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西|新闻|美食|时尚|旅游|汽车|高清|专题|微导航|惠购|教育|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西> 资讯 >城事>正文

桂林:教育部门责令理工大幼儿园停止招生(图)

A-A+2014年9月17日11:34 桂林生活网评论

  桂林生活网讯(记者 周绍瑜 秦丽云 蒋璇 实习生 秦念)听说能到七星托幼教育集团旗下的幼儿园就读,家长们不仅交钱让孩子上了亲子班,还交了一笔7000多元的报名费,但园方承诺的开园日期却遥遥无期。

七星理工大幼儿园目前仍在建设中。 秦念 摄七星理工大幼儿园目前仍在建设中。 秦念 摄

  9月11日,桂林晚报报道七星理工大学幼儿园(下称“理工大幼儿园”)招生一事后,引起社会关注。七星区教育局调查认定,该园并未取得办学资质,属于违规招生。

  桂林市七星托幼教育集团表示,理工大幼儿园与该集团不存在任何隶属关系。理工大幼儿园负责人说,因园舍改建工程延期造成开园日期拖后,他们只是暂时借用七星幼儿园的教室进行教学活动。

  而家长们反映,理工大幼儿园所招收的学生,不仅在七星幼儿园园舍内上课,授课的老师中也有七星幼儿园的教师。

  那么,这场由违规招生而引起的闹剧,又该由谁来买单?

  闹剧一:理工大幼儿园是“三无产品”

  七星教育局:理工大幼儿园违规招生

  9月15日上午,记者在七星区教育局看到了一份该局下发的《整改通知书》。

  七星区教育局调查认定,目前理工大幼儿园尚未取得办学资质,在不具备招生资质的情况下,私自招生。并且,该幼儿园没有收费许可证,擅自收费。

  针对理工大幼儿园违规招生的情况,七星教育局责令其作出整改。要求理工大幼儿园立即停止招生行为,并召开学生家长会,在家长自愿的情况下,由教育局对学生进行分流。如果家长要求转园的,理工大幼儿园无条件给予办理相关手续,退还未消费费用。

  “9月10日当天,接到你们反馈信息后,我们立即进行了调查,并要求理工大幼儿园进行整改。”七星区教育局副局长冯嘉莉对记者说。

  据冯嘉莉介绍,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学前教育机构审批管理办法(试行)》的相关规定,申请举办一家幼儿园需要经过筹设申请、审批,以及正式申请、审批等程序。筹设申请审核通过后,方由教育主管部门发放筹设批准书。但在筹设期间,幼儿园不得招生和刊登广告。只有正式申请审核通过后,幼儿园才具备招生资质。

  冯嘉莉说,今年5月,理工大幼儿园向七星区教育局提出了办学申请。但直到目前,该幼儿园仍在筹设申请阶段。

  七星区教育局下发的《整改通知书》显示,理工大幼儿园申请筹设材料不齐。截至9月10日,该园还欠缺原校舍房产证、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校舍大面积改建、隔层后设计公司出具的设计材料,以及住建部门审定通过的施工图纸等材料。

  显然,该园私自招生行为属于违规。

  园方称系改建工程延期所致

  当天上午,理工大幼儿园“园长”邓晓丽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园方确实私下进行了招生,“七个班,每个班约20名学生”。

  邓晓丽称,园方原本打算在今年10月开园。但在园舍改建过程中,园舍的排污装修碰到困难,改建工程也因此受到影响而延期。眼看着承诺的开园日期已到,园方找到七星幼儿园,希望借用对方的园舍进行教学活动。

  “幼儿园还没有取得办学资质,你们为何要招生?”面对记者的提问,邓晓丽并没有正面回应。她称,接下来园方将按照七星区教育局提出的整改意见进行整改。

  闹剧二:七星托幼教育集团说对方和自己没关系

  七星托幼教育集团:对方想加盟

  “理工大幼儿园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9月15日,桂林市七星托幼教育集团总园长蒋小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

  她说,目前集团旗下一共只有3所幼儿园,分别是七星幼儿园、七星幼儿园花桥分部和七星高新幼儿园。

  至于为何将校舍借给理工大幼儿园,蒋小宏解释称是出于社会责任心,“看到那么多孩子没地方上课,好心借教室给他们用”。

  蒋小宏说,当初借园舍给理工大幼儿园,对方称只是暂时借用1个月,等园舍改建完成,孩子们再回理工大幼儿园上课。而关于为何有七星幼儿园的教师给理工大幼儿园的学生上课,蒋小宏说,作为自治区级的示范幼儿园,七星幼儿园此前也经常有教师对民办幼儿园进行帮扶。

  针对部分家长反映,孩子被强制从七星幼儿园转园到理工大幼儿园的情况,蒋小宏说不存在强制转园的现象,“转园的孩子,都是家长自愿的,并有他们的签字”。

  据她介绍,七星幼儿园今年将接受自治区级示范幼儿园的评估。由于部分班有学生超额的情况,今年6月,园方向家长说明了幼儿园将接受评估的情况,并动员家长自愿将孩子转园到其他幼儿园。建议家长选择到邻近的理工大幼儿园、水晶城幼儿园以及澳洲花园e贝等幼儿园就读。

  蒋小宏和冯嘉莉都向记者证实,理工大幼儿园在申请办学之初,曾提出要加盟七星托幼教育集团的想法。

  “要想成为教育集团旗下的加盟园,也并非由我们说了算。”蒋小宏说,这需要经过自治区教育厅的审核。而冯嘉莉则表示,要想成为加盟园,理工大幼儿园至少得先取得办学资质,自治区教育厅才会依据其办学规模、硬件设施、教学品质等各方面做出评估。

  理工大幼儿园“傍名牌”?

  尽管七星托幼教育集团否认与理工大幼儿园有关系,但从理工大幼儿园的招生通知以及家长们的反映来看,其背后都有七星托幼教育集团的“痕迹”。

  今年6月6日,桂林理工大学官网发布了一份《桂林市七星理工大学幼儿园招生通知》(下称《招生通知》)。该园的招生启事显示,理工大幼儿园“采用七星幼儿园理念进行统一管理,并由其每班派出优秀教师执教”。

  记者注意到,该通知的落款是“桂林市七星托幼教育集团七星幼儿园”、“桂林市七星托幼教育集团七星理工大学幼儿园”。

  对于理工大幼儿园打着七星托幼教育集团旗号招生,蒋小宏说“不清楚,是他们挂的名,和我们没关系,我只知道他们想加盟我们集团,不知道他们以这个名义招生”。

  根据《招生通知》提供的联系方式,15日上午约10点半,记者再次拨打了秦老师的电话。事后记者核实,该老师是七星托幼教育集团负责人之一秦艳玲。

  记者表明身份,并希望就理工大幼儿园招生一事采访,对方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当天晚上7点40分左右,秦艳玲主动给记者打来电话,并表示愿意和记者聊一聊。

  以下是记者和秦老师的部分通话记录。

  记者:我们在招生简章上看到,理工大幼儿园“采用七星幼儿园理念进行统一管理,并由其每班派出优秀教师执教”。那么,这两所幼儿园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秦老师:其实理工大幼儿园和七星幼儿园真没什么关系。他们的园长不在,让我们帮着招生工作,指导一下他们。本身他们是一个外行,我们作为一个省级示范性幼儿园,有义务去帮助这些民办幼儿园。不仅仅是他们(理工大幼儿园),以前我们也去龙胜、资源、平乐等地的幼儿园去帮忙。这些园在我们的帮助下,都得了省级示范园。

  记者:家长们认为,这两所幼儿园都隶属于一个托幼教育集团,理工大幼儿园是七星幼儿园的分园,是不是呢?

  秦老师:没有。理工大幼儿园要办加盟园,目前肯定不是,这个要教育厅批才行的。不是我们说它是,或者它说它是就是了,它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和办学资质。比如要达到一定的规模啊,成为桂林市比较好的幼儿园了,而且跟我们七星幼儿园这样的教育理念相接近后,在这个方面能够跟得上,我们才有可能把它纳入我们的加盟园。

  记者:那这么说,是理工大幼儿园想沾你们幼儿园的光,所以在招生启事上写那些宣传语?

  秦老师:它在我们附近,这一块容易让家长对我们产生误解,我们其实本意是想去帮帮他们。

  记者:为什么理工大幼儿园的收费比七星幼儿园的收费贵那么多呢?

  秦老师:首先是孩子呆在幼儿园的时间比较长,上课的时间是5个半月,每天在园的时间也比七星幼儿园的孩子在园时间多1小时20分钟。另外,孩子们学的一些课程,也跟七星幼儿园的孩子不是一样的……还有,民办幼儿园的工资是幼儿园自己发的,所以收费就贵一些。

  记者:那家长们交的学费,是理工大幼儿园收的吗?

  秦老师:是的。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邓晓丽多次表示,因为园方比较认可七星托幼教育集团的教育理念,也希望对方能给予指导。

  闹剧三:谁该为这场闹剧买单?

  家长回应:孩子去留两难

  理工大幼儿园在未取得办学资质的情况下违规招生,家长们的反应如何?16日上午7点40分左右,记者来到位于六合路的七星幼儿园本部门口,很多家长正送孩子来入园。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入园的孩子书包上写着“七星理工大幼儿园”的字样。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有多名家长表示,他们认为七星理工大幼儿园就是七星幼儿园的分园。

  “不论是从七星幼儿园的老师教学行为,还是园长的讲话,都让我们觉得理工大幼儿园是七星幼儿园的分园。”家长E女士称,理工大幼儿园一事见报后的第二天上午,理工大幼儿园召开了家长会。会上,向家长们说明情况的并非理工大幼儿园的园长,而是园长蒋小宏。蒋小宏针对理工大幼儿园为何没有如期开园的原因、其收费比七星幼儿园贵的原因等做出了解释,并向家长们介绍了该园的一些教学设施上的优势。

  E女士说,整个家长会期间,很多家长听完蒋小宏的解释后在下面低声议论,但园方没有给家长发言的机会。蒋小宏多次强调,理工大幼儿园招生都是以家长自愿为原则的。最后,蒋小宏让大家自行选择,愿意把孩子留在理工大幼儿园入读的家长站一排,愿意离开的家长站另一排。E女士说,在那种情况下,家长为了孩子当然都会选择站在留下的那一排。接着,家长们依次在园方提供的一张纸上签字表示自愿入园后,家长会就结束了。

  家长A先生也说,理工大幼儿园一事见报后,幼儿园专门召开了家长会,主题是关于孩子的去留问题。

  “老师给了我们一张纸,说想留下来的就签字,想走的也可以。”A先生说,对于园方这样的处理方式,他表示不能接受。但考虑到孩子,又不得不忍气吞声。

  “毕竟孩子已经在这里读书了,如果没有交涉成功,要重新选择其他幼儿园,肯定会对孩子造成影响。”A先生说,如果孩子被分流到其他幼儿园,他也不愿意。“本来选择这里就是图接送方便,如果那么远,肯定不愿意。

  采访中,大多数理工大幼儿园孩子的家长都表示,尽管对目前园方的做法不满,但考虑到孩子的适应问题,都选择了签字同意留在理工大幼儿园。签字同意留下的不少家长还表示,让孩子留下的重要原因是:当时就是冲着七星托幼教育集团的名气来的。

  此外,记者还随机采访了4位孩子在七星幼儿园就读的家长,有人表示,幼儿园的教育资源毕竟有限,七星幼儿园把别的孩子安置在自己园区的做法欠妥当。

  邻近幼儿园为学生分流买单?

  七星区教育局下发的《整改通知书》中要求,理工大幼儿园召开学生家长会,在家长自愿的情况下,由教育局对学生进行分流。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邻近的幼儿园将为理工大幼儿园违规招生而造成的学生分流买单?

  16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七星区东城幼儿园、澳洲花园e贝幼儿园、水晶城幼儿园和至德经典水晶城双语幼儿园。今年6月,七星幼儿园动员家长自愿转园时,就曾建议到这些幼儿园就读。

  上述几家幼儿园负责人均表示,今年秋季学期,非但没有学生从七星幼儿园转来就读,反而有孩子转到理工大幼儿园就读。

  至德经典水晶城双语幼儿园的康园长说,这个学期开园前,园内有部分孩子转到理工大幼儿园就读,但现在又转回来了。

  对于理工大幼儿园的学生要分流一事,上述几家幼儿园的负责人都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要接收分流学生的通知。

  “七星幼儿园是公办幼儿园,而我们是民办幼儿园。虽然我们还能够接纳一些学生,但家长未必愿意来。”东城幼儿园的黄园长分析说,在理工大幼儿园就读的孩子,家长们本来就是冲着七星幼儿园的名气去的。此外,考虑到接送方便的问题,家长也可能不愿意让孩子转园就读。

  黄园长告诉记者,她曾参与过理工大幼儿园的招标,但因价钱太高放弃了。“理工大幼儿园是由七星幼儿园承办的,属于分园,难道你们不知道?”上述四家幼儿园的负责人中,前3位都曾表示了类似观点:认为理工大幼儿园是七星幼儿园的分园。

  澳洲花园e贝幼儿园的秦园长认为,学生分流不仅影响到其他幼儿园的利益,同时给孩子和家长带来不少麻烦。

  “现在理工大幼儿园还没有建好,我们作为过渡接收了部分学生,等那边的园区建好,学生又转过去,家长和孩子都折腾得够呛的。”秦园长说,此外也让自己觉得吃亏:孩子真的又转走了,这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嘛。

  此外,也有园长表示,根据教育部门下达的2014招生计划,园里已招收了几近满额的学生,没有能力接收过多的分流学生。

  七星幼儿园独自接收分流的学生?

  9月15日,理工大幼儿园“园长”邓晓丽表示,他们招收有7个班,每班约20名学生。如此算来,要分流的学生约140人。而七星教育局则表示,仅有约80名学生要分流。

  具体数字是多少,记者无法核实。昨天上午,记者从秦艳玲处看到了几份家长签名表。这几份“自愿留在七星理工大学幼儿园幼儿家长签名表”显示,大班签名的家长有26人,中班23人,小二班30人,小一班29人。按此算来,有108名家长不愿转园。

  9月15日下午,冯嘉莉表示,目前已完成学生分流意向的摸底工作。从摸底情况来看,绝大多数的家长希望能留在七星幼儿园就读。“具体的分流方案,我们还在商讨中。”冯嘉莉说。

  关于分流的学生,七星幼儿园是否接收。蒋小宏说:“我没有资格决定是否接收,只有区教育局或区政府同意,我们才接收。”

  而如果这些孩子都将留在七星幼儿园就读,该园6月动员家长自愿转园,从而不影响园方复审自治区级示范幼儿园的计划,岂非落空?

  短评  谁导演了这场闹剧

  陆汝安

  没有资质,没有校园,这样一个所谓的幼儿园,却吸引了众多家长心甘情愿前去交钱“占坑”。这样的事,十足一出闹剧,让人瞠目结舌。闹剧发展到今天,更是让人始料不及。

  那么,如此闹剧究竟是谁在导演?

  首先,幼儿教育如此乱象丛生,有关部门应当有所作为。但遗憾的是,直到家长把事情“捅”给了媒体,相关部门才介入调查。通过这出闹剧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对幼儿教育办学的监管明显是不足甚至是缺失的。可以说,监管的缺失,是让闹剧得以上演的重要原因。

  其次,名牌幼儿园有意无意的参与,也是贯穿这出闹剧的主要剧情。众所周知,幼儿园不属于义务教育,这也使得其在收费空间上有较大弹性。本来按照市场原则,好的幼儿园收费高一些也无可非议,但在实际操作中,且不说一些私立幼儿园的天价收费,一些公立幼儿园也私下收取高额赞助费,幼儿教育存在的收费高、乱收费现象,可以说已成公众的普遍感知,也成了诸多家长的心头之痛。在这样的环境中,就难免有人试图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名牌幼儿园的幌子敛财,或者通过依附名牌幼儿园来提升自身身价,最终达到提高收费标准的目的。

  最后,家长的弱势和无奈,也让这出闹剧得以不断推进。众多家长之所以挤破头去给一个连影子都还没有的幼儿园送钱,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在现有的国情下,幼儿教育资源分成了三六九等,一些名牌的公办幼儿园成了众家长疯抢的目标,某种程度上,入读幼儿园也已经成了拼钱拼爹的残酷游戏。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对可以进入名牌幼儿园的诱惑,有几个家长能够经受得住?那些交了钱的家长其实一点都不糊涂,他们这样做,不过是畸形幼儿教育现状下的无奈之举。

  这场沸沸扬扬的闹剧,让我们看到了家长的无奈,也看到了某些人对利益的贪婪妄为。而究其最深层次原因,还是在于幼儿教育资源的供给不足尤其是分布不均。当所有的因素结合在一起,才导演了这场闹剧。这出闹剧,受害的是众多家长及孩子,而羞辱的无疑是我们的教育尤其是幼儿教育。

  闹剧尚未结束,结论有待调查。当下最为关键者,是要妥善安置好那些天真而无辜的孩子,别让他们因此而再次受伤。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广西|广西城事|身边事|美食|时尚|旅游|读图|专题|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广西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