么都不怕”鼓励,儿子很听他的话也很亲他。所以,他当时就与覃说,把儿子给他培养会更好。

  苏说,如能找到母子俩,覃不愿重修旧好的话,他尊重她的选择,但希望能将儿子交给他抚养。为了儿子好,他甚至做好了不结婚的准备。

  寻找儿子

  苏根据覃描述的一些信息碎片分析,覃家可能在柳东,海关过去一点,是一个大院,有3层楼,前后都有草坪。苏也问过儿子,因为年纪小,说得不清楚。而现在覃不让儿子联系他,很可能是担心儿子将住处告知。

  苏曾多次去海关附近及整个河东,一个个小区地找,还租车在柳州到处逛。因为孩子曾在公园路小学上学,放学时,他守在校门口甚至进入各个教室看。现在,儿子应该转学了,他就去其他小学找,都一无所获。苏说,儿子在柳州并不是用他取的名字,但最后一个字“寰”是肯定有的。

  苏通过公安户籍系统查到,目前覃的户口在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未婚。今年8月底,他去罗城找到覃的落户地,但那边只是覃的亲戚,说覃和孩子在柳州生活,其他的无可奉告。

  德保实验小学的言老师曾帮苏查找转学信息。她告诉记者,在当寰寰的班主任时,苏是所有家长中与她联系最多的,对孩子很关心,“看得出他很着急,但我也不懂该怎么帮他”。

  苏曾想过放弃德保的工作来柳,随着年纪大了而自觉不妥,他自认有能力为母子提供相对较好的生活环境。他说,也许覃不需要他也能过好,他也宁愿相信覃“家境优越”。

  苏说,在德保,很多人特别是老人不理解他,而每次伤心离开柳州时,他也发誓不再踏入柳州,还说了狠话:“我这样找了,也算是对得起天地良心。如果她还不出现,以后的事情由她负责,我不管了。”然而,直到截稿时,苏仍拿着照片在柳东一带寻找。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广西|广西城事|身边事|美食|时尚|旅游|读图|专题|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广西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