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保护吴林的信息是否会对其他同学造成潜在威胁的问题,宗春山认为对吴林每阶段进行评估,观察其是否处于高危阶段,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目前,吴林(图中打码者)和家属暂住在宾馆。▲目前,吴林(图中打码者)和家属暂住在宾馆。

  12月2日晚,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证实,吴林因未到法定年龄,已被警方释放。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其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抵制,村里民愤太大,只能带着他待在一家宾馆,想请求政府帮忙管教。

  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处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

  作案后房屋门被反锁

  12月3日沅江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当日12时24分,沅江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泗湖山镇东安垸村发生一起命案。

  接警后,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市刑警大队、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和勘验工作。经查,受害人陈某(女,34岁,沅江市泗湖山镇人)被人杀死在自家卧室内,身上多处刀伤,嫌疑对象已锁定为其子吴林(男,沅江市泗湖山镇人,六年级在校学生)。目前,嫌疑对象吴林已被警方控制。

  经初步审讯,吴林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时许持刀将母亲杀死。3日上午,邻居发现情况后向公安机关报警。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一位邻居描述称,事发当晚,他们听到吴林家传来惨叫,是陈某的声音,于是邻居去敲门询问,“他(吴林)说是母亲打了弟弟,惨叫是弟弟的声音。”因为吴林没有开门,也没再听到陈某的声音,邻居怀疑陈某出事了,就给吴林的姥爷打了电话。

  第二天11时许,姥爷来到吴林家从外面打不开门,只好从邻家翻入。当时,吴林带着2岁的弟弟待在一旁,二楼其中一间房屋门反锁,姥爷把门撬开后,发现陈某倒在地上,地面全是血迹,邻居于是赶紧报警。

▲吴林(化名)家,二楼为案发现场。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吴林(化名)家,二楼为案发现场。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吴林的姑姑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她也去了案发现场,警察带着吴林指认现场时,“我问他想不想母亲,他摇头说不想,问他怕不怕,他就看着我笑了。问他恨不恨母亲,他点头了。”

  亲戚讲述12岁男孩弑母经过:他现在不能流入社会

  4天后被释放无处可去

  12月11日晚,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12岁男孩吴林于12月6日被释放。一名知情人称,吴林因未达到法定年龄,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已经获释。吴林的一位亲属亦确认,男孩已经被释放,目前和父亲、爷爷奶奶待在一起。

  1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一家宾馆找到了吴林一家人。爷爷、奶奶、爸爸、吴林还有2岁的弟弟待在一间标间里,一家人显得很平静,吴林和2岁的弟弟在一旁嬉闹。家人说,这几天,吴林和平常一样,性格有些内向,和家人沟通不多,很少讲话。

  奶奶说,自从吴林被释放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这,“现在民愤太大了,孩子也回不去家里,周边人都怕。”

  吴父透露,吴林的伯伯本来已经要结婚了,出了这个事后,女方家属表态,“只要孩子回去,就不结婚了,心里害怕。”无奈,为了亲戚一家,父亲也只能带着一家人窝在宾馆。

  一位看到事发现场的邻居表示,事后看到吴林不知后悔,周边邻居都不再欢迎他回来,“我们这里都不要他(回来)”。

  吴林的父亲说,被释放的第二天,他就带着孩子去过学校,在门外等校长,“校长说了他的担忧,很多家长都很抗拒他回学校,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读书,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希望政府能帮忙管教,也解决下他吃住的问题”。

  12日下午,泗湖山镇中心小学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吴林的返校问题,他不发表任何意见,“一切听上级的安排。”

  父母常年外出打工

  吴父说,吴林刚出生几个月,妻子外出打工。孩子5岁时,自己也出去务工,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对吴林管教很少,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老人对他比较宽松,平时喜欢借别人手机玩游戏,零花钱都被他买零食吃了。

  两年前,妻子生了二胎,便回到老家专门看管两个孩子。和以往爷爷奶奶的宽松管教完全不同,妻子陈某对吴林管教比较严,“他说过他恨母亲。”吴父说。

▲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化名)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化名)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说:“他母亲外面打工一个月才两千块钱,后来借了七八万块钱买了新房,没钱装修,又出去打工,再借一点,才把房子装修完,去年搬进新房。”

  周克辉说,吴林有抽烟行为,学校老师曾给家里打电话,母亲陈某问他,他承认了。“这么点小孩抽烟,母亲就教育他,他和母亲对着干,关了房门就去睡觉。”

  吴林的二爷爷吴德湘说,吴林家经济条件不好,没有闲钱,但吴林总是要钱,说要买东西吃,母亲不同意,他就破口大骂。

  周围邻居表示多次看到吴林和母亲吵架甚至动手。泗湖山镇东安垸村一位居民表示,在他们眼里,吴林不爱学习,抽烟吃槟榔,常自己一个人在楼上不出来。

  当地政府称已有后续方案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提到,吴林曾经说过几句话让他们很心寒,“他说我没有杀别人,我杀了我自己的母亲,他说为什么不给我读书了。”

  周克辉说,因为吴林还未成年,出了这样的事应多多管教,不能直接让他流入社会,希望能给他换个环境,“这个孩子肯定还是有改善的,我们家里强烈请求政府管教。”

  吴父也表示,现在他的处境很无奈,只能寄希望于当地政府能够出面。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12岁男孩弑母被释放后续:当地政府已有完整处置方案。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安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我们更多是站在保护这个小孩的角度,有一些举措,很多东西需要一步步落实。”

  12日晚间,学校已派来两位教过吴林的老师来宾馆为其补习功课。

  专家说法 

  未成年人犯罪回归社会既要评估干预又要保护隐私

  “吴林未到法定年龄,不承担刑事责任。”北京青少年法律与咨询中心理事长宗春山表示,按照我国目前现有法律,14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按照国家规定可以选择到少管所进行教养和收容;16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应承担刑事责任。

  宗春山表示,吴林虽不负刑责,但司法系统需要对他本身以及生活的环境进行系统干预。如果让吴林继续在原来的社区生活,这对他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周围人对他重复地“贴标签”,可能会使吴林重走犯罪道路。而这件事也会对周围的人造成恐慌。

  宗春山认为,相关部门应对吴林每一个阶段心理、智商、社会适应状态进行评估。通过评估,去观察吴林的认知是否有提升,是否对弑母有反省。评估的目的在于更好地进行完整系统的干预。在确保吴林对社会没有危险后,吴林才适合回归社会。专家强调,这种系统评估和干预的目的是避免其再次犯罪,并非只是从旁观者角度进行评估。

  “我国目前缺乏一个学校与监狱的中间地带,未成年罪犯回归社会系统依然是不成熟不规范的。”宗春山认为,吴林的父亲作为第一监护人,现在要承担起以前缺失的责任。家属要做好搬家、换学校的准备,同时要联系当地政府和司法部门,比如检察院的未检所,要求相关部门对吴林以后的安排进行协调。

  转学后,吴林的信息也要被充分保护。除此之外,在吴林本人及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让他去工读学校过渡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他介绍称,工读学校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一部分,老师除了教授知识外,还要对学生进行必要帮教。

  宗春山认为,吴林对家庭的边界感是模糊的,这让吴林认为伤害家庭成员不需负责。此外,也不排除吴林的行为是出于本能防御,“杀人好像是外边的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那他很可能再一次走向犯罪边缘。” 这一切都需要相关部门对孩子进行全面的评估,才能知道他究竟是属于哪一种情况。

  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张彤 实习生 陈晓蓓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

  值班编辑 李二号 花木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