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公号“真水无香公益”写的小欢(化名)的故事,突然传遍网络。

  2011年,小欢的父母在杭州双双被害,留下小欢三姐弟。抓到凶手的余杭警察们觉得这样还不够,他们决定帮助这三姐弟,很多好心人也加入了这个群体……

  警察卢俊辉和胡冰当年第一次见到小欢,她说:“我想见见他们,问他们为什么要杀我爸妈?”

  但半年之后,她发短信给胡冰:“叔,我不想让这个人死,他太年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他都还没接触过。”

  钱江晚报一直在跟踪这个案子和背后的故事。很多年了,我们没有去打扰小欢。

  最近,得到允许后,我们面访了小欢。

  她,为什么能宽恕凶手?

插画:壹禀(来源:真水无香公益)插画:壹禀(来源:真水无香公益)

  1、父母因遭入室抢劫被杀

  小欢,是三姐弟中的二姐,她长得很美。

  上周五下午,钱报记者等到了跟小欢见面的机会。

  8年来,余杭警方的卢俊辉和胡冰都跟她保持着联系,但是从来不让记者直接联系小欢。因为理解这一份小心翼翼的保护,记者从来都尊重他们的决定。

  8年后,站在记者面前的小欢,轻盈纤细,毛毛领子烘托着一张光洁清秀的小脸。她在微笑。

  8年前,小欢还是个黄毛丫头。老家在河南潢川张集乡吴楼村刘营组,跟爷爷奶奶住。

  潢川是河南信阳下面的一个县,古称光州,南依大别山,北临淮河,离杭州有1300多里路。小欢说,正因为爸妈不在身边,爷爷奶奶也不可能照顾得无微不至,所以三姐弟“从小都比较独立”。小欢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杭州是2007年,她读初二,坐车坐了几乎一整天。

  爸妈都住在工地旁的简易棚子里,孩子们来了也一样住棚子。“我爸烧菜很香。”

  暑假快结束了,孩子们都快回老家了,爸爸终于抽了个空带着孩子们出去转转,看看杭州人眼里的杭州。

  “我爸说西湖没意思,他要带我去浙江大学。”

  “我爸一直盼望着我能读大学,更期盼着我能考来杭州。”小欢明白父亲的心思。

  但是父母,都未能看到小欢考上大学。高二的那年盛夏六月,月底小欢的父母被三个男子入室抢劫杀害。7月初放暑假了,小欢正打算去报补习班,却被小舅舅连拉带扯送上了汽车直奔杭州。在杭州半个月,只听说父亲出车祸,母亲在照顾,却见不上面。一直到实在瞒不下去的时候,大伯拿来了一张报纸给小欢。“报纸上有条新闻,你自己念一下。”

  在余杭刑警大队会议室,大伯说:“这就是替你们爸爸妈妈逮住凶手的警察叔叔。”三个孩子站起来,齐刷刷跪倒在地,“咚咚”地磕起头来。卢俊辉和胡冰都说对这个场景印象太深了,“觉得地板在震动”。

当年的姐弟们。当年的姐弟们。

  2、凶手抓到了,孩子怎么办

  震动的不只是他们,还有更多人。

  孩子们磕头的时候,很多刑警都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好吧,这三个孩子以后就是我们的孩子了。”

  小欢得知父母遇害、警方缉凶之后,手写了一封感谢信,交给余杭刑警,感谢信上满是泪痕。她已经很懂事了,她知道了父母被害之前死死护着床铺夹板里的13500块钱。

  跪着不停磕头的三姐弟被扶起来以后,小欢紧紧地抱着弟弟,饱含泪水,眼神冷峻地问警察们:“我想见见他们,我要问他们为什么要杀我爸妈?”

  胡冰说,她的平静,让他后怕。卢俊辉比他想得还要早,在抓住凶手、返回余杭的路上,他就在车里琢磨这事了。

  当时胡冰是余杭公安的公关科负责人,手里握着@余杭公安微博;卢俊辉是余杭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手里有@余杭刑警微博,但是他们都没对外透露,仅仅跟身边的亲友、同事讲了讲。刑警们收入不多,但是他们在河南走访的时候就知道,被害人夫妇是本分人,确实是为了三个孩子能多读点书才出来打工的。

  卢俊辉和胡冰确定了一个原则:只管学费和基础生活费。

  那时候刑警大队有个女警丰晓莹,她专门在刑警大队对面的中国银行开了个账号,这个账号在《钱江晚报》上登过。

  当时善款都存了起来,除了一次性支付的学费,不能怕麻烦,按照每人每月500元的生活费标准,一个月一个月地给河南那边汇过去。“不能一次给孩子们太多钱,怕管不好。”

  2012年底,就在胡冰给三姐弟准备年货的时候,小欢的短信来了:

  “叔,我现在已经不恨他们了。”

  “叔,你能告诉我在牢里缓期两年执行死刑的那个人,他在这两年期间会怎么样?他过年的时候他家里人会去看他吗?”胡冰停下了脚步,这是他一直不敢试探的话题。

  胡冰放下手中的鞋,给小欢回了条短信:“也许会吧。他们将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忏悔自己犯下的罪恶。”

  正在期末考试期间,胡冰怕女孩胡思乱想影响考试。

  没多久,小欢的短信又来了:“叔,我不想让这个人死,他还太年轻,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他都没有接触过,我的爸妈说,孩子就是每个父母的一切……”

  “叔,您知道吗,今年我十八了。上个星期我们同学给我过生日了,我对着蜡烛许了三个愿望:所有爱我的人能够健康快乐;我明年能够考上好大学;还有,那个人能够好好改过,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能够回去给父母尽孝。我说不出为什么这么想,但我觉得没错!我去考试了。”

小欢发的短信小欢发的短信

  3、这个女孩和杭州缘分很深

  小欢跟杭州的缘分很深。

  读大学的时候,暑假她就来杭州打工。卢俊辉安排她住在余杭刑警队的女警宿舍,然后介绍她去临平的银泰百货上班。工钱,小欢后来才知道是好心的叔叔阿姨们凑的。

  毕业实习的时候,也是卢俊辉事先在杭州联系好实习单位。“实习时,要买被子、买洗脸盆,这些小事,也是我卢叔带我去的。”

  小欢工作以后,迫不及待就想报答“我卢叔”和“我胡叔”。

  后来,胡冰跳槽了,在更大的天地里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经常天南海北地出差,小欢就常去看已经调到派出所当教导员的卢俊辉。小欢计划在杭州结婚,对象是高中同学,两个年轻人不摆酒不搞蜜月旅行,公婆资助他们买了一套房,算是安家了。

  卢俊辉听了第一句话就说:“你的工资自己留着攒嫁妆,弟弟的学费还是我们负责。”小欢坚决不肯。

  4、她说自己很幸运

  没有失去爱人的能力

  小欢讲话的声音一直轻轻的,柔柔的,偶尔会红了眼圈,她不会低头掉泪,而是努力地朝你微笑着,慢慢把眼泪忍下去。这个女孩子啊,太美,太善良,太勇敢。

  小欢说,“我们姐弟三个虽然父母不在身边,但是父母在的日子都是在教我们如何去爱别人。爱别人加上自己努力,就会脱离贫困,获得幸福的生活。”

  “杭州,确实是让我失去父母的地方,但这也是我父母拼了命想守住13500块钱的地方,我想,如果我能在这里努力生活,对爸爸妈妈也是一种告慰。虽然我在一瞬间失去双亲,但还是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这座城市的很多爱意。”

  “我觉得每一个人并不是每一个角色都可以扮演得尽善尽美,但作为曾经只是陌生人的卢叔及帮助过我们的那些叔叔阿姨,对我们做的那些举动真的已经足够尽善尽美了。”

  她说自己很幸运,一直被那么多爱包围着,也没有失去爱人的能力。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奉养父母。2019年,她想在杭州生一个宝宝,更多的幸福和爱,在前面等待着她。

  新闻深读

  再访胡冰:小欢真是善良

  最近,胡冰把他们和小欢三姐弟的故事,写在“真水无香”公益基金的微信公众号上。

  这个公益基金是由两位前警察和一群一样都有着浓厚警察情结的人创立的。他们收到满屏的正向评论,“铁血柔情”“大爱无疆”成为高频词汇,还有个网友写道:“如果这是人间,胖警官就是天使;如果这是天堂,胖警官就是守夜人。”

  “三姐弟很坚强,尤其是老二,她还很懂事,通情达理。这也是让大家最欣慰的地方。此外,他们这家人亲情很浓。”胡冰说。

  12年警察生涯从未碰到这种事

  他还清楚记得,当收到小欢那条短信时,他震动得说不出话来。“我在12年警察生涯中从未碰到这种事,在我看来小欢不是谅解,应该是一种释然。”胡冰说,小欢心地善良,她懂得换位思考。“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孝敬父母了,但她因为对父母的思念,想到犯罪分子父母对儿子的思念。所以,她发短信给我,是希望那个人能好好改过,有一天回去,给父母尽孝。”

  有时,看着三姐弟平静、坚强的脸庞,胡冰不忍心追问,他们真的放下了吗,真的能够释然、抹平伤痛?后来他告诉自己,放下了如何,没放下又如何,“我们更多地应该看到他们身上积极的一面,帮助并鼓励他们走得更好。”

  他想,三姐弟肯定没有忘掉,父母被杀害的伤痛,没有几个人能够抹去,若无其事生活下去。“只是面对这样的伤痛或者仇恨,有人自暴自弃,有人仇视一切,有人把思念藏起来;但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更加积极,做一个父母当年希望我做的人,做一个让父母在天之灵也感觉到开心的人,这是几种不同的人生态度,我觉得三姐弟选择的是后者。”

  当年卢俊辉曾经问胡冰,警察除了破案,还可以做点什么,他脱口而出,“为人民服务啊”。而经过这些年,即使已经离开警察岗位,从三姐弟的身上,胡冰得出愈发清晰的答案。他说,警察的职责是惩恶扬善,除了破案、抓坏人,还有一个职责是扬善,“如果每个警察做好本职的同时,都能多一点对群众和受害人的爱心,哪怕做的事再小,可能对于老百姓来讲,都会多一份温暖。”

插画:壹禀(来源:真水无香公益)插画:壹禀(来源:真水无香公益)

  一直帮助,一直保护

  杭州警方一直在帮助三姐弟,但是也对他们保护得很好。

  破案两年以后,胡冰才对媒体透露了些许。

  记者也是找了旧报纸才找到这段文字(2013年7月16日钱江晚报杭州新闻叠的头版):

  余杭刑警们为孩子们捐助了2万多元,余杭城乡导报社捐款5000元,余杭新闻网的员工们捐款1000元,还有很多网友。当善款募集到5万余元时,余杭刑警表示暂时不再接受捐助。但是在2012年新春佳节之前,“杭州妈妈”和“杭州爸爸”专门开车去河南看望了三个孩子。他们说:“一定要让孩子们实实在在感觉到,在杭州有许多亲人。”

  2012年1月15日的钱江晚报上,记者写过胡冰买礼物的段子:昨天下午,余杭公安胡冰拖上老婆,去商场为孩子选礼物。他说:“心情比当年第一次给女友买还激动……”因为下周二,余杭公安将前往河南去看望三个孩子。

  七八年前,用微信的人还不多,卢俊辉和胡冰又不准三弟这么小的孩子有手机,所以最主要是跟小欢联系,打打电话、发发短信。

  他们嘘寒问暖,但小心翼翼,生怕触痛孩子的伤口。

  两个叔叔总是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对我说”,但小欢总是让叔叔放心,“生活、学习都很好,不用担心”。

  只有一件事,小欢无法放下:“为什么,他们要杀我父母?”

  “孩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两个叔叔不止一次劝她。

  小欢立志要争取考上浙大,“我想在杭州学习生活,因为,这座城市充满爱。”

  胡冰和卢俊辉也一次次鼓励她,“这样我们也方便照顾”。

当年胡冰去看望姐弟们。当年胡冰去看望姐弟们。

  警察除了破案还能干什么

  2012年1月,小欢给胡冰发来了那些让他震撼的短信。

  胡冰没想到,自己的礼物还未买好,却提前收到了一份如此珍贵的礼物。

  他很激动地去跟卢俊辉讲,也觉得这件事可以跟媒体提一下了,于是有了我们当年的第一篇报道。

  也是这个时候,一向热心公益的胡冰跟我说,他有一个计划:以后有能力时一定要成立一个专项基金,就是帮助刑事案件中的受害人遗孤。

  胡冰和卢俊辉不太会提起三姐弟那些让他们担忧的事情。

  比如三弟曾经学习状态不稳定,爷爷奶奶太过正统,管教严厉,结果三弟反而沉溺游戏,不肯上学。

  有一次卢叔收到“线报”:三弟在寝室里两天不出来了。于是卢叔星夜兼程直奔河南,踹门捉人。

  卢叔至今还能绘声绘色描述当时的情形:他们寝室门有缝,我在门缝里看见,我一敲门一喊他,他就跳了起来找地方躲……

  熊孩子哪能玩得过刑警叔叔啊!

  那一回,卢叔头一次把同学们、老师们组织起来开了个小会,告诉他们,你们的这个同学并不坏,他只是受到了人生的重大伤害,希望你们能关心关心他。“他是想努力的人,只是孤单。”

  也是那一次之后,卢俊辉特地去买了一个手机给三弟,让他经常打电话。

  卢叔背后做了很多事,但是现在你再去问,他说忘了。手机短信呢?删了。

  他换了很多次手机,跟孩子们的合影却总是留着。

  “这是2012年夏天,三姐弟暑假来杭州。我和胡冰带他们参观了大运河,眺望了钱江新城,在‘大金球’下面的合影……这是他们的父母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他也没忘记跟捐助过孩子的人们讲,孩子们现在多么有出息,然后很舒心地听到那句必然的回答:“这三个孩子,懂事!值得帮。”

  多年以后,胡冰回忆往事总爱如此开头——卢俊辉问他:“人民警察除了破案还能干什么?”

  答案是明摆着的——“为人民服务!”

  新闻背景

  2011年6月22日,杭州市余杭区余杭街道金星村发生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一对在工地上开小卖铺的夫妇遇害。

  案发24小时后,三名嫌疑人在广东龙川铁路警方协助下落网。

  夫妻遇害的原因,是为了护住1万多元钱,那钱是他们给老家三个孩子准备的学费,还有按照当地习俗给12周岁儿子过生日用的……

  在警方倡议下,杭州许多好心人一起帮助这三姐弟。

  2012年1月14日,快过年了,三姐弟中的二姐,给胡冰、卢俊辉发来一条短信:“叔,我不想让这个人死,他太年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他都还没接触过。”

  现在,三姐弟中的老大和老二都在杭州,老三已是一所水利学院的大一学生。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陈蕾 黄小星

  值班编辑:倪王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