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晚报讯(新闻调查记者杨亚 见习记者吴思思)近日,桂林市妇女儿童医院和181医院分别发布了一份关于《2014年人流情况总结》的统计数据。181医院妇幼中心的数据显示,2014年该中心人流数量为4300例,20岁以下人流人数占比10.9%,20-30岁数量占比63.9%,未育人流比例占到55.2%;妇女儿童医院去年人流数量为3751例,其中10-19岁的人流人数占总人数的10.5%,未育人流比例为58.6%。

  这些数据反映,人流低龄化趋势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那么这些简单的数字背后,反映着怎样的现实问题?记者对此进行调查。

  2月6日上午,181医院妇幼中心,一个稚气未脱的女孩,在朋友的陪同之下,走进医生办公室。女孩才18岁,因为意外怀孕,来这里做人流手术。

  女孩显得比较淡定,脸上看不出惊恐或担忧的表情。术前询问时,女孩告诉医生,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这里进行人流手术。

  而类似的情况,对于从事一线工作20多年的医生于锦玉来说,已经并不鲜见。

  “放在早些年,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如今已经越来越普遍。”于锦玉说,近年来,一个明显的感受是,人流人群越来越年轻化。这种感受也被此次的统计数据所印证,在该院全年4300例的人流手术中,20岁以下的人数占比达10.9%。

  市妇女儿童医院妇科主任卿荣珍介绍,这些年年轻女孩来做人流的越来越多,十三四的孩子都时有出现。

  卿荣珍接诊过年龄最小的人流病人,是个13岁的孩子。

  “当时是大人带着来的,小女孩根本不懂事,检查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对事情的严重性和后果并没有太多概念。”这样的表情,也是卿荣珍眼中比较常见的小女孩人流时的表情,而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恐惧。

  而市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告诉记者,他曾经接诊过年龄最小的人流病人,仅仅9岁。

  在采访中,医生们还提到一个现象,每年人流“高峰”的出现呈时节性。

  于锦玉介绍,每年寒暑假过后,医院都会出现一个人流小高峰。以该医院为例,平时平均每天手术约为10台多一点,但是,寒暑假过后的高峰期,有时手术甚至超过20台。这其中,有不少都是学生。

  而根据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总数中,25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大学生甚至成为人工流产的“主力军”。

  “无痛”背后的惨痛

  此次的统计数据,除了低龄化得以印证外,另一个引人注意的问题是,人流的重复率十分之高。

  卿荣珍还记得,去年有一个女孩子来医院做人流,才20岁出头,一问情况,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女孩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竟然进行了八次人流手术,每一次都是还没恢复,就又怀孕了。

  虽说这是个别现象,但是,卿主任介绍,人流三到四次的女孩子,还是大有人在。

  根据妇女儿童医院去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接诊的病人中,三次及以上重复流产率高达68%。而181医院统计了一年内病人重复流产的情况,比率超过20%。

  “疯狂”数据的背后,是青年人手术时的淡然,在一些人眼中,这不过是几分钟的“无痛手术”。但在医生们看来,人流对女孩造成的影响是长时间甚至致命的。

  桂林市妇产科专科学会主任委员于江称,人工流产可能会导致感染、宫腔粘连、子宫内膜异位症、慢性盆腔炎、月经不调、闭经等并发症,除此之外,远期还可能导致继发不孕、胎盘异常、习惯性流产等等。

  由于年轻人流产后可能导致的不孕症状,不能马上显现,但一旦她们开始准备要小孩时,才后悔莫及。

  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的权威数据显示,全国有88.2%的继发不孕患者有人工流产史,并且人工流产次数越多,其继发不孕的发生率也就越高。于江发现,在他们接触的不孕症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因为之前有过人流的经历。

  卿荣珍回忆,去年她有一个不孕病人,在年轻的时候做了三次人流手术,前两次由于是在私人诊所做,没处理干净,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感染,造成输卵管堵塞。等到她真正结婚想要孩子的时候,发现已经回天乏力。

  “为了寻求治疗方法,她几乎走遍了各个大大小小的医院,所挣的钱都投入到治疗不孕之中,最后败兴而归。”卿荣珍惋惜地说,医生们只是建议她去做试管婴儿,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内膜伤害过大,最终试管婴儿也不成功,病人只能以泪洗面。

  “缺席”的安全屏障

  人流年轻化的趋势凸显,这在医生和不少社会人士的眼中,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医疗问题,其中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也被关注。

  “人流低龄化,与当前青少年普遍的性行为,以及性观念的开放之间有着密切联系。”于江说,相比于以往的传统保守,如今的环境已经大不一样。

  “现在大学生男女之间发生性关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相反,若是没有谈个恋爱,没有点‘越轨’举动,反而成了一件‘没有面子’的事。”大学生陈杰说,一到周末或者节假日,学校周边的租房就十分火爆,不少同学到外面开房。他们对于性的看法,已经没有之前那般传统。

  而在对高中和初中生的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大部分人对人流都不陌生,很多人身边都发生过“活生生”的例子。

  “现在的小孩生长发育加速,性成熟普遍提早。”于江分析,按过去正常的青春期发育,乳房12到13岁开始发育,月经初潮大多15到16岁出现,而如今这一代女孩9到10岁左右乳房发育,11到13岁月经初潮。男孩11周岁开始发育,十二三岁就出现遗精现象……

  另一方面,现在人较以前结婚更晚,这样,年轻人会经过十多年的“性待业期”,遭受性压抑困扰的孩子们便会寻找释放途径。

  不过,医生们一致表示的是,与性成熟提早和年轻人开放的性观念相对的是,他们的性知识普遍十分欠缺。

  于江认为,青年人了解有关性知识方面的问题,多数来自网上,学习并不系统。而他们最需要的来自学校和家庭的性教育、避孕知识、人流知识等教育却严重缺失,这减少了一些年轻女孩的自我保护意识,也成为酿成如今人流低龄化不可避及的一个原因。

  “青少年多元化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同目前提供的针对这个人群的信息、教育及医疗保健服务之间,存在明显的断裂。”卿荣珍说,这让不少年轻人“裸露”在应有的保护层之外。

  她提到,加上这原本就不是“光鲜事”,许多年轻女孩出于隐私考虑,会选择更为隐秘的私人诊所。其中一些“黑”诊所也趁虚而入,他们所倡导的“无痛人流”的梦幻感,给年轻女孩造成了“流产无害”的错觉,女孩们被引导向更为险恶的处境。

  手术刀如何不再冰冷?

  采访中,一些曾经做过人流的病人称,她们表面的淡然,其实是一种内心恐惧的掩饰。本来属于“脆弱期”的她们,却常常面临的是他人异样的眼光和冰冷的手术刀。

  此前,医院也被不少业内人士所诟病,认为其对人流病人的服务意识不够,只是以简单手术治疗为主,与病人的沟通、对病人的关怀不够。

  这也已经被更多医院注意到。

  去年开始,市妇女儿童医院和181医院率先加入“中国妇女基金会PAC项目”的公益项目,旨在为人流患者做一些流产后关爱。

  参与者卿荣珍称,这一年来,对于前来做流产手术的病人,他们全部录入系统,建立档案。病人在手术前,医生和护士会进行三次一对一知识宣教。还有专门持有咨询员证的医护人员在术后第一个月、第三个月、第六个月和1年时,对人流者进行电话随访,了解人流者术后恢复情况的同时,也为 她 们 进行知识解答。

  据医院介绍,项目开展之后,效果较为明显。根据建档数据,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相比以往下降了18.6%。

  “许多病人因为反复受教,防止了重复流产和其他并发症。而对于医院来讲,由于病人感到来自医院更多的关爱,在双方的沟通过程中更加顺畅。”妇儿医院一位姓刘的护士长说,在进行公益项目后,医患之间的误会大大降低,现在几乎是零投诉。

  医院已经认识到当前人流年轻化的严峻形势,纷纷加入“术后关爱”项目,这让人感到欣慰。但同时仍然让人担心的是,在年轻女孩怀孕前,谁该来告诉她们这些知识?

  广西师范大学教师何乃柱认为,除了医院应该行动起来,让“冰冷”的手术刀变成更温暖的关怀,还需社会各方都该尽到自己的职责。

  “对与青少年的预防性服务,也应该和医疗服务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他说,从目前预防性角度出发来看,家庭和学校的教育原本应为最主要的教育渠道,但是,目前在这方面严重缺失,有些也只浮在表面。

  另外,他认为政府应该在监管方面有所作为,在香港的街上不允许公然出现人流的广告,而且他们对于一些没有资历的门诊管理非常严格。这些,都是我们仍需努力的地方。