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战役中,我军有8000多名官兵为这座城市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许许多多的上海籍儿女,同样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前仆后继,为国捐躯。

  新四军抗战女兵张洁亚,就是其中的一位。她1940年4月26日前后,在皖南何家湾一次反击日军“扫荡”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18岁。

张洁亚的墓碑。安徽志愿者胡食万提供(下同)张洁亚的墓碑。安徽志愿者胡食万提供(下同)

  当地安徽村民、宋家三代人接力79年,守护张洁亚的墓地。他们期盼能在上海找到张洁亚的家人, “以告慰烈士在天之灵”。

  当地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为此多方奔走帮助,并通过本报,为张洁亚寻亲。5月17日,《新民晚报》9版刊登了《皖南宋家三代接力79年守护新四军女兵张洁亚之墓  惟愿找到这位沪籍烈士的家人》的报道后。出人意料的是,当天下午张洁亚烈士的亲属就找到了!原来他们寻找张洁亚的墓地也找了几十年,如今,愿望终于实现了。 

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等祭拜烈士。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等祭拜烈士。

  15岁参加新四军

  记者了解到,张洁亚1922年4月出生于上海,是原嘉定西王家宅人。1937年,才15岁的她,从黄浦江畔来到安徽皖南的新四军部队,成为一名抗战女兵,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因为文化低,一开始学习跟不上,张洁亚很着急,经常一个人拿着笔记本,抄写课堂上讲课的各种习题问答,花了比别人更多的精力做好作业。学习结业后,她到新四军保安医院工作,当了一名会计。

  舍命保军饷、账册

  1940年,张洁亚调任繁昌地区新四军三支队司令部军需处出纳员。4月26日前后,在日伪的一次扫荡袭击中,因身带很多钱币和账册,行动不便,张洁亚中弹受伤,她不顾一切地把军饷和各种财务账册等,隐藏到草丛深处。为了不使敌人发现,她又忍着痛,爬到另一个地方。由于流血过多,张洁亚最后不幸牺牲。而她保存的军饷、账册,完整无缺地回到了我军手中。

  1952年3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区政治部给张洁亚颁发了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但张洁亚的亲属并不知道她安葬在何处,一直在寻找。

  三代人守墓79年

  张洁亚烈士牺牲后,被当地安徽南陵县何家湾南山村的村民就地收葬,并被当作亲人一样守护,特别是村民宋家三代人79年守墓不断,代张洁亚的家人祭奠烈士。

风光秀丽的安徽南陵县何家湾南山村。风光秀丽的安徽南陵县何家湾南山村。

  “南山脚下南山村,南山村宋家老坟葬着一位新四军!” 今年4月7日,当地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和朋友驾车到南山村的山庄聚餐,听山庄老板光瑞林说起了这个故事,他说自家老坟有一座解放前的新四军烈士墓,“当年我母亲的爷爷和几位老乡,将烈士的遗体安葬在宋家老坟山。爷爷去世后,我母亲宋玉梅的父亲宋德玉‘接班’,继续守墓。宋德玉离世后,我的母亲和父亲成了第三代守墓人,守护张洁亚烈士至今。”

宋家第三代守墓人宋玉梅夫妇讲述几代人守墓的故事。宋家第三代守墓人宋玉梅夫妇讲述几代人守墓的故事。

  光瑞林表示,从未有烈士家人或家乡人前来祭拜。“如果现在能找到她的亲人就太好了!”得知宋家连续79年祭祀烈士,胡食万深受感动,“正好是清明时节,我想去祭拜烈士,亲眼看看新四军与老百姓的鱼水情!”宋家屋后有个小山坡,山间小路向上蜿蜒就到宋家的坟山,烈士的墓碑端立在老坟中间。

  清晰可见的碑文

  “民国二十九年四月,三支队司令部军需处出纳员张洁亚墓”。胡食万在烈士墓左前方半蹲,轻声念出烈士的一生。“来之前我以为是无名烈士,没想到碑文这么清晰可见!” 他决心尽全力帮烈士找到家乡和亲人。 

《普陀区长征乡志》记载的烈士事迹。《普陀区长征乡志》记载的烈士事迹。

  通过各种途径,胡食万从《普陀区长征乡志》上看到了其中记载的烈士事迹,原来,过去的“沪西王家宅”,现在已经属于上海市普陀区长征镇。“烈士牺牲时可能刚过完18岁生日,多么年轻的生命!希望她的亲人,能尽早来看她!”但普陀区相关部门经过努力,也还是没有找到张洁亚的家人。

  《美丽人生》获线索

  在一家《怀旧影苑》的网站上,一位网名为wxw_696969的网友,于2011年9月10号发布的《美丽人生》一文中,就有一段涉及张洁亚采访文字,其中说到,至1938年初,上海煤业救护队二百多人集体参加了新四军。毛维青就是跟随上海煤业救护队来到皖南的。在八队集训了一段时间,毛维青便被调到新四军军部机要科工作,和她同去的还有施奇等四人,她们是新四军第一代女机要员,在当时来说真是“天之骄子”了。毛维青阿姨深情地说:“我为我们女生八队而骄傲,八队的女兵们没有一个叛变的。” 毛维青还回忆道,教导队女生八队中还有一位与高敏一般年轻的上海姑娘叫张洁亚,学业结束后她被派往新四军三支队做会计。在一次与敌人的遭遇战中她受了重伤……还有比这些女战士更圣洁更美丽的吗?还有比这些女战士的人生更璀璨更绚烂的吗? 

 墓碑铭文。 墓碑铭文。

  胡食万告诉记者,文中可见毛维青老战士与张洁亚烈士同在教导队女生八队中集训。经过查找毛维青前辈的背景资料,得知中央电视台今年在清明节期间报道过《清明时节 97岁女兵祭奠昔日战友》的新闻,正是毛维青老前辈的事迹。“根据此线索,我们将联系浙江新四军研究会,看能否联系上毛维青老人,来了解张洁亚烈士的更多信息。”他还表示,“新民晚报影响力大,希望通过晚报的报道,帮烈士寻亲!”

  读报找到了亲人 

  5月17日,《新民晚报》9版刊登了《皖南宋家三代接力79年守护新四军女兵张洁亚之墓  惟愿找到这位沪籍烈士的家人》的报道后,当天下午,张洁亚烈士的亲属看到报纸后,就马上认定张洁亚就是他们寻找了几十年的那个“小姑娘”。张洁亚家乡普陀区长征镇(原嘉定长征乡)的知情人士,在读了本报的报道后也非常激动,马上去张洁亚的亲人家,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记者昨天(21日)了解到,长征镇政府将安排张洁亚的亲属去安徽祭扫烈士。

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图右)和宋家第三代守墓人宋玉梅夫妇。退伍军人、志愿者胡食万(图右)和宋家第三代守墓人宋玉梅夫妇。

  “我家里订了几十年的《新民晚报》,退休后,每天下午都要看《新民晚报》。上周五的报纸一送来,我就从上面看到了你写的这篇报道,我当时很激动,张家人一直在寻找张洁亚的墓地,可就是迟迟没有结果。这回好了,总算找到了。”原长征乡党委书记张四荣告诉记者,他早就知道乡里有张洁亚这样一位烈士,她的亲人也住在现在的长征镇。张四荣当即拿着报纸,去了张洁亚一位弟弟的女儿陈小红家,今年已经60多岁的陈小红听到这个消息,感到非常欣慰,连声感谢《新民晚报》帮助他们实现了多年寻亲的愿望。

  老照片上见英姿

  张四荣还告诉记者一条信息,1939年,张洁亚曾经从部队给父母寄过一张她穿军装的照片。经打听,这张照片存放在张洁亚一个弟弟的子女处,记者昨晚从张洁亚二弟陈海泉的儿子陈小逸家,拿到了照片。历经80多年的老照片已泛黄,但张洁亚的英姿还是依稀可见。照片背后还有她写给父母的几句话。

张洁亚。张洁亚亲属提供张洁亚。张洁亚亲属提供

  而张洁亚的另一个亲人、侄孙女陈姗姗,也是在当天下午去父亲陈锡荣家时,在她为父亲订阅的《新民晚报》上看到这篇报道的,“张洁亚是我爷爷的姐姐,我应该称呼她‘姑奶奶’,我知道她参加抗战的故事。那天爸爸和我一看到报道,就确定了张洁亚就是我们的亲人。”经过几番努力,陈姗姗终于联系上了本报记者,她介绍说,张洁亚一共有3个弟弟、一个妹妹,从1952年3月张家收到张洁亚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后,始终在寻找安葬张洁亚的地方,其中一个在台湾的弟弟,后来回到大陆,也多方寻找。只可惜,3个弟弟直到去世,也没有得到张洁亚墓地的消息。“长征镇政府已经和我们沟通过了,将组织安排我们去安徽祭扫烈士,我们期盼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期待烈士英名“归队”

  本报和新民网的报道也引起了上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把本报的报道在4个新四军的相关微信群里转发,发动新四军老战士等帮助寻找。90岁高龄的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名誉会长、上海警备区原副政委阮武昌将军在晚报上读到报道后,立即将报道中提到的张洁亚曾经的战友毛维青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转发给了记者,希望对寻亲有所帮助。

  上海福寿园给记者打来电话表示,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公园的上海新四军广场,由上海福寿园与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于2005年共同建成,希望能将张洁亚的名字铭刻在新四军广场的新四军英名墙上,让她的英名尽快回归队伍,与“战友”们并肩而立。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 | 江跃中

  编辑 | 包雍尔 唐梦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