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大概是最对胖子充满恶意的季节。天天喊着减肥,冬去春来又是一个夏,你还是去年的你。

  据《柳叶刀》发布的最新数据,中国有9000万肥胖人群,其中1200万属于重度肥胖,居全球首位。

  明知肥胖会对身体造成一系列危害,很多人的“减肥大业”依然不见起色。荷兰一项研究可能会给减肥者带来新的动力:肥胖的健康危害又多了一项,可能导致人脑容量变小。

  什么样的人该减肥?如何科学管理体重?《生命时报》邀请专家为你解答。

  受访专家

  深圳市健康教育与促进中心主任、体医融合运动处方专家 韩铁光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科学技术部主任 阮光锋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药剂科副主任药师 金锐

  肥胖可导致脑容量变小

  《放射学》杂志刊登的一项荷兰莱顿大学的研究称,肥胖可能会导致人的脑容量变小,从而增加日后患阿尔茨海默症的风险。

  该研究的研究人员通过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对1.2万名年龄在45到76岁之间的英国人的脑容量进行研究发现,体内脂肪越多,大脑灰质体积就越小。

  研究人员称,大脑灰质体积变小可能会导致一些脑神经元的消失,加之脂肪过多还可能使大脑白质产生变化,从而增加患阿尔茨海默症的风险。这项最新研究只表明体脂与较低脑容量之间的联系,并不能证明过多体脂实际会导致脑萎缩。

  长这样的人该减肥了

  现在,不管男女老少,都用苛刻的眼光审视自己的身材,整天嚷嚷着减肥。其实,很多人是没有必要减肥的。

  1、体重指数(BMI)

  这是目前医学界普遍使用的体型判断指标。体重指数=体重(公斤)除以身高(米)的平方。

  数值在18.5~23.9之间,属于正常。如果高于23.9,就需要减重;低于18.5属于消瘦,应加强营养。

  注意体重指数并不能反映脂肪分布。有的人体重指数正常,但腹部脂肪堆积不少,患慢性病风险很高,因此,体重指数要结合腰围判断是否要减脂。

  2、理想体重

  理想体重就是人们常说的标准体重。体重没有绝对标准,因此我们称之为理想体重。理想体重(公斤)=身高(厘米)-105,如身高170厘米的成年人,理想体重是65公斤。但这个公式不适用于儿童。

  3、腰围

  腰围既能反映脂肪总量,又能反映脂肪分布,是评估患慢性病风险的良好指数。

  成年男性腰围应少于85厘米,女性少于80厘米。

  测量腰围要站立,双脚分开30厘米,这样体重会均匀分布。测量部位要平脐,用软尺紧贴皮肤,但不能压迫。

  4、腰臀比例

  就是腰围与臀围之比,男性要少于0.9,女性要少于0.8。

  5、皮下脂肪厚度

  腹壁皮下脂肪厚度,男性要少于15毫米,女性不应超过20毫米。这通常需要专业的皮脂厚度计来测量。

  胡乱减肥等于“自残”

  减肥虽重要,但也不要为了好身材罔顾健康。下面这些减肥方法会把身体毁了。

  减肥药

  数据显示,每天有近百万人在淘宝“探寻”减肥之路,半年内搜索减肥的次数突破6亿次,其中减肥药最热门。

  市面上宣称能减肥的药物很多,大多数都是通过干扰人体正常生理活动,达到短期“掉秤”的效果。因此,盲目选用减肥药是非常不可取的。

  食欲抑制剂

  以安非拉酮、西布曲明为代表,通过影响神经间质传递,让大脑发出“吃饱了”的信号,抑制食欲。但可能产生口干失眠、心率增快、血压升高、代谢紊乱、抑郁症等副作用,严重时可导致中风。早在2010年,我国就已明令禁止减肥药中添加西布曲明。

  泻药

  例如番泻叶等,会让人拉肚子以达到减肥效果。不过,吃多了可能会因电解质失调而脱水,滥用可能导致胃肠道功能紊乱、厌食等,某些情况下甚至出现结肠黑变病、肿瘤等。中医认为,长期不对证服用蒽醌类泻药会败损脾阳。

  利尿剂

  通过排出水分,造成体重减轻的虚假现象,对肾脏有一定伤害。

  辣椒碱

  辣椒碱通过所谓的“燃烧脂肪”来减肥。实际上,这种药品不能长期服用。中医认为,长期服用辛热类药物会造成气阴两虚。

  降糖药类

  二甲双胍等降血糖药兼有减重作用,有些人会利用其减肥。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并未批准过上述适应证,这样使用是错误的。

  代餐

  “代餐”就是用来代替部分或者全部正餐的食物。市场上常见的代餐产品有代餐粉、代餐棒、代餐奶昔等。

  代餐粉通常以谷类、豆类、薯类等食材为主,制成的一种单一或综合性冲调粉剂,具有高纤维、低热量、饱腹感强的特性。

  • 代餐产品基本都是粉状的东西,对于餐后血糖控制非常不利。

  • 长期吃代餐粉还可能导致营养不良。市场上多数代餐粉营养素比例非常不均衡,如果长期只吃代餐产品,很容易导致身体虚弱,引发各种疾病,比如出现头晕乏力、掉头发等营养不良反应。

  保持体重很重要,但不能单凭药物。减肥没有捷径,也不能走捷径。如果已经有肥胖症、高血压、糖尿病等,就要采取合理饮食、适量运动等健康科学的减重方法。

  本期编辑:邓玉  

  本文作者:生命时报记者 徐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