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报道:

  广西职工去年平均工资46846元 南宁排第1(图)

  去年就业人员平均工资49969元 商业服务业人员最低

  中国社保缴费支出超工资4成 一生缴费或破百万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14年社会平均工资数据显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6339元,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6390元,分别有9.4%和11.3%的同比增长。专家指出,社平工资依据规模以上企业人员平均工资统计,没有纳入低收入人群工资,但社平工资却与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实行联动,从而让低收入人群受到最大影响。(6月13日《华夏时报》)

  社会平均工资采用平均值法,依据纳入统计范畴的行业、规模企业从业人员的工资得出统计数据。这一方法将不可避免抹灭各类统计对象的真实收入差异。事实上,无论是全国版的社会平均工资,还是各地的数据,每当发布,都有许多就在国有单位、股份合作企业、集体企业甚至外资合资企业工作的网友惊呼“拖后腿”。

  采用平均值法算出社会平均工资,还直接用来跟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实行联动,而没有参考其他更为详尽的参照数据,就会让哪怕是纳入统计范畴的行业、规模企业从业人员中很多人遭遇“被平均”,缴纳实际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保险等费用分摊。加之社会平均工资还没有纳入乡镇企业、个体工商户就业人员,后二者成为了受影响更大的“被平均”群体。

  各类“被平均”群体之中,有不少人属于就业地户籍人员,但年龄偏大,还面临职业技能老化、被更新淘汰的压力,在就业市场上的议价竞争能力较弱。尽管因为拥有就业地本地的户籍,这类群体可以相应降低工资要价,然而社会平均工资联动提升了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各项保险的最低缴费额,用人单位以较低工资要价录用前者,承担的保险等缴费负担也在不断提升,从而进一步弱化了这类群体的就业竞争力。

  而那些从各类保险缴费标准较低的经济发展欠发达地区,来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富裕地区务工,就业竞争力能力一般的“被平均”群体,更可能因为务工地社会平均工资的快速调高,而作出弃保等选择。对于这类群体而言,户籍地的社会平均工资水平较低,他们很难具备户籍迁入务工地的积分条件,将来也只能在户籍地依照较低标准享受退休工资等待遇,但现在却需要务工地很高的社会平均工资缴费,这实在很不划算。

  以上两类群体,本身就业竞争能力较弱,极可能因为经济形势变得紧张而面临失业或周期性失业。现有的社会平均工资统计测算方式,以及联动的各项政策,都使他们的就业变得更为困难。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前,不少专家在解读不断调高的社会平均工资及联动缴费标准时,还曾声称这将有利于社会中下层。

  笔者以为,国家统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主管部门应当适时启动社会平均工资的统计测算改革,将过去因为人为统计能力不足而没有纳入的行业、企业,纳入到这项政策基础性数据的统计范畴,并将进一步细化统计测算各地区、各类行业的平均值、中位数。在此基础上,要对社会平均工资等数据的联动政策进行调整,灵活设定多个层次的缴费基数和金额,各地政府单位要出台就业困难群体缴纳保险的补贴机制,国家层面要逐渐实现全国统一、分级的社会保险缴费和收益标准,尽可能减少社保缴费者因政策不合理而受到的利益损失,减少就业困难群体的退保现象。

  文/郑渝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