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过,桂北的稻田已经金黄一片,而放养在田里的禾花鱼,也到了最肥美的时候。是的,抓鱼的季节来了!

  春天里,草茎般粗细的乌鲤鱼苗被放在刚插秧的水田里,浅浅泥水中,一块成长的还有小蝌蚪、幼螺,各个自生自长。到仲夏禾苗抽穗时,鱼儿两手指大了,吃水稻扬花时飘落的禾花,稻香鱼肥,故名“禾花鱼”。

  吃鱼是一味,到田里捉鱼又是一味。

  等到九月底晚稻黄边,多数就有巴掌那么大了。谷子熟得勾下头,把田里水放个半干,鱼儿都到几个低洼处聚拢了,下田捉去吧。

  双腿踩进湿软的泥巴里,一步步挨近鱼儿,它们在前头的泥淖浅水中忽然一摆尾,哗啦作响,像是撒欢,像是被惊吓。

  这秋分后的鱼,从春到秋,吃过了两稻的禾花,个大体肥,背部乌黑光亮,肚子白皙中有或红或黄的亮色,一只手根本拿它不起来,要双手半抓半捧。稻田捉鱼,小孩子尤其兴趣盎然,在父母的呵斥声中下到田里,结果是鱼没捉到多少,禾谷常常被压倒一片。

  全州是桂北粮仓,禾花鱼的养殖据说始于西汉,南宋时禾花鱼被朝廷钦定为岭南贡品。眼下正是全州禾花鱼肥美的时候,快来捉鱼仔吧。

  通讯员邹湘侨 邓跃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