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西|新闻|美食|时尚|旅游|汽车|高清|专题|微导航|惠购|教育|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西> 资讯 >城事>正文

暗访桂林北部山区:直击候鸟南迁的泣血之路(图)

A-A+2014年10月21日11:04桂林晚报评论

  桂林晚报讯(记者 莫林骐 梁剑 李桃 文/摄)每年9月20日左右至11月底,是越冬鸟类大规模南迁的时候。处在“湘桂走廊”之中的桂林,是长江中下游候鸟迁徙的重要停歇地,与云南大理、江西遂川并称为中国三大鸟类迁徙通道。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32.jpg在安和乡三所村附近一座山的山顶上,一只秧鸡被巨网困住。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15.jpg在安和乡一座山上的捕鸟人“岗哨”,捕鸟人并未现身。与之类似,执法人员也会遇到捕鸟人窝点人去楼空的情况。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16.jpg正在兴安县界首镇市场里交易野鸟的摊主和顾客。 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17.jpg10月15日深夜,一只鸟在全州县安和乡撞上了覆盖在山林间的巨网,拼命挣扎却始终难以挣脱。 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17_1.jpg10月15日晚上,在全州县安和乡郊外,为捕鸟而发出的光束射向天空。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19.jpg安和乡境内的田地里,很容易看到这样为捕鸟而设置的大网。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0.jpg鸟儿闯入安和乡田地里的巨网,无法脱身。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1.jpg全州县森林公安查获的探照灯、模仿鸟鸣的喇叭等捕鸟工具。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3.jpg兴安县界首镇,一名男子在空地上用枯草生了一堆火,迫不及待地烤起了刚刚从市场买来的野鸟。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5.jpg兴安县界首镇,一男子在空地上用枯草生了一堆火,迫不及待地烤起了刚刚从市场买来的野鸟。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7.jpg兴安县界首镇的市场里,很多失去了自由的野鸟被装进箩筐贩卖。记者唐寅 摄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28.jpg在安和乡的圩日,一名妇女拿着几只秧鸡叫卖。在集市上,秧鸡是最常见的野生候鸟。
  • http://guangxi.sinaimg.cn/2014/1021/U9996P1402DT20141021110231.jpg在安和乡的圩日,一名妇女拿着几只秧鸡叫卖。在集市上秧鸡是最常见的野生候鸟。
 

  然而每一年在桂林,都有大量鸟类由于人为因素不能完成迁徙,在这里,一直存在一个捕杀销售“一条龙”的链条,大批包括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内的候鸟遭到肆意捕杀。一座座并不高的山岭,由此成为候鸟南迁的“天堑”。

  又一年迁徙开始,本报记者分几路前往灵川、兴安、全州暗访,见证候鸟南迁的“泣血之路”。

  泣血的南迁路之一

  天堂变天堑 疯狂的捕杀

  全州县安和乡位于该县南部,全境处于都庞岭山系峡谷地段,东西山脉簇拥,南北一马平川,土地肥沃平坦,建江自南向北蜿蜒流过。良好的自然环境,使得每年都有大批迁徙的候鸟经过此地。

  然而在这条候鸟的必经之路上,等待它们的是一张张巨大的网。

  10月15日晚上,在全州县安和乡郊外,为捕鸟而发出的光束射向天空。记者唐寅 摄

  ●深夜亮起的灯光

  10月14日,记者来到全州县安和乡。

  时值秋收季节,大片金黄的稻田连成一片,延绵至远处的山脚下。时不时,几只拳头大小的鸟从天上掠过,间或停下来啄食地上的稻米,构成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

  然而,在从安和乡通往蕉江瑶族乡的路上,这样的景象会被突然跳进眼帘的巨网破坏。

  “蛮多人会在自己的田里面安置鸟网。每天都可以收几只。”一个村民告诉记者。一张鸟网大约四五米高、十几米宽,由于网绳细密,需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不然远远望去,只是几根竹竿插在田间。鸟儿快速飞行时,很容易一头撞到网里,被缠住不能脱身。然而村民告诉记者,“这些还不是专业抓鸟的,(专业抓鸟的人)还在睡觉,他们都是晚上出动的。”

  安和乡三所村,一个姓蒋的村民指着不远处建江旁的一排山峰说:“他们抓鸟都在那一带,等晚上七八点钟就出来了。好容易看到的,他们的灯很亮。”村民所指之处,与记者此前从爱鸟人士那里得知的情况相吻合。

  于是,记者在三所村附近等候。晚上7点半左右,天色黑了下来,田野里没有一丝光亮,远处的山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整个村落也陷入了沉寂,只是偶尔会听见一两声动物的叫声。

  突然,一道强光从不远处的山腰上射出来,向着天空扫射几下又熄灭了。没过几分钟,光束再次亮起,和之前相比,光源的位置移动了十几米。这一次,光束朝着一个方向停顿下来,紧接着,一阵鸟儿的凄惨叫声响起来,很快,叫声变闷,好像被装进了袋子里。

  当地爱鸟人士此前告诉记者,候鸟在夜间飞行时,会向着有亮光的地方飞,如果山顶等高地有明亮的探照灯,大量候鸟就会向灯光飞去。而在灯旁等候的人,只需一把长的竹扫把,就能很容易地将飞来的鸟打下来。

  夜越来越深,山上的光束也越来越多,从山上传来的鸟儿的惨叫声也越来越频繁,整座山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猎杀场。记者本打算前往捕鸟的现场,但在黑暗中,上山的路极难寻觅,只好作罢。

  此时在乡道上,不时有摩托车呼啸而过,车上基本是两人一组,头上戴着大功率探照灯,手里拿着网兜等捕鸟工具。面对记者的询问,他们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是结伴上山捕鸟。

  ●山顶的“岗哨”

  三所村附近有一座一百多米高的石山。要是不注意看,这座石山并没有特别之处。

  然而仔细观察,山顶上立着几根长竹竿,竹竿之间,隐约可以看见拉着的网。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些天来,每天晚上都会有灯光从山顶上射出。而一名爱鸟人士忿忿地说:“有时候,一个晚上被打下来的鸟有上千斤,用箩筐一担一担往山下挑。看着那些鸟,真是作孽。”

  10月14日晚,记者在这座山下蹲守至12点,山上的灯光并没有亮起来。但从当地村民口中记者打听到,前一段时间,捕鸟人在山上抓了不少候鸟,这些天,大批候鸟已经过境,可能捕鸟人因此暂时停止了捕杀。

  第二天,记者决定上山查探。这是一座几乎没有路的石山,但奇怪的是,记者拨开齐胸高的荆棘杂草,发现了两根藏在灌木里、一直通往山顶的电线。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爬,记者到达山顶。没想的,眼前的一幕,让人更加触目惊心。

  山顶上有两张巨大的网,一张竖立着,另一张在地上铺着。此时,在立着的那张网上,一只约半斤重的鸟儿被死死缠住,正在猛烈挣扎,记者一上来,它就发出了惨叫。此外,山顶的地面还散落着大量羽毛。

  巨网旁几米处,有一个简易窝棚,里面有插座、蚊香、御寒衣物以及大量空饮料瓶和烟头。后来村民告诉记者,这是一个捕杀候鸟的“岗哨”。通往山顶的电线,就是为捕鸟人的探照灯供电。

  在山顶,记者将那只被困在网上的鸟儿解救下来,或许因为被困太久,它飞不起来,在地上跌跌撞撞,又一头扎进了地上的网,再次被缠住。

  ●插翅难飞的天堑

  “我们这里流传着‘不让一只鸟过安和’的说法。”安和乡村民唐连华说,当地每年捕鸟的“盛况”,他都看在眼里,“最多时,有人开着小货车拉了整整一车鸟走。那只是一个晚上的收获。”由于候鸟迁徙的路线和时间相对固定,捕鸟的人也划分了各自的地盘。“这种事情都是几个人合作,要是去别人的乡里抓鸟,那是绝对不行的,肯定会引起冲突。同一个村的人,也互相防着,不会讲出自己抓鸟的地点,就是怕有人抢了财路。”唐连华说。

  他告诉记者,村里有些年轻人,基本上不参加种地劳作,只靠一年两次抓捕候鸟,就可以收入两三万。相比当地的人均年收入,要高出一大截。这样可观的“利润”,也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到捕鸟中来。

  记者从当地村民处了解到,随着时间的变迁,捕鸟的方式正在经历一个令人痛心的“轮回”:最初时,捕鸟人用鸟枪或弹弓,这样的捕杀量不大,他们又想出用网和灯光吸引大批鸟类的方法。再后来,因为担心被公安抓,他们灯光也很少用了,开始用录音机播放鸟叫,吸引鸟儿过来,然后用网捕捉。随着捕鸟方式的改变,捕鸟的数量越来越大,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候鸟数量减少,没有大批候鸟捕杀时,又有人回归到用鸟枪打鸟的游击作战方式。

  记者了解到,今年9月底至10月初本应是大批候鸟过境安和乡的时间。然而在一批候鸟过境后,“后继”部队迟迟不见踪影。当地人推测,在上游一定也有人在大量捕鸟,导致过境的候鸟减少。

  10月15日傍晚,太阳落山,记者在安和乡境内逗留。当夜幕完全降临,山上的强光束又亮了起来,记者不时听到“呯”的枪声,以及紧接着鸟儿的惨叫声。

  泣血的南迁路之二

  利益驱动 交易成圩

  秧鸡30元/只、丘鹬(yù,俗称“泥夹子”)25元/只、白鹭30元/只……

  每年秋季,候鸟南迁主要涉及到资源、全州、兴安、灵川、龙胜等地的一些乡镇。10月14日至19日,记者对全州县安和乡、兴安县界首镇、灵川县三街镇等地市场进行暗访发现,每逢圩日,市场上野鸟交易泛滥、明目张胆。

  ●路边七八个摊点叫卖野鸟

  10月15日是全州县安和乡的圩日,记者来到这里暗访。

  市场很热闹,在肉行南头的一条公路上,记者见到了该市场销售野鸟的集中地,路两边有七八名中年妇女,她们提着两三只野鸟在叫卖。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广西|广西城事|身边事|美食|时尚|旅游|读图|专题|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广西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