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8台,这是长安标致雪铁龙(下称长安PSA)旗下汽车品牌DS(中文名称谛艾仕)去年一整年在中国市场交出的销量的答卷。

  二线豪华阵营头名凯迪拉克去年的销售成绩为227,997台,是DS的41.6倍。即便排名二线豪华品牌年销量队尾的广汽讴歌,也在去年卖掉了10,044台新车,是DS的1.8倍。

  而在乘联会公布的数据中,2018年DS的累计销量仅有3867台。

  这个计算的前提是,中国市场消费者仍将DS视为“豪华品牌”中的一员。但事实上,这样自我标榜式的夸大滥觞早已不能蒙蔽长期浸淫在德美日豪华品牌里的国内购车者。正如索尼公司创始人之一盛田昭夫曾揭露过的那条真理:任何面向中国的产品都应“简单、实用、便宜”。

  DS在尝够了因倨傲带来的切肤恶果后,依然未见对中国市场有任何实质性的改进计划。在2月26日公布的一项名为“DS信任计划”的品牌复苏愿景中,1993年就加入雷诺汽车公司的新任DS总裁孟诺做下这样一个承诺:

  DS永远不会放弃中国市场。

  但一个险峻而无情的现实是,DS并没有主动放弃中国市场的资格,而是中国市场早已将后背转向了DS品牌。

  2016年,DS的全年销量从2.7万台下跌至1.6万台;在经过2017年的12个月暴泄后,年销量定格在了6088台,同比下滑63%。一个可供参考的事实是2017年二线豪华品牌除英菲尼迪外,都出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幅度;2018年,这个数字在DS自己口中变成了犹若无物的5478台。

  去年,中国豪华车市场总体销量超过了280万台,占乘用车总销量的8.8%,全年消费总额1.2万亿,占国内汽车消费总额的30.5%。如果将DS置入体量更宏大的市场里进行考量,那其所占比例已经可以忽略不计。

  这样的情况在2019年也没有出现向好的转机迹象。

  根据新浪汽车整理的数据:今年1月DS的整体销量为421台,在所有品牌中排位第102。销量最好的是SUV车型DS7,总计售出241台。其它车型诸如DS6和DS5等销量均只有两位数。

  要知道,宾利添越在今年1月都卖掉了136台。

  获得品牌内“销量冠军”的DS7在去年11月的广州车展上公布了一项以免费为核心的售后服务政策——只要在今年1月底前购买DS7,就可以得到“7 年 10 万公里免费质保、7 年 7 万公里免费保养和 7 年免费道路救援”。

  但“免费”的午餐似乎对中国消费者没有产生太大的吸引魔力。去年11月,DS的销量为387台,12月的销量为413台,长期徘徊在波澜不惊的400台月销附近。

  很明显,中国市场不信任DS式的“豪华”和“免费”。同样,DS也不清楚中国市场钟情的“豪华”。

  在新鲜出炉的“信任计划”中,DS提出了三个核心:

1、品牌与产品强化。上海车展发布改款车型;广州车展发布豪华旗舰轿车;

2、城市营销计划。DS将投入所有的资源打造一个基于城市,结合当地有影响力的广告和事件;

3、客户满意。把新的数字化体验、互联、DS客户俱乐部都结合起来,打造一个属于DS用户的数字化平台;

  具体来看,在DS给出的2019自救药方中并无太多亮点:首先在产品序列的扩容上,2019全年只有一台定位于豪华旗舰的全新轿车登场,其它均为“修补”型改款,豪华旗舰轿车不是急需提振销量DS的灵丹妙药,一台更有性价比,更适配年轻消费圈层的入门级紧凑型SUV或轿车才是,最值得学习的榜样便是凯迪拉克XT4和即将发布的CT4;

  其次在营销定位上,DS也并尚未从“豪门”的一帘幽梦中幡然醒悟。孟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DS 品牌将坚定不移地贯彻豪华品牌路线,这个唯一来自法国的豪华品牌,将在豪华车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毫无群众基础的盲目豪华在逐渐成熟的中国市场很难再起风潮,曾经狂吹“第四个德系豪华品牌”的宝沃在被揭穿其自主品牌的真实身份后,一蹶不振。

  最后,在2019年才刚刚开始打造属于“用户的数字化平台”,何时落地也悬而未决,具体实施时间表也无处可查。这样迟缓的步调远被抛弃于时代脉搏之后,久居豪华臆梦中的DS一定不知道,2017年就已上线的、面向五菱和宝骏用户的APP“菱菱邦”刚刚更新到4.3版本。而一个APP不过是全面数字化平台的最初级模样。

  固守自封的态度,桀骜自居的认知,迟缓的产品投放和寂如死水的电气化进程,让长安PSA旗下的汽车品牌DS在过去36个月内不停地饮下苦酒。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市场冥顽不化并不是明智之举,况且这个市场已经脱离了狂飙突进近30年的高速轨道。

  如若DS仍不通过尽快退出中国市场来及时止损,那这杯苦酒很快就会成为释放剧烈负面因素的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