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讯(记者张荣锋 卢羡婷)南宁体操世锦赛接近尾声,纵观世界体操格局和中国体操现状,呈现出鲜明特点:中国体操陷入“尴尬期”,女子体操呈现“黑人统治”。

  11日的五个单项决赛后,中国队目前共有男团、吊环和高低杠三金,最后有夺金希望的项目只有双杠。似乎金牌数也说得过去,且男团的分量很重,延续了六连冠壮举,但这无法掩盖中国体操整体实力下滑的现实。回顾男团夺冠进程,我们不得不承认,虽然赢得悲壮,但依靠张成龙最后赌博式的一击才拼出的0.1分优势,运气成分不小。这次在家门口比赛,难免有人怀疑东道主优势“作祟”,如下次换作他乡作战,我们是否还会有幸运女神眷顾?

  男子体操中日比拼,究竟现在谁更强?仅从男团一块惊险的金牌就说中国更强,显然说服力不够。内村航平全能五连冠,邓书弟只排名第六;日本队自由操两人进决赛,中国队没人进决赛,白丼健山如果不出界,自由操会夺冠;鞍马,中国队无人进决赛,日本虽然本次也无人进决赛,但龟田耕平是去年的鞍马冠军,只因预赛失误才错过决赛;单杠上,两队都有高手,内村PK张成龙,胜负不好说,但似乎夺金的几率都不如奥运冠军宗德兰;中日比较之下,中国队的优势只存在于吊环和双杠。

  很显然,一队的比拼,我们没有优势可言,或许整体已处于劣势。二队方面,两队在仁川亚运会刚有交手,中国队完败,不但不是日本的对手,甚至还不如韩国。其实中国队亚运阵容并非纯粹的二队,还有邹凯和冯喆两位老将助阵。而日本队则完全以二队出战赢下男团,可见两队的人才储备已有较大差距。

  女子方面,中国队的情况更严峻。女团方面,中国虽然稳居第二梯队,但与领头羊美国的差距实在是大,两队决赛近7分的差距是个很难填补的鸿沟。姚金男女子全能排名第五,连续两年世锦赛出现失误,心理素质不够好。实力上,她与高手拜尔斯也有较大差距。

  单项方面,中国只有高低杠一个优势项目,自由操明显弱,跳马更是人才断层,小将王妍是女队里唯一能挑战跳马单项的选手,但由于年龄所限,目前没有国际比赛经验,到里约奥运会时能否顶住压力仍未可知。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承认,现在的女队去出征奥运会,让他觉得很“悬”。

  从中国队的“一哥”和“一姐”看,中国体操的处境的确尴尬。23岁的邓书弟目前没有一个世界冠军,而25岁的内村航平北京奥运会前已是杨威的主要对手,现在已拿到前无古人的全能五连冠;19岁的姚金男在11日拿下高低杠冠军前,同样没有一个世界冠军头衔,而17岁的拜尔斯已两夺世锦赛全能冠军,算上团体和单项,头衔就更多了。

  女子体操近年来的一个新特征是黑人选手频频封后。尽管黑人高手在体操项目上仍是绝对少数,但她们的运动天赋已经充分展现。从“黑珍珠”道格拉斯到“小黑豆”拜尔斯,黑人选手从2012年开始领衔女子体操,道格拉斯伦敦奥运会收获女团和全能双金,成为体操入奥百多年历史上的首个黑人冠军;2013年,道格拉斯暂别赛场,拜尔斯接过领军接力棒,去年世锦赛豪取女团、全能和自由操三金。南宁世锦赛,拜尔斯已经收获两金一银,如不出意外,自由操冠军还是她的。跳马项目,这次拜尔斯也以微弱劣势屈居亚军。

  拜尔斯目前只有17岁,在场上表现了超强的稳定性,已经参加的女团、全能和跳马三个决赛无一次失误。凭借超强的爆发力和超稳的心理状态,她很可能会是明年世锦赛和后年奥运会的女主角,有望统治女子体操至少到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